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中国科幻处于起步阶段

  北京时间8月23日下午1点多,由世界科幻协会颁发的被称为“科幻艺术界诺贝尔奖”的第73届雨果奖在美国华盛顿州斯波坎会议中心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三体》英文版第一部获最佳长篇故事奖,这是亚洲作家首次获得该奖项。他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得知获奖消息时正在睡午觉。受到“小狗门”事件影响,此次很多好作品落选,奖项空缺,这让大刘觉得本届雨果奖含金量不足。

      得知获奖时正在睡午觉

      在本届雨果奖评选中,经过五轮投票,英文版《三体》第一部获得2649票,以近200票的优势战胜了《哥布林皇帝》。另外,生于台湾的美籍华裔科幻作家朱恒昱凭借《道的双面人生》获新人作家奖。

      据悉,得知获奖消息时刘慈欣正在睡午觉,是出版方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公司的编辑电话告知了他。为何没去美国参加颁奖礼,刘慈欣解释说:“我也挺想去的,上次星云奖就待了十几天,主要是没时间去。”通过之前的交流,他觉得美国读者和国内读者对《三体》的兴趣点差不多,比如宏大的叙事和想象力、“文革”的时代背景等。

       谈到得知获奖后的心情,刘慈欣说:“我就是以平常心来看待。首先我很感谢一些人,我特别感谢这本书的翻译刘宇昆,这个奖是我们两个共同获得的,因为他的翻译和在美国的推广相当重要,当然还有中美出版方的努力。我很感激宇昆,这不是客套,没有他和这些人的努力,《三体》不会走到这一步。”

        中国科幻发展时断时续

      刘慈欣获奖的消息,使得中国科幻界和科幻迷们感到振奋,很多人的微博和朋友圈也被刷屏。“要有个清醒的认识,不要因为这个冲昏头脑。”刘慈欣语气很冷静,他觉得整体而言,中国的科幻市场还处于一个很不成熟很初步的阶段,缺少有影响力的作家和作品。

       “美国每年科幻小说的新书约能达到1000本,我国可能连100本都不到。”谈及中国科幻发展的时断时续问题,刘慈欣表示,中国的科幻起步很早,在晚清时期就有。但一直是不断中断,又不断重新发展,晚清时发展到‘五四运动’就中断了,“很奇怪,‘五四运动’引进科学,科幻反而没有了,可能是因为战乱或其他原因。第二次发展是新中国成立到1950年代,受苏联影响,有一个科幻高潮,但因为‘文革’中断了。第三次发展是上世纪80年代,当时科幻文学很热,市场也很好,曾经有书卖到300万册。最近的一次复苏是1995年到现在,也在缓慢地发展。中国科幻小说不停地中断,难以稳定地培养出一批作家和读者,也难以稳定地产生一个比较成熟的市场机制。”

       近五年中国科幻有起色

       “科幻文学这5年来应该说是一个繁荣期,包括读者数量、作品影响力都有大幅度提高。但科幻作家群规模仍然有点小,从事科幻创作的人比较少。有时一些作者发表了一两篇作品之后就消失了,真正长期从事科幻文学创作的作者,也就是30至50人之间。这些人基本是业余作者,真正靠科幻文学创作能生活的人、专业作家,几乎没有。市场小,吸引不了这么多人进行创作。”刘慈欣说,“科幻文学的兴起,出版界其实是重要角色、推手,不能光靠作者与读者之间‘鸡生蛋、蛋生鸡’,也不能只靠作品本身,这样永远走不出小圈子。”

      最早发表《三体》的《科幻世界》杂志副总编、责编姚海军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目前中国科幻创作堪忧,主流作家群体还比较弱小,每年能出版的科幻长篇小说数量不多,短篇科幻的专业发表园地也只剩下《科幻世界》,有一些非专业的杂志也发表一些但非常有限,发表园地出现了萎缩。他希望刘慈欣的获奖能够真真正正、实实在在对年轻人的创作产生激励。

       谈到在中国这样一个不太繁荣的科幻阅读氛围中,《三体》成为一本现象级图书,刘慈欣认为,科幻小说读者群界限比较分明,科幻迷主体是一些在校的高中生、大学生。《三体》确实吸引了一些圈外的读者,市场比较好,只是相对于其他类型文学还是有差距的。“可能是它从一个比较新的视角去创作,从一个很终极的、无论是时间上还是空间上尺度比较大的视角,往回看人类社会,往回看每一个个体。一般我们是从同样的地球表面来看社会,《三体》是一个另外的、很远的角度。”

国产科幻电影迎来时机

 由冯绍峰、张静初主演的《三体》电影版目前已杀青,受到很多科幻迷的关注。在前几天的上海书展上,刘慈欣称中国的科幻电影缺钱、缺技术,但是最缺的就是情怀,也就是对科幻本身的认识。他说:“科幻是什么?也不是靠我说一句话就能明白的,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感觉需要新一代导演的崛起,才能做好。”

《三体》电影拍摄以来,书迷给予了广泛关注,但其中也不乏质疑与忧虑的声音。“国内现在还没有大成本科幻电影的拍摄经验,但事情总得有个开始,才能积累经验。我们现在也不是像美国上个世纪初开始时那样从零开始,我们可以说是站在巨人的肩上。我们现在应该开始做这些努力了,尤其是对大成本的科幻电影来说,做实质性的努力,开始起步了。现在比5年前条件好得多。不光是投资,包括近年来不断进入国内的美国科幻大片,其实培养了一批观众,培养了他们的鉴赏力。受众群体也有了一定成熟。”刘慈欣说,读者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但国产科幻电影总要起步,才能取得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