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邱勇:撑起中国的“未来脊梁”

邱勇在查病房时耐心谦和地与病人交谈。刘成贺 摄
 
邱勇在分析患者病情。 刘成贺 摄
 

  编者按:

  全国“科技三会”,尤其是江苏省科技创新大会和省科协九届三次全委会召开以来,全省广大科技工作者广泛开展创新争先行动,涌现出一大批成就突出、贡献卓著,在全省、全国产生一定影响的优秀科技工作者。

  在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到来之际,江苏省科协组织开展先进科技人物宣传活动,在全省范围内发现、举荐了一批优秀科技工作者典型,本报将对这些创新争先先锋进行连续报道,进一步营造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良好氛围,激励更多科技工作者投身创新创业工作。

  脊柱侧弯,俗称“罗锅”,是一种好发于青少年生长发育期的脊柱畸形疾病,中国至少有300万病例。

  要想治疗“罗锅”,必须通过手术强行将脊柱的外形和功能恢复到正常水平。可是脊柱布满神经和血管,稍微不注意,病人就可能因神经系统损伤而瘫痪甚至死亡。因此,脊柱侧弯的矫形手术一直是骨科界手术的“禁区”。

  幸运的是,我国有一位专门挑战“禁区”的骨科圣手,19年来,他拯救了中国9000余名患各种高难度脊柱疾患、濒临绝望的脊柱侧弯青少年,成功改写了他们的人生。他就是南京鼓楼医院骨科和脊柱外科行政主任,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和全国劳模获得者,国际脊柱学会(AOSpine)中国区主席,南京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脊柱侧弯研究中心所长,法国国家外科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邱勇教授。

  探索东西差异

  制定“邱勇方案”

  30年前的小“罗锅”们,并没有如今这么好运。那时的中国脊柱矫形的理念和技术远远落后于国际水平,国内医学界采取非常古老的方法治疗脊柱侧弯,不仅效果差,手术失败率也非常高,所以很长一段时间,脊柱侧弯治疗在中国基本被放弃了。

  1988年,年轻的邱勇远赴法国求学。经过8年的刻苦研修,1997年,邱勇婉拒了导师的盛情挽留,毅然放弃高薪待遇,回到南京鼓楼医院。

  对于他的选择,许多人并不理解。邱勇说:“国内有近300万脊柱侧弯患者正遭受病痛的折磨,解除他们的痛苦才是我最大的愿望。”而这次归来,是他用20年的探索开创中国脊柱侧弯矫形诊疗历程的开始。

  回国后,邱勇很快发现,由于西方人生理解剖结构与中国人有差异,西方治疗脊柱侧弯的先进技术不能直接应用在中国人身上。他很快进行了技术改造,研究创立了“多棒分段三维技术治疗严重复杂脊柱侧弯”的矫形理论,在实践中摸索出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安全有效的严重复杂脊柱畸形综合治疗方案。这项创新性诊疗方案,将脊柱侧弯矫正率提高至70%—100%,被国内外同行誉为“邱勇方案”。

  “邱勇方案”代表了我国目前脊柱畸形矫正外科的水准,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同时,让很多走投无路的脊柱侧弯患者找到了希望。

  打破手术“禁区” 摘取“皇冠上的钻石”

  邱勇并没有就此满足,脊柱侧弯矫形手术是大手术,如何减少手术创伤?脊柱侧弯的成因到底是什么?邱勇带着他的团队,踏上了一边治疗一边探索的道路。

  2001年,邱勇在国内率先开展电视胸腔镜下微创技术,使病人免受“开大刀”之苦。随后,他领导的脊柱外科又开展了胸腔镜下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腰椎管狭窄、腰椎滑脱等一系列治疗,成为国内唯一能够掌握和开展此类国际尖端脊柱矫形技术的医院,得到国内外同行的一致认可。

