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农大科研“妙手”循环利用废弃物

  作物秸秆、病死畜禽都是让人头疼的农业生产废弃物。南京农业大学用科研“妙手”将农业废弃物转化为循环利用的“宝贝”,在江苏不少地区投入使用,创造了切切实实的经济效益。

  南京农业大学沈其荣教授团队将病死畜禽转化为农作物生产的“益生菌”。“一头100公斤的猪,除了70公斤的水,剩下的30公斤都是‘宝贝’。”沈其荣说,氨基酸肥号称肥料之王,但资源严重不足。废弃病死猪含有丰富的脂肪、蛋白质和矿物质,通过“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工艺”,可以将生物资源变成高附加值的氨基酸肥料和生物有机肥料。每100公斤新鲜废弃畜禽,能生产12-15公斤的氨基酸、12-15公斤的脂肪以及3公斤左右的矿物质,处理过程不产生废水、废弃物,真正实现零污染处理。

  “这项技术还为企业找到产出效益的出口。”南京农业大学李荣副教授算了一笔账,1吨废弃畜禽的运输成本在200元,水解成1-1.5吨液体氨基酸,需要的浓硫酸成本、水电蒸汽成本及人工成本,合计约600元,1吨水解的氨基酸可用于生产5吨生物有机肥中的氨基酸添加料,其每吨生物有机肥中的氨基酸成本为120元,而过去用于生产生物有机肥中的氨基酸(饼粕类蛋白)成本约为450元,每吨可节省330元。

  在沭阳,废弃畜禽零污染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工艺生产线得到落地推广,农民将病死畜禽运到加工企业,不仅防止对环境的再次污染,还能够获得来自政府和企业的双份补贴,弥补养殖损失。

  南京农业大学潘根兴教授团队将回收的秸秆在高温密闭系统中,通过热裂解技术,转化为生物质炭。施了生物质炭后,土壤更加疏松,有利于植物根系生长。同时,秸秆热裂解过程中,产生的气体为可燃气,可用作能源;产生的液体可加工为叶面调理剂或液体有机肥;固体残渣就是生物质炭,用作土壤改良剂,进而加工成碳基肥。整个过程的物质循环率能超85%,且能有效减排近0.6吨CO2当量。“3吨秸秆产出的生物质可燃气可以发电700-800度。”潘根兴说。

  “给我3吨稻秸,还你1吨生物质炭、4吨碳基肥,外加2000方可燃气能源。”这项技术让北京三聚环保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付兴国眼前一亮。双方一拍即合签订协议,开发大型秸秆热解生物质炭化配套生产系统,单台套年处理秸秆能力可达3万-5万吨。目前,“三聚-南农”合作模式开始被各地复制。上月,全国近20家企业牵手南农大,合作兴建秸秆生物质企业,预计到2020年,年处理秸秆500万吨以上,产值达200多亿元。许天颖 杨频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