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识别地震谣言满满“套路”

  近期,四川九寨沟地震、新疆精河地震接连发生后,“眼尖”的公众不难发现,伴随地震而来的,往往还有数不尽的“地震谣言”。权威部门在不断更新灾情的同时,还要不断发布辟谣贴。真相和谣言争相赛跑,不禁让人感慨。

  是不是地震灾情“体质”更容易引发谣言,地震谣言种类都有哪些?地震谣言又有哪些常见的“坑”?我们普通大众该如何鉴别这些谣言,走出这些谣言的“套路”?

  越是“精确权威”越要小心

  在四川九寨沟7级地震发生几小时之后,网上就出现了多条所谓来自“中国地震局”的虚假预报,信息里甚至还有地震发生的精确时间地点。

  梳理这些地震谣言不难发现,这些有关震情的谣言多打着“中国地震局”等权威机构的幌子,此外,再“移花接木”搭配上其他地方发生震情的照片,看起来“很真”。

  这时候网友要“睁大眼睛”了。江苏省地震局预报中心副主任黄耘告诉记者,根据国家地震预报管理办法,地震预报只能由政府发布,根本不会由地震局预报。我国有关于发布地震预报的明确规定,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按照国务院规定的程序发布,个人或单位都没有权利发布,所以,不是政府发布的网上流传的预报肯定都是谣言。

  此外,黄耘表示,地震预测预报实际上是对一些类型的地震进行某种程度的预测预报,在较大时间尺度的中长期预测预报有一定的可靠性,“如果出现某地几级大地震将于某年某月几点降临,震中为某地……这些就是谣言了,因为已经超出实际地震预报水平。”

  还有一种谣言也易识别。“比如,打着‘某某知名专家’等名号,也容易引起公众误解。网络就经常有李四光预报了4个地方有大地震等等,李四光是地质学家,他有判定有些构造未来会发生大地震的专业背景,但这个大地震什么时候发生,是一年,几年,还是几百年?没有时间概念,因此也不能算地震预报。以后,如果看到‘李四光预报大地震’,可以知道这也是一种谣言。”

  在专家们看来,地震本身的复杂特性,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谣言滋生。“上天容易入地难”,尽管科学家们运用各种手段观测、分析地震的成因和原理,希望实现地震预测,但当前无论是预测地震还是预测余震的发生仍然不容易。

  发现宏观异常请“上交”专家

  这次九寨沟地震,“地震云”又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地震发生后,有震感的西安、郑州等地的网友们纷纷晒出了所谓“地震云”,称只要这种云出现,总伴有地震发生。不过,专家们很快出来辟谣,称并不存在这种“地震云”。

  黄耘感慨,这也是个“老谣言”了,几乎每逢地震,就有网友上传这种图片,每年都会循环出现好多次。“将‘地震云’和地震前兆相联系,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到目前为止,也还没有研究显示地震的发生和云彩有直接联系,更没有科学家用所谓地震云预测地震。”在黄耘看来,天空中形状各异的云,多是由于温度、湿度等气象因素引起的。

  此外,还有些说法似乎听上去“挺日常”。比如,有网友称“已经在地震发生地出现了蛤蟆成群出现等现象”,或者“鱼大量跳出水面”“老鼠排队过街”等等,这些是谣言还是真的地震前兆?

  “这些现象我们统称为宏观异常。有相关震例表明,大震前会出现水井涨落、水温明显升高现象,导致动物出现行为反常等异常变化。”黄耘告诉记者,比如汶川地震发生前,四川一个地震预测员就在5月12日下午2点多在观测井查看时,发现井房边养鱼池里池水翻涌,大量鱼跳出水面等异常,这个预测员凭借多年经验,感到要有大震来临,于是带着村里的80多人跑出屋外,紧接着汶川地震就发生了。

  不过,黄耘尤其强调说,“并不是所有水井涨落、动物异常都是地震引起的,因此地震部门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判定这些宏观异常变化是否和地震有关。比如,井水水位的涨落是否和降雨有关,是否是其他环境因素造成的。”

  “每年我们都会接到大量青蛙上街或者迁徙的报告,其实多半是因为春天大量青蛙繁殖,是动物的正常行为。”黄耘也呼吁说,如果公众发现身边的宏观异常时,可以及时报告地震部门,地震部门会立即落实,排除周围环境、气象因素和其他可能的干扰,最后才能判定是否和地震相关。

  所以,如果生活中真出现了宏观异常,大家先别急着网上发帖子,还是报告专家,让专家们调查研究还原真相。

  谣言“中伤”几时休

  社交自媒体的发展,让谣言迅速和广泛传播成为可能。尤其在重大灾害中,出现信息偏差甚至谣传成为常态。面对真相和谣言“齐飞”,公众该怎么办?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胡翼青教授表示:“谣言往往基于一种普遍的社会恐慌,当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或社会动乱甚至战争时,由于多数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并因此感到恐慌,而人们又普遍缺乏必要的信息,谣言就会泛滥。公众在这一刻容易从众、情绪激动并轻信谣言。”

  此外,“小道消息比起简单的事实或真相来说要激动人心得多”。专家指出,在微信朋友圈等自媒体平台的谣言,之所以畅行无阻,它的背后还有一个相互勾连的利益链,“往往这些网络制谣者希望借助意见领袖的推送获得更大的关注度,以此达到个人或组织的既定目标;也有些自媒体纯粹想借机吸引眼球、积攒人气,引发关注度。”

  其中,地震谣言的传播容易造成人心不稳,生产生活受到影响,严重的还会影响正常的社会秩序,带来社会紊乱。谣言处理不当,很可能会造成不可低估的社会灾害,引发“人祸”,导致商业活动中断,社会功能瘫痪,心理疾病等,造成不可低估的损失,因此公众不信谣、不传谣变得尤为迫切。

  传媒专家表示,因为信息传播有其自身的规律,易发难收,而且效果呈几何级数增长,一次不负责任的转贴、评论就有可能带来恶劣的后果,这已经被许多事实所证明。此外,信息传播规律还提示公众,主渠道信息缺位也是谣言滋生的必要条件,“如果正式的、可控的渠道传播的信息中断了,非正式的、不可控的渠道就会取而代之。”

  因此,包括各级政府部门在内的所有传播主体,还应当以新媒体时代的思维方式、技术手段进行信息发布与管理,以及时、准确的信息传播堵住谣言流行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