  2004年,邱勇和杨惠林、郑祖根等教授合作研究的课题《脊柱后路经椎弓根内固定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喜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项研究可以在丝毫不损伤患者神经血管的情况下,使手术的效果达到最佳。现在,这种先进的方法已经大量应用在脊椎骨折、脊柱肿瘤和脊柱侧弯矫形患者身上。

  为了寻找脊柱侧弯的发病机理,邱勇尝试从基因来寻找答案。目前国际上共发现15个导致青少年脊柱侧弯疾病的基因,其中有8个是邱勇团队发现的。

  2009年,邱勇领衔承担的《脊柱畸形的临床治疗和相关基础研究》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这是江苏省临床医学唯一获奖者,也是邱勇团队五年内第二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至此,脊柱侧弯的矫形手术这一骨科界手术的“禁区”终于被打开,严重复杂脊柱侧弯矫治这一手术领域“皇冠上的钻石”被邱勇及其团队摘取。

  挤时间做公益

  为贫困儿童免费手术15年

  非凡的成就,是邱勇牺牲休息和享受家庭天伦之乐的时间换来的。

  邱勇是南京出了名的“号王”。由于前来求诊的都是还在上学的孩子,所以寒暑假是邱勇的工作高峰期,一天能看200多个病人。最忙时,他连续上门诊12小时,“从开诊到结束,他根本没法喝水、上厕所。”邱勇的老搭档、脊柱科护士长陈正香回忆道。

  邱勇在与记者说话时,语速很快。显然,这对于分秒必争的他来说,已经成为习惯。

  然而,这个如此繁忙,在同事、学生眼中“把自己榨得一干二净”的骨科主任,还能坚持挤出时间致力公益,定期为特殊群体病人进行免费手术。

  15年前,一个来自洛阳福利院的脊柱侧弯女孩,成为邱勇公益事业的开端。因为手术费用昂贵,邱勇四处为女孩奔走,寻找慈善基金扶持,最终为女孩成功手术。

  如今,邱勇的公益坚持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爱心企业、个人,以及鼓楼医院医学发展医疗救助基金会等,都成为他公益路上的最大支持者。他和团队救助的对象,也扩大到了云贵、西藏等地区的青少年。

  “今年计划再治疗10个公益病人,如今已经确定5名病患。如果有热心的市民想捐赠,可以联系我们。”采访中,邱勇还不忘给公益事业打个广告。

  因为将大量的时间献给了工作,对于家庭,邱勇内心有些亏欠。记者看到,他将妻子、女儿的照片放在办公室案头。

  幸运的是,他有个开明又浪漫的法国太太。邱勇的妻子艾妮斯对丈夫的事业给予了毫无保留的支持。“我和孩子都是晚上五点半左右吃饭,他回家吃上饭时已经是晚上8点了,所以一年中我们基本不可能共进晚餐。”艾妮斯笑言,结婚20年,看不完的研究生论文、复杂病例资料、学术会议文件,占据了邱勇所有的休息时间,但是她从不抱怨。“我接受他的工作,并且为他自豪。”

  追索遗传根源

  愿世上无脊柱侧弯患者

  邱勇用手术帮助了一个又一个脊柱侧弯患者,但他最大的愿望,是找到脊柱侧弯的成因,有针对性地开展预防工作,将疾病扼杀在摇篮中,让青少年免受手术之苦。

  “目前,我们只知道脊柱侧弯与基因有关。在多年的临床观察中,我们发现这一疾病有很多奇怪现象,比如女性患者远多于男性;女性发病时间多集中在青春期开始发育的一两年,而且家族集聚倾向性明显。这些都强烈提示,这一疾病有它的遗传学基础。”邱勇告诉记者,目前全球针对脊柱侧弯的遗传学研究共有5个团队,美国有2个,中国、加拿大、日本各1个,中国的就是邱勇和他约40人的研究团队。

  “对于突变基因如何造成脊柱侧弯,目前还不是特别清楚,未来10年,可能也无法突破。不过我们接下来还是会继续研究,包括中老年脊柱侧弯等等。我们希望,有一天能研究出相关的预防疫苗。”邱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