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井俊二:一直留在青春时光里

20156月中旬举办的电影节穿梭往来许多的国际电影创作人与电影商人,几乎所有著名的国际电影人都出现在各大论坛上谈经论道,日本导演岩井俊二也不例外。然而,他每次的发言都极缓极少,在热闹的场面中显得出格的静寂,更有意思的是,他还在自己的首部动画片《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展映后,举办了一场乐队表演派对,自己还亲身参与了现场演奏。听起来,这就是一个很不同的导演,何况是看起来……

当扬子晚报记者走进岩井俊二临时在酒店里安排的采访间时,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与记者握手,他的脸上露出腼腆而淡淡的微笑——这是他面对所有人最初的样子,你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是一个很难被外界打扰的人,他对于世界开放的空间不是全方位的,只有一些狭窄的通道可以进入到他的内心,而这正是某些青春作品创作者的特征。事实上,这不是扬子晚报记者第一次见到他,2004年,当岩井俊二第一次来上海参加上海电影节时,记者就曾经采访过他,那时的他正在创作丰沛的盛名之时,在中国拥有庞大影迷的他也是第一次来中国参加电影节,那年他的电影《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参赛主竞赛单元,他所到之处,面前的记者与影迷潮涌……相隔10年再见岩井俊二,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同样的发型,依然是同样的寡言状态,身体与面容上没有一丝见老,像是停滞在40岁左右这个年龄了,甚至比10年前还多了一些腼腆内收的感觉。而1963年出生的岩井俊二今年已经是52岁了。聊起他怎么会如此“冻龄”,他难得的笑起来,面露不好意思。

记者:为什么你的面容和10年前几乎一样,时光没有在你身上留下任何影响?

岩井:(笑)谢谢。可能是心灵比较年轻。

记者:这与你一直拍青春片有关吗?

岩井:也许有关。我的同龄的一些朋友,他们有的都是满脸胡子,而我好像还是这样。不过,在我们日本,导演中就是有这样的两种人,一种是面容会变老的,另一种就是变化较少,一直很年轻的样子。

记者:你一直是日本甚至亚洲青春电影的代言人,你是如何看待青春片的概念的?

岩井:嗯……(沉吟很久,似乎很难回答)。我20多岁时看过一位波兰作家的书,书里描写的是一些犯罪的心理,其中有很多青春期叛逆的心理。我当时就产生了很强的共鸣心理,我觉得青春期与成年人的世界相比,更有张力、活力,从小孩到成人,每个人的过程都不同,这个时候时间虽短,但在心灵上却产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会动摇、确定他们此生的人生。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觉得青春时代电影是一个不错的题材,因此多年来我一直在专注于它。

记者: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你会不会也有创作的瓶颈?

岩井:日本电影有拍家庭、传统故事、刑事案件等等这样题材的,但是在我心中,青春电影是不一样的,它有丰富的张力,拍青春电影要站在这个时间点上,要让所有人进入其的青春期引发共鸣。

听起来,岩井俊二并没有正面回答“创作瓶颈”的问题,因为他的女翻译,也是他的日本助手中文似乎也不怎么样,在记者问时,她还询问了“瓶颈”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翻译的问题,还是他个人避而不谈创作“瓶颈”,总之,他的意思表达了。

岩井俊二自从2004年到上海电影节参赛后,此后几乎每一届电影他都会应邀前来参加,不是当评委或者嘉宾,就是有电影作品参赛,他几乎是最多在此节上亮相的外国友人。

提及此,他只微笑地回忆起一些细节,“前天在一个活动的后台,当时灯光很暗,但是也有很多人过来跟我打招呼,中国观众很热情,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中国电影人还有很多中国观众”。此次他的长篇动画《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虽是他几年前的作品,但是也入围金爵奖“最佳长篇动画”竞赛单元。已经有多年没有真人电影作品问世的他,这是第一部拍摄的动画电影,而且还与他的另一部电影《花与爱丽丝》有着某种联系。扬子晚报记者在展映时也观看了该片,显然,这是一部有着岩井俊二风格的动画片,故事说的是两个少女的高中校园故事。

记者:怎么想起来拍摄一部动画片的?

岩井:我一直很喜欢动画、漫画。

记者:那第一部拍摄,感觉到难度在哪里?

岩井: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动画电影领域。跟我一起工作的都是动画高手、专家。所以我面临一个情况,那就是我很难指挥他们,不知道应该让他们做什么。当时我想,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作为一个导演就什么都不能做了。于是我决定要确立自己的方式,而不是跟着别人走。不管合作的新人还是专家,我都把他们带入了一个未知领域、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们一起来探索一条未知的路。当电影完成之后,那些最初对我不满的人也觉得有所收获,觉得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记者:探索未知的路,可以再深入说一下吗?

