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游学,莫要只“游”不“学”

  伴随留学热和海外游升温,让孩子趁着暑假出国游学,借以熏陶世界文化、开阔个人眼界,已成为不少家庭的选择。“美国常青藤名校游学营”“英国顶尖贵族公学暑期拓展”“澳洲暑假亲子夏令营”……假期游学的触角延伸到各大洲名胜,游学机构火爆招生,家长趋之若鹜。

  但出境游学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少?花不菲的费用游逛一趟,能得到什么?来一场真正的高品质游学又要做哪些准备?家长们心里未必有一本明白账,不少人还遭遇走马观花式的伪游学。在出境游学市场规模井喷式增长的同时,家长、机构和监管部门如何能让孩子们游出去、学回来,不虚此“游”?

  游学引发攀比心

  跟风去,选择难,家长陷入“别人都去了,我也要去”的心态,对出境游学的目的、方式和内容缺乏成熟考虑。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走出国门、学在名校”,出境游学成为增加孩子阅历的最时髦方式。有数据统计,2016年游学行业市场空间约300亿元,未来5年还将保持30%到50%的复合增速。

  看到身边越来越多的孩子暑期出境游学,很多家长都坐不住了。北京一家科技公司职员李元说,现在参加国内的夏令营还不行,得去国外,要是没出国走一趟,都该成“非主流”了。

  别看李元的儿子只是小学五年级学生,但他班上90%的同学都已经去过不少国家游学。之前李元认为孩子岁数小,不放心让他单独出门,这回看起来等不得了。“假期一结束,孩子们就会在一起讨论谁去的国家好玩,没去游学的同学无形之中被隔离在外,不但在同学面前没有谈资,还有可能被同学瞧不起。”李元说,今年一定要给他儿子报个出国游学项目。

  但是,去哪个国家?报什么类型的夏令营项目?李元心里其实没谱。有些项目看起来行程差不多,内容也近似。“选择其实挺难的。看宣传页吧,感觉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特色,有的课程比较充实,有的师资比较专业,有的价格比较优惠,各有特点。最主要的是我自己也没想好,这出国游学到底能给孩子带来些什么?花了不少钱,最后总得学点东西吧?但是这短短几天,能干什么呢?”下决心去不难,到真要出手做选择时,李元反而踌躇不定。

  李元这番周折是出境游学家庭的典型经历:迫于周围环境的压力,家长们无形中陷入“别人都去了,我也要去”的攀比心态,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孩子更好地融入学校生活。盲目跟风后,不少家长对出境游学的目的、方式和内容缺乏成熟的考虑。

  重游轻学不省心

  “在学校走一走,草坪上坐一坐,就叫走进名校?”机构宣传花哨,不少游学成了旅游项目的昂贵“变体”,“学”没游成,光安排购物了。

  游学的出发点本是希望让孩子亲身感受世界的多元和文化的差异,开阔眼界,增长见识,然而,不少出境游学家庭遭遇各种窘境,花了大价钱,却没得到满意的体验。

  “去国外名校学习挺好,但最担心的是名不副实。”在深圳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陈广胜说,去年他看到一家旅行社组织的英国游学项目,宣传页上写“80%国际学生同行”。出国游学要的就是这个氛围,陈广胜二话没说,给女儿报了名。

  但是当女儿到英国后,所经历的跟旅行社的承诺完全不一样了,非但没有安排入住广告中说的国际学校,所谓的国际学生更是子虚乌有,上课就是找了一间华人开办的学校,请几个外国人来陪孩子们聊聊天。“在学校走一走,草坪上坐一坐,就叫走进名校了?吃饭多半在中餐馆,住宿在华人开设的旅馆内,就叫全面接触英国文化了?”陈广胜说,这跟当初报名时看到的往期课堂视频和图片差距太大了,既没有国外名师课堂展示,也没有与国际学生的高效互动交流。

  “游”大于“学”,出境游学成了旅游项目一个昂贵的“变体”。山东济南的公务员韩春去年给女儿报名参加一个海外游学项目。本来全家人对游学充满了期待,想早早做好准备。几次给旅行社打电话,询问注意事项,旅行社以项目很成熟、请放心等待为由,一直拖延。

  “孩子出去一次也不容易,希望提前了解游学目的地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历史。”韩春说,但旅行社没做此方面的指导和安排,每次打电话给他们,也问不到什么相关信息,让人抓不到头绪。

  直到出发前3天,旅行社才告诉韩春一家集合地点和应带物品,相关信息与游学关联性不大,倒是和平时出国旅行没什么两样。“出去后就发现不对劲。不少学习、交流环节都因为这个那个原因取消,反倒增加了一堆购物环节,就在各个大小商店之间游荡。‘学’没游成,光去购物了。”韩春说,出国买东西还用得着旅行社安排吗?这一次,前后报名费就花去6万多元,几乎相当于他半年的收入。现在旅行团加个“游学”的名头就能售价暴涨,但实际上只是普通旅游。

  强监管要下狠心

  出境游学需求大、市场旺,各类机构不断冒出,既有旅游机构,也有教育机构,还有二者相互融合的新兴机构,让人眼花缭乱,至今却没有规范的行业准则,以至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目前,境外游学组织方还没有专门资质认证,不少机构看到红利都希望来分一杯羹。从监管主体看,主要由工商和旅游部门负责,教育部门几乎没有介入,游学机构、从业师资的资质审查和游学内容,基本处于无人监管状态。”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说,行业规范不清晰,资质认证无统一标准,加之监管不力,会滋生虚假宣传、责任欠缺、收费过高等问题。

  规范游学市场,关键是尽快制定相关规范性文件和服务性标准。戴斌说,一些国家对游学有专门的条文,对机构资质、服务规范、师资监管等都有明确规定,我们也可以借鉴,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各主管部门的职责定位,规范师资的资质审查,完善机构监管,可以尝试把境外游学纳入出国旅游范围内管理,与游学热门国家签订协议,确保游学过程安全。

  北京微创博志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王虎纹表示,在签订游学合同前,家长应当事先向有关部门了解负责此次国外游学的旅行社是否具有承办出境游的相关资质,若没有,应向游学机构提议更换旅行社,并向有关部门举报此违规行为。从开始签订合同到游学结束,家长们应从保护自我权益做起,不当“甩手掌柜”,时刻监管,促进游学市场的进一步规范。

  对境外游学,家长要有正确认识。戴斌说,游学是让孩子体验世界各地的文化、生活和教育,不断提升素养,不必为了去而去,更不要人云亦云,一定要结合自己孩子的需求和特点,跟孩子充分沟通。李素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