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少年之死拷问互联网求职平台责任

  一份通过求职平台投递的Offer,最终却让一个23岁青年走向了生命的尽头。最近,山东德州籍“求职青年李文星之死”,引发了公众的关注。

  其实,李文星的受骗遭遇在“BOSS直聘”并非首例。近年来,因招聘网站上发布的信息而遭到诈骗的例子并不鲜见,让不少踌躇满志的求职者堕入了“地狱之门”。

  此前已有人 因BOSS直聘受骗

  今年5月,东北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平台上取得了在天津的一家名为“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职位,随后他只身赴天津报到。在他去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就职后,与家人和朋友的联络中出现了反常举动。据亲友描述,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7月8日后失联,直到7月14日,李文星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

  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透露,根据他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目前,静海区公安部门已经对其误入传销组织的情况立案调查,并承诺非法传销肇事构成犯罪事实的话,将坚决依法处理。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公司也是受害者,信息诈骗是行业痛点。”8月2日,“BOSS直聘”品牌部相关负责人表示,BOSS直聘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对虚假信息进行打击。“安全系统从诞生到现在一直在持续进行优化”。但为什么平台上会出现“李鬼”冒名进行虚假招聘?公司作为平台方是否尽到了审查的义务?对此问题,BOSS直聘以需要配合警方办案为由拒绝回复。

  据了解,李文星并不是第一个在BOSS直聘网站遭遇传销诈骗的求职者。8月2日,正在寻求Java软件开发岗位的张晓文(化名)也讲述了通过“BOSS直聘”网站求职被骗的经历:去年12月9日,张晓文通过“BOSS直聘”应聘了“百利应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职位,随后被以面试为由骗至天津静海县大口子门村的传销窝点,失去人身自由11天,累计金钱损失将近3万。

  在BOSS直聘简单注册

  即可发招聘信息

  其实,BOSS直聘并非个案,有业内人士曾做过实验,在“58同城”上注册招聘,只需十分钟和一个手机验证就能搞定;在“智联招聘”也同样顺利,还要被催买价格不一的四种套餐。“中间一路秒过,没有任何资料审核要求”“3分钟就开始收到简历”……可以说,平台几乎处处是陷阱,而每个年轻的求职者,就像在凭着运气趟行地雷阵。

  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因招聘网站上发布的信息而遭到诈骗的例子并不鲜见。2015年一则公开报道中的案例显示,有人利用“58同城”、赶集网等招聘网站,发布虚假招聘信息,从面试者处骗取“押金”。

  据了解,“BOSS直聘”发布招聘并不复杂。有实验者以手机号注册BOSS直聘,在填写个人姓名,虚构公司全称、简称以及职务后,随即成功发布了一条招聘“视觉设计师”的虚假广告。“BOSS直聘”提示,如果花费698元,购买“急聘直通卡”,求职人数即可增加6倍。整个过程中,“BOSS直聘”没有硬性要求发布者进行任何认证,仅提示,进行认证后“可发布更多职位”。在实验者发布虚假招聘广告的一个小时内,已有19人查看相关职位,并有6人发来了简历。

  除了此次涉事的“BOSS直聘”,也有其他招聘网站存在发布信息无审核、或者审核环节存在漏洞等问题。不乏存在与“BOSS直聘”类似的现象:用户简单注册即可发布招聘信息,其中包括赶集网等知名招聘网站。

  信息诈骗成“行业痛点”:

  招聘网站存漏洞

  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因招聘网站上发布的信息而遭到诈骗的例子并不鲜见。2015年一则公开报道中的案例显示,有人利用“58同城”、赶集网等招聘网站,发布虚假招聘信息,从面试者处骗取“押金”。专家表示,平台方应对显而易见、应当获知的违法信息负有监测排除的义务。

  据智联招聘有关人士称,智联网站上新增了对于HR的实名认证审核,企业要在智联招聘发布职位下载用户简历,除了要提供营业执照,还需要上传HR个人手持身份证的照片。“我们会拿营业执照上面的信息和企业信息网上的信息做对照审核,全部一致才会过审。”前述人士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息安全专家表示,智联招聘核对工商资料的做法并非完美,手持身份证照片以及工商资料均可以通过PS合成,目前,一些骗子通过PS或其他手段,冒用正规公司名义,以正规公司的名义发布招聘,而这些招聘网站很难核查。

  “许多招聘网站,不进行验证,即可发布招聘广告,这不是技术漏洞,更多的是管理漏洞。”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建议,招聘网站应加强监管,以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李文星的悲剧。

  “对于这种事件,关键是要追究诈骗者的责任,但如果招聘网站平台对此知情,则不论是否具体参与实施了诈骗活动的后续环节,亦可作为共犯处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认为。

  张新年进一步表示,对于显而易见的,平台应当获知的违法信息,平台负有监测排除的义务。“特别是经过受害者反映投诉或公安机关通报,平台已经获知的违法信息,如果未及时删除而造成的损害扩大部分显然应当承担责任。” 彭彬 罗亦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