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药兼备,非我莫“鼠”

  一提到鼠,人们首先就想到小眼溜圆、尖嘴、细尾的“老鼠” 。其实,“鼠”不是专指一种动物,而是指一类动物。“老鼠”只是鼠类家族中的一部分。对鼠的区分可以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鼠是指啮齿动物,已知有33科,351属,1735种,几乎占了哺乳动物的50%。狭义的鼠,专指鼠科、仓鼠科等各科的种属,其中,鼠科、仓鼠科就各有100多个属。

  在我国两广、福建一带,以及西南的一些少数民族,至今都有食鼠的习惯,并且还流传着“一鼠顶三鸡”之说。这些地方的民众还喜欢将鼠肉制成鼠脯,款待客人,或作为礼品赠送贵客。列为“闽西八干”之一的特产,就是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半透明老鼠肉干。

  鼠类入药,由来已久。我国医书对鼠的药用价值记载颇多。如《本草纲目》载:“鼠肉,味甘、性平,无毒,可补中益气、解毒。”《中药大辞典》记载:“鼠肉益气、除热、杀疳积(小儿寄生虫)、治痨瘵(肺结核)、止消渴(糖尿病),益肺胃气、解毒。”《开宝本草》:“主治心腹痛、小儿五疳、辟疫,治肠风,通利气脉,女子月闭。”《本草图经》:“小儿、女子方中多用之。” 《本草衍义补遗》:“能行血止血,治妇人心痛。”《本草蒙筌》:“行血宜生,止血须炒,通经闭及治经行不止;定产妇血晕,除小儿疳蛔。”

  不同种类的老鼠,其药性药效亦各不相同,以下试举几例:

  东北鼢鼠:别名地羊、 瞎摸鼠子等。 性味咸、寒,能解毒、消肿,主治淋巴系统肿瘤初起、再生障碍性贫血、化疗和放疗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慢性肝炎、红斑狼疮。

  松鼠:松鼠全身,黑烧或焙干,加末。可治肺结核、月经不调等症。岩松鼠的骨骼,有活血化淤的功能,主治跌打损伤。

  竹鼠:竹鼠脂肪炼油,有解毒、排脓、生肌、止痛作用,主治烫伤、无名肿痛等。

  麝鼠:雄性麝鼠在4-9月繁殖期间能分泌出麝鼠香。麝鼠香含有与林麝麝香相同的麝香酮、降麝香酮、烷酮等主要成分,其抗炎、耐缺氧、降低血压,减慢心率及负性肌力作用等生物活性及血流动学的抑制性效应均与林麝相同,具有很强的抗衰老,抗疲劳、抗过敏、促生长作用,且对痔疮、冠心病有特效。

  鼯鼠:灵脂块为鼯鼠尿和粪粒凝结而成的不规则团块,黑棕色、黄棕色或灰棕色,凹凸不平,有的有油润性光泽。炮制时,将灵脂放锅内微炒,喷洒米醋,再炒至微干,表面稍有光泽时取出,晾干即可。其功效:活血散淤,炒炭后可止血。用时量不宜过大,以1-3钱为宜; 外用适量, 研粉酒调敷。张春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