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民:用科普为古生物注入“灵魂”

  冯伟民为市民做科普讲解。刘成贺 摄
 
  冯伟民在修复化石标本。刘成贺 摄

  编者按:

  全国“科技三会”,尤其是江苏省科技创新大会和省科协九届三次全委会召开以来,全省广大科技工作者广泛开展创新争先行动,涌现出一大批成就突出、贡献卓著,在全省、全国产生一定影响的优秀科技工作者。

  在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到来之际,江苏省科协组织开展先进科技人物宣传活动,在全省范围内发现、举荐了一批优秀科技工作者典型,本报将对这些创新争先先锋进行连续报道,进一步营造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良好氛围,激励更多科技工作者投身创新创业工作。

  提起古生物,很多人自然而然想到恐龙,或许你能说出好几种恐龙的名称,但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南京古生物博物馆馆长冯伟民希望告诉更多人,古生物学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这些。从早年奋战在科研一线,到如今深耕古生物科普的沃土,他深谙古生物的学术及社会意义。“科学研究与科普都很重要,仅仅发现恐龙化石是不够的,仅仅认识几个恐龙的种类也是不够的。大众虽然不比专业学者,但做好古生物科普对全社会意义重大。”

  从科研到科普 让新发现走进普通人视野

  南京古生物博物馆是中国科学院和江苏省第一个院省合作项目。2004年博物馆的土建工程完成后,从事了20多年科研工作的冯伟民担任起筹备部副主任一职,参与到化石展品征集、布展设计、招投标及布展工程建设等具体工作中,并在一年内就任常务副主任。

  冯伟民回忆,2005年底南京古生物博物馆正式建成对外开放,而当时他还有一些科研课题尚未完成。在博物馆布展工程上花了很多心思和精力后,冯伟民感到今后自己在科普领域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于是,他将承担的科研任务陆续收尾,开始兴致勃勃地琢磨起博物馆的管理运营。

  “从专业的科研领域转向科普,会觉得不适应吗?”记者问。“古生物科普的作用可大了!”冯伟民笑着说,古生物学属于自然科学范畴,必然跟人类本身联系密切。“古生物化石可以跨度38亿年历史,涉及全球各个地区,因此科研人员在野外总是能找到新东西。”“科普不是‘炒冷饭’,我可以做一个桥梁,让南京古生物研究所的最新科研成果通过我们不断走进公众视野。”

  在他看来,让人们了解古生物具有很多现实意义。“这门学科可以激发青少年对自然科学的兴趣,比如通过恐龙入门,进入缤纷的古生物世界,了解到远古时代的环境和相关历史。随着古生物研究的发现越来越多,人类的知识库日渐丰富,公众科学素养得以提升,对‘进化’观点有更深的理解。此外,古生物化石的发现还能帮助人们研究和开发化石燃料,推动地方地质旅游等等,古生物看似来自远古,实际上和我们的现代生活存在很多关联。”

  在一次次科普活动中,恐龙是“常驻嘉宾”,市面上介绍恐龙的书籍也不少,但在专业人士眼里,这些入门级科普显然“不够看”。冯伟民说:“我认为,古生物是非常适合做科普的,恐龙就是很好的切入口,孩子们都很感兴趣,但是在孩子们对恐龙有了一定了解之后,就要发掘更多的特色和亮点内容。”冯伟民开始尝试讲述恐龙背后的故事,比如恐龙蛋、恐龙生活的环境等。“而且我们会不断地将最新研究发现融入宣传,吸纳科学家共同参与科普,让科普‘活’起来。”

  丰富科普形式 让化石“能活动会说话”

  冯伟民说,大多数博物馆的藏品都是静态的,南京古生物博物馆初建时亦是如此。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各种高新技术手段被运用到展览中,参观者通过眼看、耳听、手动等综合性体验,感受到立体的古生物世界。

  澄江动物群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窗口,被誉为20世纪最惊人的科学发现之一,也是古生物博物馆大力宣传的对象。“我们连续研发了以澄江动物群为主题的几项大型互动体验系统,如大型数字弧幕互动《寒武纪乐园》《澄江动物群多点触摸》互动系统和《澄江动物群混合现实》互动系统,多样化的表现手段给科学传播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寒武纪乐园》大屏前,冯伟民兴致勃勃地招呼记者认真观看:“你看这里马上会出现30多种澄江动物群的生物形态,小的只有几毫米,大的几十毫米甚至更大,形状也各不相同,有的像今天的海绵、蠕虫或是水母等等。”冯伟民说,为了让化石“活”起来,他们对澄江动物群化石的保存状态、形态特征、生活习性、行为方式和生态景观等做了虚拟复原,通过数字化多媒体技术、图像处理、影像合成等高科技手段,将寒武纪早期海洋生物群落和生态系统呈现在参观者眼前。

  “很多小朋友都喜欢我们的达尔文实验站,”冯伟民介绍,“工作人员把化石放在修复仪器下面,孩子们穿上白大褂,听专业老师解说化石修复需要的器具,然后戴上护目镜,体验泥沙清理等工作。想在孩子心里种下科学的种子,让他们亲自动手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为了适应小观众们越来越高的学习需求,近几年,冯伟民积极申报各项科普基金,在科普内容、传播方式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尝试。古生物博物馆陆续建成了3D影院、两个科普交互活动区、达尔文实验站、科普临时展览区、所史展区和科普小商品区等,大大增强了博物馆科普教育功能。

  博物馆走出去 把科普课开到每一处

  经过多年苦心经营,古生物博物馆已经成为深受青少年喜爱的科普基地,但冯伟民觉得仅仅这样还不够。“要让孩子们走进来,也要让博物馆走出去。”为此,他作为中国科协全国古生物学首席科技传播专家、中科院南京分院科学演讲团副团长,先后在全国多所学校、青少年活动中心、图书馆、社区等做了60多场报告,努力让老百姓对古生物不再一无所知。

  冯伟民去过很多学校开讲座,他发现要想吸引孩子,内容策划很重要。“市面上介绍恐龙的书籍不少,很多孩子对恐龙已经有一定认识,那就要找准孩子兴趣点,提前与校方沟通好方向和主题,才能让每一次科普讲座更有意义。”

  精心策划的内容,让孩子们迷上了冯伟民的讲座。每次讲座结束后,孩子们都会兴奋地向冯伟民提问,还会拿着书找他签名,或者让他写几句寄语。“最令我感动的是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他们的知识面比较窄,听了讲座后一下子了解了很多全新的知识,眼睛里流露出的兴趣和求知欲,令我非常难忘,也让我意识到要做的还有很多。”

  20多年的科研生涯,10来年的科普经历,冯伟民笑称:“手中的笔不能停。以前是找课题写论文,现在是根据素材写科普文章和图书。我们目前已经编著出版了‘远古生命的探索’丛书,并将利用这些素材制作微视频、微科普、互动产品和网络科普产品,利用新媒体拓宽科普渠道,扩大影响力。”

  冯伟民说,这些年来,他能感受到国家政策层面对科普的重视以及公众科普需求的增长。这让他更加体会到,科研和科普同样重要。研究是为了更好地认识自然,而认知的结果最终要反馈给公众,为社会服务才能彰显更大意义。“一旦公众对科学更加了解,在开展重大科研项目的时候才更容易得到呼应和支持,在这种良性循环下,社会才能在科技的推动下不断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