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研尾气后处理的“抗霾战士” ——访无锡凯龙副总经理赵闯

 

 

机动车尾气已被环保部门列为导致雾霾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限制大气污染物排放,目前我国已全面实施重型柴油车国四排放标准。

这一标准在有效削减大气污染物排放量的同时,也对相关配套设备的生产有了更高要求。以柴油为动力的机动车,尾气中含有大量氮氧化物和颗粒物,要达到国四标准,必须增

 

加排气后处理系统。

80后”赵闯的工作,正是针对这一领域开展技术研发。他觉得,“做这份工作不仅是为了个人,也能为环境做一点贡献,所以特别有干劲”。

 

从“感兴趣”到业内专家

赵闯今年34岁,是无锡凯龙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龙公司”)技术副总经理。见到他的时候,这个河北小伙正穿着深蓝色工作服快步走在公司走廊上,看起来就像一个忙碌而认真的普通员工。

“小时候我对公共汽车非常好奇,惊讶于一个庞然大物竟然能跑起来。”出于对汽车的兴趣,赵闯在读研时选择了车辆工程专业,而导师研究的领域正是机动车尾气污染方向。想到小时候看到的汽车“黑尾巴”,赵闯感到这个研究方向非常有意义,“关于环境,关乎社会”。

凯龙公司最早是一家民营企业,2006年下半年开始投入对国四柴油发动机SCR(选择性催化还原技术)排气后处理系统的研发。赵闯在研究生三年级时到凯龙公司实习,2008年毕业后,他选择留在公司。

提起雾霾,很多人都会想到PM2.5,对此赵闯不完全赞同。“雾霾不仅仅是由空气中的颗粒物造成的,而是多种有害物质形成的综合后果,其中柴油机尾气中的氮氧化物也是形成雾霾的重要原因。”据了解,氮氧化物比一氧化碳毒性更大,它与汽车尾气中未燃尽的烃类在一定条件下会生成“光化学烟雾”,严重时可致人死亡。

赵闯参与研发的柴油机尾气处理系统,主要是通过发动机内燃料充分燃烧,降低颗粒物的生成,再在排气管路上加装废气催化转化器,使尾气中的氮氧化物发生催化还原反应,最终变成空气中大量存在的氮气和水排出。原理说起来简单,但其实整个研发过程颇为复杂,由于需要综合评定产品在高温、高寒、电磁干扰、振动、腐蚀等多种恶劣环境下的稳定性,有时一个小小的零部件就要反复试验上千次。

2008年,凯龙公司研发出国内第一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汽车发动机后处理系统,在一系列核心技术上打破了跨国公司的垄断。

 

技术部门的“救火队员”

从“后起之秀”到国内尾气后处理系统的领军者,凯龙公司前后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而从毕业时的一名普通技术员到技术副总经理,赵闯只用了5年时间。“技术员、副科、科长、副部、部长,技术副总监、总监、总经理助理,直到副总经理,每个岗位我都做过。”谈到工作中的成绩,生性朴实憨厚的赵闯有些不好意思,强调主要是公司的良好发展带动和鼓舞他不断进步。

“我国在排气后处理领域起步相对较晚,但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成功打入国外市场,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们的产品和技术并不比国外差,而且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更加明显。”赵闯说,虽然中国汽车工业的一些核心技术依然与国际领先水平存在较大差距,但是排气后处理领域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作为技术副总经理,赵闯主管技术工艺工作,既要负责对技术部门的指导,又要承担公司人才队伍建设、技术体系培养、公司产品规划等方面的工作。“有时候就像救火队员,员工有问题来找我,我能解答的就尽快解答,解答不了的,和大家一起研究。”

走在厂里,赵闯会主动跟熟悉的员工打招呼。他认为,一家公司能留住人才,并不仅仅靠工资待遇,还要让员工可以各展所长,认识到自己的价值。赵闯经常鼓励员工:“我们做的是一项非常好的事业,无论对家庭、行业还是社会,都很有利。”他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凯龙公司的人才流动率非常低,当前公司有近300名技术员,每年的人才流动率不到1%

 

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保持热情

新产品的开发过程是繁琐而枯燥的。SCR后处理系统准入门槛较高,每匹配一种机型,后处理系统都要做发动机台架匹配试验,耐久性试验,整车3万公里高寒、高热试验等。如何在日复一日的枯燥试验中保持工作热情,是技术开发人员需要面对的难题。

“做科技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工作热情,如果对工作不够投入,就难以关注产品的细节,可能会忽略一些问题。”赵闯说,每件样品生产出来后需要进行大量实验验证,这时会发现很多问题,找到问题的原因并且解决掉,是最困难的地方。有时候这一过程就是不断“找出原因——提出解决方案——验证”的循环。比如后处理系统的核心零部件——尿素喷射计量泵的研发,一共经历了6年时间才真正做到技术成熟。“每个产品研发成功时,都带给大家热血沸腾的感觉。正是由于这种成就感的激励,整个项目组才能在研发过程中加班加点,克服一切困难。”

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赵闯提到了最近非常流行的“互联网+”概念。他介绍,凯龙公司正在尝试开发产品互联网在线诊断工具,以实现对产品的远程监测和实时诊断。“虽然要实现这一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是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赵闯希望,公司可以不断缩小与世界领先技术的差距,在机动车尾气处理领域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