这里,记录着城市发展的温度

 

  夜幕初上的南京城,灯火通明,闪烁的霓虹,映着泛红的天幕,灿如白昼,而在百余年前的今天,金陵城的夜色仍是沉沉如水。1910年9月27日,坐落于金陵西华门外的金陵电灯官厂第一台100千瓦发电机组正式运转,为江宁将军府与两江总督府提供晚间照明用电。自此,中国第一家官办发电厂诞生。光的影子落在汩汩的江水间,穿过百余年的旧时光,镌刻下一段历史的峥嵘与一座城池的故事。

  中国第一家官办电厂

  民国首都电厂旧址公园,坐落于鼓楼区中山北路与江边路交叉口,大唐电厂西侧长江岸边,于1997年进行翻扩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末中国第一家官办公用电气事业——金陵电灯官厂,距今已有107年的历史。

  1909年6月,为保障和迎接即将到来的南洋劝业会,经两江总督张人骏批准,南京西华门外建起了“金陵电灯官厂”,主要负责供给江宁将军府与两江总督府两个衙门的晚间照明。官厂设立后,向上海西门子洋行订购了3台各为100千瓦的发电机。300千瓦机组发的电可供1.8万多盏电灯的照明,显然非常富余。为此,经张人骏同意,将官用电灯厂改为公用电灯厂,余电公开出售。

  此时正值20世纪初叶,苏州、无锡、镇江等地都已有了商办电厂,沪宁和津浦铁路也相继通车。而江南第一重镇南京却依然要靠蜡烛、油灯来照明。金陵电灯官厂在《南洋官报》刊登装灯广告:凡官绅学士商各界,如需装电灯者,请即到电灯厂挂号,以便挨次装灯;每盏电灯安装费为大洋5元;每盏电灯每月电费为大洋一元二角;供电时间,无论冬夏迟早,每晚8个小时。

  从此,南京城便与“电”这个象征着现代科技文明的事物连在了一起,并迈出了南京电力发展史上的第一步。当然,无论是安装费还是每月电费,其价格都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承受的,但在当时,能够用电灯来提供照明,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兴趣。也是在此之后,南京城里,渐次亮起了一盏盏电灯。

  不过,直到辛亥革命爆发的那年冬天,金陵电灯官厂的三台发动机组方才全部投入运行,当时电厂架设了两条供电线路,一条是由西华门经新街口至中正街、白下路;而另一条则从西华门出来后,往大行宫、夫子庙而去,两条线路都是2.3千伏输出电压,分别向城中、城南区域直接供电。这意味着在步入民国时,其实只有半个南京城在夜晚不沉浸在黑暗之中。

  辛亥革命爆发后,金陵电灯官厂由江苏省实业厅接管,更名为江苏省立南京电灯厂。在此期间,孙中山先生宣布了一系列振兴实业的方针,推动了电力工业的发展。在用电量日趋增大,而西华门外的本厂又因规模限制,不足以继续发展的情况下,1919年“江苏省立南京电灯厂”决定在下关建立分厂,定名为“江苏省立南京电灯厂下关发电所”。

  随着第一台1000千瓦汽轮发电机组正式投产,“下关发电所”——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施工、安装、运转成功的火力发电厂开始了它长达88年的辉煌历史,1933年8月,首都电厂决定南京电力全部由下关发电所供应,南京电力工业进入了初步发展阶段。

  亲历屠杀与战争

  民国时期的首都电厂,曾享有“全国模范电厂”的美誉,并和杭州闸口电厂、上海杨树浦电厂共称为江南三大发电厂,而南京下关发电厂还是与南京大屠杀有着密切关系的地点。在南京解放前的十几年中,首都电厂职工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不断地战斗,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枪林弹雨的严峻考验。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电厂机关被迫向后方撤退,西华门办事处和下关发电所都在空袭中受到严重破坏。南京沦陷的第二天,日本陆军第16师团“中岛部队”占领下关发电所。在日军统治下的电厂员工,过着人不如畜的生活。他们或消极怠工,或制造人为事故,用多种形式与日军抗争。