岩井:就是要如何保持一个新的心情、新的头脑来发现一些新的东西,尝试新的方法。

记者:《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你想通过它表达什么?

岩井:我想让观众想起在学校那些被人欺负时的感觉,故事说的是两个女孩子的事情。另外,我也想表达青春的生命力以及要努力下去的勇气。

记者:这次到上海电影节来参赛,感觉到上影节这些年有什么样的变化?

岩井:每年来上影节,感觉到它办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大,市场也在一直扩大。中国电影市场正在进入一个好时代,我很羡慕。

记者:那你感受到中国电影创作人有些什么样的变化?

岩井:10年前我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来参赛,发现中国年轻导演拍得就很好,而从上一代到下一代的传承方面,中国也做得很好。另外,中国电影在演员、拍戏等其他方面都有很大变化,这种变化是很好的,而他们对电影的热情没变。

岩井俊二是日本导演中,很有中国情结的一个。 不过,他的这份情结与宫崎峻、山田洋次这类老导演不同,老一代导演在电影的思考中联系到的“中国”仍旧是过去那段两国交战的伤痛历史,而岩井俊二作为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再加上本身一直年轻态的特质,他的“中国元素”有一些不同,更现代、更有一丝“魔幻”气质。例如在《燕尾蝶》这部电影里的“元盗”日本移民们,看起来是一群没有国籍、没有家乡的人,他们甚至连名字这一最基本的社会证明都丢失了。但是,他们中有的来自中国广东。中国演员许志安的加盟以及他所说的粤语也直接表露了这个中国元素。

在中国影迷心中,《情书》的导演岩井俊二可能也是他们最为熟知的日本导演之一,甚至有一批中国年轻人是看着他的电影成长起来的。岩井的母亲是在中国出生的,他很想拍与母亲这段经历相关的电影。

岩井俊二的电影影响了无数的中国年轻人思维与爱情、审美,《情书》更是中国影迷们心中的亚洲“纯爱经典”。从10年前就开始频繁接触中国,其间,岩井俊二也为两国的电影文化交流做了一些动作,例如引荐一些日本电影导演来中国,例如他今年监制了一部中国电影《恋爱中的城市》等。不过,作为一个内敛及更专注创作,而并不太擅长交际的导演,中国观众似乎更期望能够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一些他对中国的理解与观察。

记者:下面会有计划拍一些中国故事吗?

岩井:(沉思很久)《燕尾蝶》是部有点科幻感觉的电影,当中有一些中国元素。那个电影的主题是“钱”,现在其实我也很想再拍这样一部主题内容的电影。

记者:听说您的母亲是在中国出生的?

岩井:是的,我的祖父当年去了满洲,我的母亲是在东北地区出生的,当时是二战时期。那时候很多中国人、日本人混杂着住在一起,相比较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复杂关系,中国与日本普通人混同住在一起的日子,却是友好的,我的母亲告诉我,当时有很多中国人对他们很照顾和友好。事实上,如果要拍中国电影,我很想拍与母亲这段经历有关的电影。

记者:你的新电影正在筹备中?

岩井:是的,正在开始,快拍完了。

记者:听说女主角是黑木华,那还有什么演员吗?故事是怎样的?

岩井:这个还不能说。(腼腆地笑)

此次对岩井俊二的专访,一直有两位日语翻译陪伴在侧,一个是他的日本助手,她是懂中文的,而另一个则是中国翻译。两个人交错着把记者的问题递向岩井俊二,整个采访过程显得有点儿“有趣”。而整个过程岩井俊二的表现按一句流行的话形容,他是十足的“安静的美男子”。他寡言少笑,低头时轻蹙眉头,抬头时眼神安宁,回答问题则语气很慢很缓,让人都不忍心过多地打扰他的世界。而事实上,他又是非常专注于采访的,其中有一个细节是,采访中途,采访间的门被人打开,有人探头观望采访进行到哪里,他马上做出严肃的表情,对那个人举起手掌表现“不可”的手势。这个细节也让记者看到了岩井俊二的另一面,在他安静地“缩”在自己世界时,他看上去随时会遭遇到“伤害”,但是只要他直起身来做事,他是一个能够迅速做出判断,并且勇于对别人说“NO”的强势者。这样柔与硬相间的个性,可能正是他一直能够坚持在电影世界中留在多变的青春少年时光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