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人为何跑到浙江住农庄

  8月下旬,退休的老朱和跟老伴一起又去了一次浙江长兴县水口乡顾渚村,他们是去度假的,几家人开车结伴而去,在那里的民宿中住上三四天。最近几年来,几乎每个月,老朱夫妻和朋友都要去这个村住上几天。

  省内也有不少农家乐和民宿,为什么舍近求远去长兴呢?

  “因为那里便宜!”老朱说,每个人每天,连吃带住只要70元,“早几年更便宜,每人每天只要60元。”

  好吃好住 江苏客人“扎堆”

  “我们这次去了10个人,每天中午都是荤素搭配10个菜,老板娘客气,还另加一个菜。”老朱说,住宿环境也很好,他们住的这家叫友鑫农家乐,四层楼的农宅,外观装修得古色古香,房间也很干净,能同时入住50人。到了那里,大家散散步、打打牌、唱唱卡拉OK,享受城里没有的好空气。这次,老朱遇到南京去的一对父子,父亲90多岁,儿子也60多岁了,在顾渚村一住就是24天。

  老朱还介绍,单是顾渚村就有八九十家农家乐,顾渚村所在的水口乡总共有500多家农家乐,很多农宅改造成农家乐,经营者都是本村农民。各家的装修风格不同,有的时尚,有的古典,各有特色。村里住满了来自上海、苏州、无锡、南京的度假者。由于苏州、无锡和上海去的度假者人数众多,乡里有往返专线大巴,往返南京的还没有,所以对南京去的游客,每人每天便宜10元食宿费。据老朱了解,前往顾渚村度假的南京人很多,每年至少有几千人次。“很多上海的退休老人,一住就是一年!”老朱说,有些退休老人把城里的房子出租,所得租金超过老两口在顾渚村的花费。

  每人每天食宿费才70元,农家乐还能赚到钱吗?“毛利润还超过40%呢。”老朱说,他问过友鑫农家乐的老板周焱,周焱说,房子是自己家的,多数蔬菜是自家种的,服务员是他夫妻俩,这些都不计入成本;买点荤菜,加上电费等,摊到每个游客头上,每天成本也就40元。作为老税务工作者,老朱总结说,顾渚村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因此回头客非常多,他们每次去之前都要预约,否则不一定有床位。

  价格太贵 我省民宿冷清

  实际上,不仅是水口乡,整个长兴县的农家乐都很发达,这固然与长兴北濒太湖、南有丘陵,资源禀赋比较好有关,但我省很多地方的自然禀赋也很好,也有不少农家乐和民宿,为什么很多人舍近求远去长兴呢?用老朱的话说,就是价格太贵。

  确实如此。在苏南、苏北不少地方,一般的民宿,每间房每天住宿费超过200元,还不含一日三餐;到了周末,房价翻一番都不止,每间房每天五六百元的很常见。装修考究一点的民宿,价格更贵。

  同样是农家乐,同样是民宿,为什么价格就贵了呢?据了解,我省具备住宿条件的农家乐,很多是工商资本投入的,建得富丽堂皇,类似宾馆,一次性投入比较大。投入是要有回报的,而且回报率不能低于其他行业,因此,食宿费用就低不下来。在一些规模较大、装修较好的民宿里,每天每间房的住宿费超过300元,入住的游客很少,显得有点冷清。另一类民宿,则是非农人士下乡租赁的,租赁费打入了成本,导致民宿价位偏高。宜兴南部丘陵地区一家民宿,民宿由一栋两层农宅改造而成,租期10年,租金25万元,加上改造和装修费用,总共投入50万元,农宅主人则住在两层楼后面的平房里。民宿经营者说,50万元投入起码5年才能收回,如果降低住宿费,那么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收回成本。正因为民宿价格偏高,除了双休日和节假日生意不错外,平时的入住率并不高,至于在民宿长住的老年人,则几乎没有。

  科学引导 休闲农业潜力大

  客观地说,城里人下乡租赁农宅、改造成民宿,能够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但如果由农宅主人自己经营,那么,收入可能远超租金收入。如何调动农民参与的积极性,与政策引导有关。据了解,长兴的做法是:被评为三星、四星、五星级特色民宿的,分别授牌并奖励10万元、20万元、30万元;鼓励乡镇(街道、园区)对民宿(农家乐)集聚区进行连片新建、改造提升,对连片新建、改造10家以上,且至少有3家评为星级特色民宿的,经认定,给予50万元奖励,每新增1家星级特色民宿再给予10万元奖励。这样的政策大大激发了农民创业的积极性,农家乐和民宿的“长兴现象”应运而生。

  农家乐和民宿是休闲农业,总体来说,近年来我省休闲农业发展速度很快,目前,我省又迎来休闲农业最佳发展期:一方面,省委省政府正强势推动全省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试点工作,“特色产业、特色生态、特色文化,田园风光、田园建筑、田园生活,美丽乡村、宜居乡村、活力乡村”是休闲农业的理想载体;另一方面,近年来,到环境幽静、空气清新的农村度假的城市居民越来越多,很多城市老年人盼望在宁静的乡村养老,养老产业的体量巨大,如果城市周边有价格合理的民宿,那么老年人就不必舍近求远、住到上百公里之外的民宿中。而对于农民来说,发展休闲农业产业,既能增加就业和收入,又能让农产品就地消化,并能促进特色田园乡村建设,因此,我省休闲农业发展的潜力还很大。朱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