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秋霖:网络卖菜人的原味生活

一个学物流出身的年轻海归,放弃了原本安稳的工作,一头扎进农田里,“折腾”出了个“卖菜网”。他是蔡秋霖,一个海归“卖菜人”。

为吃“放心菜”捣鼓网站

红烧肉里添加了违禁添加剂、老土豆经化学溶液浸泡变身新土豆、茶叶农药残留超标……从日本回国后,蔡秋霖经常看到被曝光的各类食品安全事件,身边朋友们都在问:“我们还能放心地吃什么呢?”

那会儿,蔡秋霖是镇江市城投集团的一员,日子过得安稳。不久,妻子怀孕了,吃就变得重要起来。蔡秋霖有点“坐不住”了。思考了一段时间以后,他决定建个网站——原味生活,结合国外成功案例和国内具体情况,尝试着解决“吃”的问题。说做就做,2011年下半年,蔡秋霖开始着手“原味生活”网站的建设,3个多月后,网站上线了。

网站建成了,想要解决食品安全问题,蔡秋霖认为:“源头还在农产品身上。”于是,他开始琢磨着寻找埋没在乡间的安全农产品。

随后的一段时间,只要有空,蔡秋霖就开着车到镇江市的乡间转悠。慢慢地他找到了一批“良心农”——他们种的农产品有的产量比较低,有的产品价格略高,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可以放心食用。通过交流,建立可追溯、可视化、实名制、网友参与监督的农产品生产体系的想法让蔡秋霖和“良心农”们一拍即合。蔡秋霖筹划着把“原味生活”做成一个“上游”是提供安全货源的农场,“下游”是消费者的连接平台,让安全的农产品从田间直达消费者的餐桌。

种有机菜招来一片嘲笑

2012年,蔡秋霖得到江苏大学农学博士赵青松的技术支持,在镇江市丹徒区选中了一块农场,测试土壤,开荒、育苗、移栽,进行病虫害防治……带着5个农民,蔡秋霖卷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那时,有人听说蔡秋霖要完全脱离农药、化肥、生长激素、除草剂,种有机蔬菜时,嘲笑声四起——“谁都知道,要想产量高不用药哪成?”“这样种出来的菜卖相不好,哪能卖上好价钱?”但蔡秋霖很坚定,挣钱不是他的初衷。

不同品种的蔬菜,生长周期不同,需要一点点摸索。蔡秋霖在日本学习、工作的9年时间里,和室友在公寓10平方米的阳台上,种植过十几种蔬果,多少积累了点经验,再加上赵青松的专业指导,带着农民种菜这件事并没有走多少弯路。

如今,蔡秋霖“试验田”中的蔬菜每年有近114个品种,“试验田”也从当初的1亩扩大到5亩,12亩。

质量有保障“放心菜”不愁卖

种得好,能卖得好吗?

“现在建一个网店很容易,但是没有销量等于白忙。农产品储存和保鲜难,配送也相当棘手。这些问题不解决,农产品就没有销量。”蔡秋霖让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农产品销售问题,他要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好模式。

城里的小区,出了门左边有超市,右边有菜场。有什么办法让顾客选择网上购买农产品?蔡秋霖说,“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你的农产品更有品质保障,同时还更有特色,值得让顾客购买。”

于是,蔡秋霖组建了一个“原味沙龙”,让自家农场范围内的消费者不定期地监督检查种植过程,每一次,蔡秋霖都会全程跟踪记录并把监督检查的内容发布在网站上。监督检查的内容包括农户施什么有机肥、如何无农药治虫等。同时,蔡秋霖还备上农药速测仪接受现场农药检测。这样一来,通过网站会员们间的相互信息交流,加上蔡秋霖承诺的“当天收割,当天交付,专业配送”,好口碑一传十、十传百,“原味生活”农产品的品牌慢慢响了起来。

“慢性子”不做烧钱的电商

2015年,正当“原味生活”做得有声有色的时候,蔡秋霖又干了件别人看上去很“傻”的事——一家风投主动找到他,却被他拒绝了。

在很多创业者看来,项目有人投钱,是件求之不得的事情。蔡秋霖可不这么想,“风投看重的是投资回报,但我看重的是品牌的发展和团队的壮大,‘原味生活’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要自己养大,让它产出我想要的东西。”蔡秋霖说,目前,“原味生活”的受众还只是孕妇、病患和一些注重生活品质的人,要扩大受众,并得到认可,还需要三五年的时间。蔡秋霖说:“不急,我要悠着点。”

蔡秋霖对“原味生活”的发展有自己的执拗。他说,做电商,十家有九家在“烧钱”,可他就不愿意,“烧钱”虽然能够刺激用户,也能让网络平台的流水量非常“好看”,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没有足够的理由让顾客对电商形成依赖。蔡秋霖在等待着一个成熟的市场环境。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慢慢地积累起用户,未来让更多的人吃上安全健康的农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