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能让患者“起死回生”?

  近日,美国一家名为“生物夸克”的公司宣称,他们将进行一项“起死回生”的试验,让“临床脑死亡”的人再次复活,该试验将于未来几个月内在拉丁美洲启动。

  据了解,去年5月,这家公司曾打算在印度进行这一试验,不过,被印度政府叫停。根据当时公布的细节,他们的“复活”过程是这样的:首先,研究人员将在6个星期内,每两周一次向受试者的脑部注射提前提取的干细胞。然后,每天用泵将特制的肽注入受试者脊髓。最后,配合15天的激光疗法,刺激受试者的脊髓,启动人体自身修复机能,激活神经细胞生长,同时用核磁共振监测受试者的神经活动,直至“起死回生”。

  如此“科幻”的技术真的有可能实现吗?还只是天方夜谭?干细胞有没有如此神奇的能力?

  源于干细胞治疗瘫痪

  据“生物夸克”公司称,他们使用的是从患者身上提取的间充质干细胞,是一种多能干细胞。用诱导的多能干细胞可以长出新的神经细胞以修复受损的脊髓和大脑,日本科学家用干细胞治疗了一只因为颈部脊椎受损而致高位截瘫的狨猴,治疗6周以后,绒猴已经能到处蹦跳,接近于它受伤前的正常运动水平。

  王长春介绍,干细胞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再生长出新的细胞,干细胞就是原始细胞,我们希望能长成神经元,但是我们培养的神经干细胞,大部分都长成了胶质细胞,胶质细胞是支持性功能,起不到决定的作用,因此我们认为对于干细胞也要有选择有认识,现在最成功的是利用干细胞治疗血液系统的疾病。

  殷剑表示,干细胞治疗瘫痪的实验确实在做。瘫痪的原因很多,可能是周围神经导致的瘫痪,可能是脊髓损伤导致的截瘫,也可能是大脑一侧病变导致的瘫痪。

  对于干细胞治好瘫痪的实验,还要去了解以下问题:第一,研究的主体,瘫痪的病人被治好,这其中就涉及瘫痪的病人是不是很严重,是不是传统的治疗方法不能恢复;第二,因为正常的人有很大的自身修复能力,比如,很多心脏病患者过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康复,所以还要回答瘫痪病人被治好是不是自身修复能力启动原因造成的;第三,病人康复到什么程度,能否达到原有的水平,既有从零到一的水平,也有从一到二的水平,所以医学实验要求双盲、随机、对照,还需要观察足够长的疗程,才能判断是否真的“好”了。

  干细胞在一些疾病治疗上取得效果

  中科院院士、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名誉理事长裴钢表示,理论上讲,干细胞具有很大潜力,但是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们能不能把干细胞的基础研究及时有效地转化成临床结果,这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

  令人欣喜的是,目前,干细胞的临床研究已经有所突破,在一些疾病的试验治疗上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应用干细胞技术,已经使一些因车祸瘫痪的病人下地活动了,也就是说干细胞技术能够治愈或者部分缓解由于脊髓截断导致的下肢运动障碍。干细胞分化成胰岛细胞之后,一部分早期糖尿病患者的病情逆转,恢复到正常状态了。干细胞技术对子宫内膜的修复等也有良好的效果。”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院长杨银学说。

  另外,对于一些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等传统医学方式没有办法解决的疾病,干细胞技术成为第三种选择。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干细胞研究所副所长刘晓明说,作为尝试,干细胞对于卵巢早衰、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效果明显,安全性也很高。

  越来越多的干细胞基础研究正在向临床研究转化,到目前为止,美国进行了136项干细胞研究临床试验,伊朗也达到65项,韩国40项,澳大利亚18项,而中国则有17项。

  刘晓明曾长期在美国从事基因治疗的研究,对比国外与国内,他表示,国内干细胞基础研究跟国外差距不大,但一到临床研究差距就拉开了,主要是由于国内资本市场参与度低、基础研究与临床衔接不紧密。比如美国有一些项目就以公司、风投的形式进入临床。

  干细胞研究已经成为国家创新的一个重要方向,今年,我国就有干细胞治疗不孕症、银屑病、小儿脑性瘫痪等临床研究项目通过国家卫计委备案,其中不乏在全球首次开展的创新临床试验。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公布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7年度拟立项目中,“干细胞及转化研究”重点专项共计拟立项达43项,国家划拨经费总计94021万元,其中获资助超过2000万元的项目达27项。

