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基因鱼为啥“上不了桌”

  历经25年审核,2年等待,世界上首个获批的供食用转基因动物——转基因三文鱼终于被端上餐桌。近日,美国马萨诸塞州AquaBounty Technologies公司宣布,他们向加拿大出售了1万磅(约4535公斤)AquAdvantage转基因三文鱼,这是转基因动物在公开市场上的首次销售。

  “在当前资源减少、人口不断增加,以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食物需求提高的情况下,该事件对其他转基因动物的产业化有着很大的借鉴意义。”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教授黄昆仑说:“转基因三文鱼开创了先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转基因动物、植物、微生物已经到了产业化的时间。”

  【首个供食用转基因动物获批】

  破冰:转基因三文鱼上北美餐桌

  三文鱼,学名叫大西洋鲑鱼,肉质鲜美、营养丰富,颇受食客欢迎。野生三文鱼曾一度濒临灭绝。2007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出通告,呼吁人工水产养殖,此后大规模人工养殖开始。“目前食品消费的99%来自养殖。”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说。

  据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胡炜介绍,1989年,在加拿大政府财政资金资助下,加拿大学者Hew等人将绵鳚的抗冻蛋白(AFP)基因的启动子和终止子与大鳞大马哈鱼的生长激素基因cDNA,重组后构成的全鱼生长激素基因导入大西洋鲑中,获得转全鱼gh大西洋鲑。由于生长期缩短,降低了因寒冷低温而造成的养殖风险,转gh大西洋鲑显现出很高的商业化应用价值。

  “随后,研发转gh大西洋鲑的3名学者与产业界合作成立了美国水丰技术公司,从此,由水丰技术公司而不是研发者自身开始了漫长的转gh大西洋鲑产业化历程。”胡炜说。由于缺乏可参照的转基因动物产业化安全评估管理程序与法规条例,也无转基因动物产业化的先例可循,美国FDA与美国水丰技术公司进行了长达25年的审慎评估与沟通,包括技术磋商、规则制定、开放公众评议等科学评估和法律程序。

  共识:食用安全且环境无害

  转基因三文鱼体内被转入了两种基因:一种来自大鳞大马哈鱼的生长激素基因,刺激三文鱼快速生长;另一种来自大洋鳕鱼的基因调控元素——抗冻蛋白基因,提高本体的分泌水平,使其即使在大西洋寒冷的底部也能够持续生长。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研究员朱桢说:“这种生长激素的种属特异性非常强,不同生物的生长激素不能互相作用,所以对人体是无害的。”

  “获批商业化的转基因产品,经过了有史以来最严格的生物学安全检验,建立了最严格的监管体系,监管体系涉及研发过程、研发产品和产业化。”胡炜表示,科学共同体对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共识是:通过安全评价并获得安全证书的转基因食品与非转基因食品具有同等安全性,可以放心食用。

  黄昆仑说,“转基因三文鱼的营养价值、肉质与常规三文鱼没有差别。”另外,转基因三文鱼不会造成生物链受损和生物多样性减少。“转基因三文鱼在受控的环境中生长,转入的基因只是让它快速长到可上市的个头,对其他方面并无影响。”

  据了解,出于安全性的考虑,AquAdvantage三文鱼在养殖过程中,有多道冗余生物和物理隔绝机制。也就是说,并无生育能力的转基因三文鱼并不会带来生态系统破坏、野生三文鱼种群改变等负面影响。

  【技术领先,产业却落于人后】

  遗憾:最先出成果却“上不了桌”

  关键:产业化还需增强公众信心

  “我国在转基因动物研究领域走在了国际前列,在某些领域甚至处于领先水平。”黄昆仑说。

  “国家投入了大量的研究经费,有着强大的研究队伍,却难以走向市场,我感觉是一个悲哀。”朱桢直言。在他看来,我国转基因产品目前处于产业化前期,需要企业介入。“最重要的是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和市场环境,企业有了信心,才会在产业化方面有更多的投入。”胡炜认为,基础研究只是产业创新的因素之一,高新技术的产业化离不开企业的积极参与;科学普及与高新技术研发同等重要,对于转基因的产业化不可或缺。

  随着转基因技术的发展、人们对其认可程度的提高,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转基因肉食“走”上餐桌。那如何让消费者更容易接受?黄昆仑表示,需要公众和监管部门共同发力,他说:“公众需要理性对待转基因技术,监管部门需要制定监管政策与安全评价的标准,把潜在的风险消除掉,同时,还要给予消费者知情权,做好标识,让一些无法接受转基因食品的消费者可以有自我的选择。”

  “根据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中国采取强制标识、定性标识,是最严格的国家之一。”胡炜说。综 合

  转基因三文鱼在美国获批上市的新闻一出,我国民众才意识到:其实,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研发转基因鱼的国家,领先美国3年。

  1985年,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所朱作言院士带领团队在世界上首次成功进行农艺性状转基因研究,提出了转基因鱼形成的模型理论,研制出世界首批转基因鱼。

  与转基因农作物相比,转基因动物上市经历了更久的时间。胡炜认为原因在于,缺乏可参照的转基因动物产业化安全评估的管理程序与法规条例,也无转基因动物产业化的先例可循。

 在黄昆仑看来,转基因鱼之所以在中国“上”不了餐桌,最主要在于公众对转基因技术的接受程度。“总体来说,是对转基因技术认知不足,尤其是网络上不实报道、混淆视听的谣言,对消费者产生很大影响。”

 朱桢认为,改变公众的心态,公众人物作用很重要,应该采取严肃和负责任的态度。“光做科普还不够,公众人物应该把转基因问题搞清楚、综合考虑,然后再发表言论。”

  事实上,中国的转基因安全管理符合国际组织技术规范,属于最严格的国家之一。转基因食品从实验室到“餐桌”的过程有严密的审批流程。“由农业部牵头,农业、科技、卫生、商务、环境保护、检验检疫等11个部门组成部际联席会议,研究、协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的重大问题。”胡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