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秉华:给肿瘤治疗开张“基因处方”

 

一项新药,从最初研究到应用临床,往往需要十几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在这一漫长的周期中,有些人选择了中途放弃,转向其他领域;有些人在科研和市场的博弈中败下阵来,二者不能兼顾。而南京医科大学病理学系教授江秉华,却能将科研和市场完美结合,在肿瘤个体化治疗领域不断创新,闯出了一番事业。

勤学肯做打牢基础

江秉华的办公室有一种浓厚的科研氛围。一片薄薄的隔板,将他的办公室与学生的工作室分割开来。其实,早先这只是一个房间,这么一隔,江秉华和学生们都可以在里面进行工作。尽管自己的办公室比学生的工作室面积小,但是江秉华说,“我更喜欢与学生们在一起。”

学生们跟着江秉华学知识,更学他做事的精神。

“江老师说,要把科研分成几个阶段,在一个阶段有突破,就是一种成功。”“江老师说,要经常动,这样才能保持年轻和活力,要多跑、多学、多动脑,累一些也无妨。”……这些话,在江秉华的工作室里,时不时就会被学生们提起。江秉华做事的态度很有感染力,教人积极向上、不断尝试。

江秉华是福建人,福建山清水秀,孕育了多种多样的植物,这样的自然条件,也让他对植物产生了兴趣。兴趣使然,江秉华在中国华南热带农业大学植物遗传学专业度过了4年大学时光,毕业后到福建省中药研究所工作了6年。用江秉华自己的话说,“与博大精深的医学学科相比,这10年时间,我也就只能算是‘刚刚入了门’。”

正是这10年在中医领域的积累,为江秉华转攻西医后所做的研究打下了基础。

带着成果回国圆梦

1991年,江秉华赴美国求学,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担任助教的第一年,江秉华一下就拿到了抗心血管、肿瘤等4个研究项目,轰动了全校;在美国创办公司时,别人都是想着法子去说服风投,而他的公司却是风投想着法子找上门。

有人认为是江秉华的运气好,但事实是江秉华的努力带来了这些“运气”。

江秉华说自己没什么天赋,就是喜欢“动脑子”。“那时,一天睡4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年轻就要多做些事,才不会辜负自己、辜负梦想。”

在留学生中有这样的总结,在外拼搏有三难:博士之后深造难,高校之内当教授难,自己创办公司难。而在美国的21年,江秉华将这“三难”全部破除,并一一实现了。

2013年,在美国业界已享有声誉的江秉华选择回国,他说:“我想实实在在做点事,让我20多年来取得的成果在国内落地。”

回国一年后,江秉华参与的“肿瘤血管生成机制及其在抗血管生成治疗中的应用”就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肿瘤内部和周围的血管源源不断地为肿瘤供给营养,我们的研究发现,人体内有一种叫做PI3K的酶,在调控肿瘤新生血管形成和肿瘤发生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如果有一种天然的药物能抑制这种酶的活性,就有可能阻断肿瘤血管的生成,从而‘饿死’肿瘤。”江秉华说,他们花了3个月时间,从30多种中药和食物中筛选,最终锁定了从洋葱、芹菜等蔬菜中提取的类固醇——芹黄素,正是这种看似普通的物质,可以有效地抑制肿瘤形成,其副作用比传统放化疗要小得多,成本也低。

除了对芹黄素的研究,江秉华和他的团队还通过基因检测分析,尝试指导临床开具适合每一个个体治疗的“基因处方”。目前,江秉华和他的团队可以做30多个基因多态性检测分析,检出如肺癌、乳腺癌等癌症病因,检出率可以达到40%—50%,在找不到完全对应的靶向药物时,可以寻找相近、相关的药物进行治疗。不仅可以减轻患者痛苦,获得最佳治疗效果,还可以降低相关检查费用,减少患者经济负担。

如今,“个体处方”治疗方法已经成为江秉华的科研重点。

实验室外再创事业

2013年,江秉华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他成为南京宁高个体化医疗技术创新中心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首席科学家。

创业,对于一个科研人员来说,不仅仅意味着角色转变。“以前,都是别人来寻求合作,有了公司后就不一样了,我要时常带着技术和成果去跑‘生意’,有时一天就要跑两、三家医院,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江秉华坦言,一开始他有些不习惯,但慢慢在与医院和其他单位的交流中发现,竟然可以给科研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跑跑腿更接地气,在交流中,我能知道别人究竟需要什么,这样反过来就可以指导我们的科研。”

“做生意”就像治病瞄准靶向一样,科研计划要紧紧抓住近年的热点、难点,以及社会的迫切需求。眼下,江秉华和他的团队已经开始针对肿瘤出现的耐药性进行研究。南京宁高个体化医疗技术创新中心与江苏省人民医院肿瘤科合作开展肿瘤个体化诊疗检测,在做检测的同时,还致力于肿瘤靶向药物的研究。

“跑生意”跑出来的经验,还让江秉华在南京宁高个体化医疗技术创新中心上“搭建”了3个特色核心平台:产学研平台、肿瘤个体化医疗服务平台和新药研发平台。“有了这些平台,希望一些初创企业和研究团队少走些弯路。”江秉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