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独立办公室的女总裁

“女强人”是廖国娟给很多人的第一印象。 
廖国娟与参加金唯智读书日活动的儿童

  自2015年寨卡病毒开始在巴西蔓延,人们一直担心里约奥运会能否顺利进行,尽管最终奥运会受到的影响不大,但近日病毒在新加坡的集中暴发再次令不少人联想到病毒刚刚肆虐时的恐慌。

  “寨卡病毒关键基因的合成,是对于该病毒致病蛋白功能和晶体结构研究的基础,这有助于尽快了解该病毒致病机理和传播途径。”2016年1月,苏州金唯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廖国娟带领团队在5个工作日内合成了超过2000bp的寨卡病毒关键基因,为针对寨卡病毒进行的相关药物和疫苗研究提供指引和帮助。此前,她还带领团队分别在4天和3天的时间内完成了H7N9禽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的关键基因合成。总是与病毒抢时间的“基因女侠”究竟有怎样的故事?

  “最会擀饺子皮”的女强人

  “聪慧”“年纪不大,却极聪明,做研究的时候,她总能找到关键问题,钻进去就出不来,一定要搞清楚为止”……谈起廖国娟,她的同事这样说道。

  见到廖国娟,记者惊讶地发现她竟然没有独立的办公室,而是和员工一起在半开放的工位上办公,这也太没有“架子”了吧。她说:“这里方便跟员工沟通啊!可以更好地了解公司里每个员工都在干什么,随时参与员工的讨论,也可以让公司的员工多了解我一点,比如我并不是一个只会在半夜给大家写邮件,在发布会的时候上台演讲的人。”

  随后,她带记者走进预约过使用时间的会议室进行了这一次的专访。

  “我回国后学会一个词叫做‘心理强大’,我做的很多事在别人看起来很疯狂,但是我自己不觉得。”眼前的廖国娟,干练的短发搭配职业装,声音利落有力,语速很快,感叹词很少。

  在网络上检索廖国娟的履历和她麾下的金唯智,就知道她有多牛。

  廖国娟在清华大学攻读生物化学硕士,随后在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攻读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博士,在哥伦比亚大学完成了生物化学和细胞生物学博士后研究。她是苏州工业园区首位女性“千人计划”人才,2015苏州十佳魅力科技人物,几乎每一次重大传染病(H7N9、埃博拉、寨卡病毒等)来临,她带领的金唯智都是在第一时间进行这些病毒的关键基因合成。

  别人都说她是拼命三郎、工作狂、空中飞人,她却说:“我觉得,我只是内心很有韧性和耐力,不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太开,生活中可以工作,工作的时候也可以抽空照顾一下生活。”

  精力过人的廖国娟几乎每天都坚持做瑜伽。从忙碌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她喜欢和同事、朋友一块儿去“欢乐”一下。“我们经常组织小型活动,大家一块儿做点吃的,唱歌或者一起去拍拍照。”

  她注重条理和逻辑,喜欢提前计划,看重流程和制度化。理性、制度、计划、逻辑……这些看起来都是非常“男性化”的思维惯性,记者问她,作为女性的优势在哪里?她脱口而出:“细心和耐心。”

  还有一点,“我是苏州的清华大学校友里最会擀饺子皮的!”

  “科学家是梦想,创业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廖国娟说,“我从小就是学霸”。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小时候每两三年她就会换一个地方上学,山东、河南、河北、江西都待过,虽然每个地方的教科书都不太一样,但是她到每个学校都能拿到第一名,还会甩开第二名一大截。

  “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是做一名科学家,可以进行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研究。”虽然最终没有继续年轻时的梦想,完整的求学过程却让她“先掌握科学,并看清它真正长什么样”。她说,科学最美的地方,就是对未知的探索和探求,同样,“创业最大的魅力是其不确定性和无限可能,这对我充满吸引力。”

  1999年,完成博后研究的廖国娟开始创业。公司名字叫“Genewiz”,现在的金唯智是英文的中文音译。“我们是做基因的,所以用了Gene(意为基因),而wiz意为‘行家’‘能手’。”

  那一年,廖国娟与合伙人苏中平博士在长岛的一个小实验室收获了第一桶金,那是廖国娟向她做博后时的导师拉来的单子;一年后公司搬到纽约,开始招募职工;两年后搬到新泽西州一号路附近,又开始逐步扩大公司规模;4年后搬到另外一个城市,实验室扩大几倍,人员也翻倍;又过几年,廖国娟发现实验室已不够用,于是又进行扩建……如今,金唯智已发展成在全球拥有800多名员工的大家庭。

  “我对未知有渴求,一直感兴趣的事情,就这么走下去了。”

  平心静气地把事都做了

  企业的成长历程和人生一样,曲折漫长,荆棘密布却又暗藏柳暗花明,真正决定命运的,往往是关键时刻的几个岔路口。廖国娟和她的同事们一次次创造了“奇迹”,让金唯智声名远扬。

  2013年4月,中国国内暴发H7N9疫情。正值清明节放假的团队接到国家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的电话,急需合成H7N9病毒的关键基因,这是研究该病毒致病蛋白功能和晶体结构的基础,借此可以了解该病毒致病机理和传播途径并制备疫苗。一般基因合成需2至3周时间,而廖国娟带领团队24小时三班倒不休息,仅用4天时间就顺利完成了H7N9禽流感病毒的关键基因合成。

  2014年8月,金唯智再次受中国疾控中心委托,仅用3天时间便完成了埃博拉病毒关键基因的合成。2016年1月30日,金唯智接获四川大学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紧急需求,在五个工作日内合成了超过2000bp的寨卡病毒关键基因。

  “在基因合成领域,质量、时间是两条生命线,在突发事件发生时,速度快、质量高并且信得过的品牌非常重要。相关机构之所以会将金唯智作为首选服务商,其一离不开金唯智在行业里服务了十多年的精湛技术和品牌价值;更重要的是公司‘快速’和‘高质’的服务能够在第一时间完成相关任务。”

  2015年年底,金唯智收购了美国贝克曼库尔特公司的基因组业务,进一步夯实了自身在基因组服务方面的综合能力,完善了在中国、美国及欧洲的战略布局。

  下一步,廖国娟的目标是加快实现全球化布局,这场“战斗”已经开始打响。

  “现在和未来会面临怎样的挑战,依然是个不确定的命题,这就是我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