  1937年12月17日,日军将中国被俘士兵及平民3000余人,“拘禁于煤炭港下游江边,以机枪射杀,其伤而未死者,悉被押入附近茅屋,纵火活焚致死”,总计遇难3281人,史称“煤炭港惨案”。在这一惨案中,当时避难于英商和记蛋厂的55名电厂留守人员中有45人惨遭杀害,首都电厂遭受了重创。抗战胜利后,为纪念在“煤炭港惨案”罹难的工友,电厂在下关发电所大门花圃处建立了一座“殉难工友纪念碑”。

  解放前夕,国民政府军政机关迫于战事失利,开始撤退。电厂资金被冻结,电煤供应中断。为迎接解放,首都电厂工人每人捐款两块银元,购买煤炭,维持全市供电。而进驻电厂的国军宪兵准备炸毁电厂,混迹工人间的特务也煽动关机、停电、离厂。中共下关地下组织发动工人成立“纠察队”“应变会”,进行了顽强的护厂斗争。工人们将电厂围墙通电,封闭电厂前后铁门,同时与驻厂宪兵进行斗争,迫使宪兵撤退。

  1949年4月23日夜,南京解放前夕,人民解放军第35军所部5名侦察员与首都电厂工人接头。首都电厂厂长率5名工人驾驶电厂拖煤船“京电”号小火轮驶向北岸,接运参与渡江作战的第35军103师307团指战员。后来赢得“渡江第一船”美誉的“京电”轮不辱使命,运送包括邓小平、陈毅等总前委领导在内的60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过江,为南京解放立下了赫赫战功。

  旧工业时代的谢幕

  新中国成立后,南京电力工业获得新生。1957年,下关电厂开始扩建新厂。到上世纪60年代,全厂装机容量达11.5万千瓦,成为当时江苏省最大的火力发电厂,承担了江苏省三分之一的发电任务,创造了一段辉煌。1971年被水利电力部命名为“全国电力工业大庆式企业”则标志着这一辉煌时期达到顶峰。

  2002年12月,按照国家电力体制改革部署,南京下关发电厂归属全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中国大唐集团公司。为响应国家火电“上大压小”政策,2008年5月大唐南京下关发电厂正式停产。始建于1910年的下关电厂,作为中国第一家官办发电厂,历经百年风雨,见证了中国电力工业的沧桑巨变,也为我国电力工业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2009年,在它即将百岁的时候,它正式地退休了。一个世纪的轰鸣喧嚣,戛然而止;一个世纪的工业遗产,何去何从?

  2015年南京老下关电厂的标志性建筑被爆破拆除。尽管只有20多年历史,且废弃已久,但作为爆破前南京主城区最高的一座烟囱,它的谢幕仍然让很多人的心为之牵扯。随着大高个的“离去”,很多老南京都不禁叹惋,工业时代的痕迹已逐渐消失于这座城市,首都电厂背后的南京故事又有多少人记得?

  2014年底,经过修缮改造,旧貌换新颜的民国首都电厂旧址公园正式对外开放。走进园区,扑面而来的是民国的古朴风貌与工业的气息,红砖青瓦、水磨石地、玻璃墙顶,40米高的巨型塔吊、近200米的传送带、循环泵、循环滤网等各种发电机器……这些电厂遗存下来的设备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工业感。站在旧址公园的平台,向西可以看到江中的潜洲和来往于中山码头与浦口之间的渡轮,向东则可以看到南京长江大桥。

  日暮时分,一轮红日消隐在远处的水天交界处。总有些东西要消失,但也有些东西会永存,在新址新建的“大唐南京发电厂”两台66万千瓦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开始了现代发电的新征程。日光渐隐,华灯初上,光阴破碎在沉浮的江水间,顺流而下,奔向无尽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