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杀伤力”真有那么强?

  继科幻片《异星觉醒》中火星生命体“卡尔文”团灭空间站宇航员并向地球进军,《异形:契约》里“契约号”载人飞船探索类地星球时遭遇外星异兽后,日前上映的《变形金刚5》也玩起了“外星生命毁灭全人类”的梗——变形金刚的母星“塞伯坦”星球以“降临”的方式入侵地球,人类随即陷入灭绝危机。

  对于未知的宇宙,人类难掩好奇与兴奋,然而看似娱乐的科幻作品又恰恰折射出人类心中隐隐的不安:外星生命是否存在?如果存在,会威胁到我们人类吗?如有潜在威胁,寻找外星生命还有必要吗?

  概率上,不仅存在还很多

  “从概率学的角度而言,外星生命肯定存在,而且不仅存在,还非常多。”与大多数科学家一样,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科学传播中心主任、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郑永春坚信外星生命的存在,“只不过人类现在还没找到他们而已。”

  在郑永春看来,宇宙充满了生命,“太阳系有八大行星、160多颗卫星,此外还有很多小行星和彗星,作为在太阳系怀抱里的一颗星球,地球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生命;而在整个银河系里,像太阳这样的恒星有2000亿到4000亿颗;在整个宇宙中,像银河系这样的星系又有上千亿个,所以,仅仅从概率学的角度而言,如果地球上的生命不是‘上帝’创造的,那整个宇宙里像我们这样的生命极可能还有很多。”

  既然“邻居”有很多,那为何地球人没碰上面?郑永春认为,这些生命星球距离地球可能非常遥远,甚至遥远到与它们无法联系沟通的地步。“还有种说法是,人类是宇宙的早产儿,我们可能是提前来到这个宇宙的生命,宇宙中未来的生命大爆发可能还没到来,又或者早就爆发过了,总之,地球生命与外星生命同时出现的概率很小。”郑永春解释,人类文明史只有几千年,具备向外沟通能力的时间也就几十年,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与外星生命取得联系不太现实,因为向外通讯即便是光速也要花上几十年、几百年,“这是人类技术能力与认知水平的局限导致的。”

  人类有可能会带去“种子”

  且不谈“土生土长”的外星生命,令人惊讶的是,人类带到外星的生命其实也不少。

  郑永春告诉记者,在国际空间站里,不少地方出现了霉菌,“因为那是人类所在的空间,有适宜的温度、湿度,环境友好,长出霉菌是难以避免的。”据了解,寄生在人身上的微生物多达几十万种,人与它们共生,因此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微生物群落,只要是人去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生命的信息。

  “比如在登月的时候,阿波罗航天员就发现,在他们登上月球前着陆到月球上的探测器,在月球环境中度过两年后,探测器上携带着的微生物依然活着。”郑永春介绍,这种意外发现,促使了行星保护原则的建立,“我们要在外星球上寻找生命,前提是要摸清这个星球的情况,比如上面有没有生命,或者地球生命到了上面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如果地球生命在另一个星球上发展起来,就好像地球某些区域正在发生的外来物种入侵一样,可能会面临难以收拾的结果;还有一种情况,未来,当我们再去那个星球寻找生命时,发现的很可能是此前地球上带去的污染物。由于那是一个全新的星球,在没有确切把握前,万万不可引入地球物种。”

  “陌生人”未必不友好

  在郑永春看来,人类一旦发现外星生命,这之后出现的两者“能否共存、以何种形式共存”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不过,他认为,虽然结果难以预料,但是相信以人类的智慧,我们有足够的驾驭能力,“要不然,人类也不会在地球上这么多物种中脱颖而出。”

  “我们不必害怕,因为人类能发展到现在,仰赖的是勇气与智慧,而不是小心谨慎。”郑永春认为,倘若有一天真的发现了外星生命,也不一定是坏事,“换个角度去想,或许当人类面临灾难的时候,会有另外一个星球接纳人类;又或者是,外星生命曾经用过的技术手段恰好是如今人类发展所急需的。”

  郑永春认为,人类遇见外星生命,可能就像我们在街上见到了一个陌生人,“你会有什么感觉呢?难道你一见到陌生人就很害怕吗?当然,也有可能很友好,甚至你们俩还会发展成一辈子最好的朋友,不仅如此,这个人还有可能改变你的人生命运,所以,遇见外星生命,不一定是坏事。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勇气,两者的相遇也有可能出现好的结局。”

  探索未知是为了解人类自身

  虽说不必害怕,但不可否认的是,外星生命的出现确实对人类存在潜在的威胁,那人类这番苦苦寻找它们,是否真的有必要?

  “我们的目的是探索未知,只要是未知的领域、未知的世界,我们人类都有兴趣去寻找、去探索。其中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更深刻地理解人类自身,以及人类所处的环境。”郑永春认为,人类的未来取决于我们对自然界的理解,“你在一个地区或一个部门怎样才能发展得更好,取决于你对周围世界的理解,理解得越深刻,就越有可能找到一条更好的发展道路。”

  从哲学上讲,寻找外星生命,其实就是在追寻“我们是谁?我们来自哪里?我们去往何处?”的答案;而从更平实的角度而言,则是为了找寻生命的起源,“这是人类天生的好奇心,探索周围的世界,看看周围的世界里有没有我们的同类。”郑永春说,要研究生命如何起源,如何从无生命,发展到出现生命的组成物质,再到形成最原始的生命,然后演化到现在的高级生命,这是一个逐渐演化的过程,“而现在,生命起源研究的关键,就是要了解从无生命到出现生命的最初阶段。这个阶段到底是怎样的?在地球上,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而在其他的星球上,这个阶段或许才刚刚发生。”

  据了解,在国外,有一门叫做“天体生物学”的新兴学科,很受青少年和公众的欢迎。这门学科主要研究生命在宇宙中如何起源,生命在地球上如何起源,这两者有没有联系,存不存在可比性等问题,其理论基础就是生命起源的物理过程、化学过程及生命繁衍的环境条件等。郑永春认为,人类对于生命的理解,目前而言其实还很局限,“我们现在理解的,只是地球上的生命。放眼宇宙,生命可能表现为各种我们难以想象的形态,要寻找答案,人类只能去‘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