  需突破伦理之争、人才短缺、标准不健全等瓶颈

  虽然干细胞基础研究不断取得突破,但是真正转化成临床研究并进行试验的项目还是很少。伦理之争、人才短缺、标准不健全等都是干细胞研究与转化需要突破的瓶颈。

  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就引发了激烈而敏感的伦理之争。根据干细胞所处的发育阶段分为胚胎干细胞和成体干细胞。胚胎干细胞具有体外培养无限增殖、自我更新和超强多向分化的特性,能被诱导分化为机体几乎所有的细胞类型。这项研究有助于根治很多疑难杂症,挽救生命,但进行胚胎干细胞研究就必须破坏胚胎,而胚胎是人尚未成形时在子宫里的生命形式,破坏胚胎是否等于扼杀生命?类似争议不断。

  刘晓明说,技术上科学家已经可以在干细胞上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修复或者改造基因,但是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改造的干细胞进入临床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外,从基础研究到临床研究乃至应用的转化,需要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的紧密配合,但这一环节还很薄弱。

  “转化应用需要临床学科的大力支持,中国的基础研究发展非常好,在世界上有赶超引领的趋势,但临床转化研究一直是一块短板,很多干细胞技术还不能惠及患者。临床转化研究要以医生为主,研究人员为辅,两者要紧密合作,这样才能使更多的研究成果得到转化。”裴钢说。

  目前,掌握干细胞知识的临床医生不多,加上本身工作量就很大,没有精力进行干细胞临床研究,是导致现在干细胞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脱节,转化成果较少的原因之一。

  干细胞研究正处在快速发展的道路上,但还远没有到大范围用于治疗疾病的程度,也没有完善的质量控制标准。事实上,除了技术已经成熟的造血干细胞治疗血液疾病以外,我国没有批准采用干细胞临床治疗其他任何疾病,只能用于临床研究,并且规定干细胞临床研究只能在授权医院进行,并禁止医院收取费用。当前,一些医疗机构打着干细胞治疗的旗号,鼓吹攻克疑难杂症,故意夸大疗效,骗取患者钱财,必须引起警惕。

  刘晓明说,希望下一步国家在政策上继续鼓励、资金上持续投入,撬动资本市场积极参与,使干细胞向产业化方向发展。同时,需要加大干细胞临床研究人才的培养以及对民众干细胞知识的宣传普及。综 合

  脑死亡不能“起死回生”

 “脑死亡就等于死亡,死亡再复活就变成“起死回生”了,这从理论上讲就不可能了。”北京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殷剑说。按照中华医学会和医学的定义,脑死亡就等于死亡。殷剑表示,干细胞移植治疗脑死亡,可能是用“脑死亡”做标题吸引人,不过,对于死亡还是要充满敬畏,起死回生不可能,要不然就不能称其为死亡。

  据《科学美国人》报道,美国纽约大学兰贡医疗中心的神经学家阿里安·刘易斯发文对此进行驳斥,称这种试验几乎就是骗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而且给了亲属残忍、虚假的希望。美国神经病学学会也表示,一旦“脑死亡”被准确判定,至今为止,从来没有重新获得脑活动的例子出现。

  “我们认为决定人寿命的根本因素是神经元的寿命多长,如果说一个人神经元细胞完全损伤了,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再注入外来的单纯物质性的东西能复活,这是臆想,是一个伪命题。”北京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王长春表示,如果一个人仅仅是受伤,神经元机制还在,比如植物生存状态的人,植物生存状态和脑死亡是完全两种情况,植物生存状态的人是活的,自主呼吸生命体征是稳定的,是有脑电活动的,如果把这种情况定义为死亡然后治疗,这完全就是一个伪命题。

  殷剑介绍,脑死亡第一必须深昏迷,第二不能自主呼吸,这两点是判断脑死亡的基础条件,病人必须得深昏迷,对疼痛无反应,叫不醒;第三点就是脑血流的情况,用超声波检查或用造影的方法证明脑血流不能到脑内,等于说脑子没血了或者无有效血流;再证实脑电波活动消失,用脑电图连续扫描30分钟以上,脑电图显示电静息;再加上短时项的诱发电位,比如,正常人受到电极刺激,大脑会记录一些信号,大脑的反应信号会告诉你的手躲避,脑死亡的病人在脑部的通路,用电信号的方法记录不到,这就证明这种通路因为某种原因断了。此外,对于电极刺激,还要再增加臂丛的点来证明不是电极接得有问题,臂膀可以接通电流,说明臂膀这段神经是通的,但头部这段不通,证明出现问题的部位在头部。

  “这个证明的逻辑性很强,它有三个辅助证明手段,既有主动的,不能思维没法收到电信号的依据,没有生理的血供要求,也没有被动刺激反应。”殷剑说,“被动刺激无反应是装不出来的,比如吃药、伪装,既吃药又伪装的人都会有反应,这三种方法都呈阳性,才能证明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