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万美元“芬恩宝藏”藏在哪?

  日前,美国新墨西哥州警察总长呼吁当地艺术收藏家、百万富翁福雷斯特·芬恩停止“芬恩宝藏”的寻宝游戏——今年6月初,一名科罗拉多牧师因寻找“芬恩宝藏”被困沙漠致死,他是去年以来因寻宝而死的第二名遇难者。对警方“停止寻宝”的呼吁,芬恩还没有正式回应。或许,芬恩与宝藏的故事本身,要比价值200万美元的宝藏更引人入胜。

  “芬恩宝藏”

  2010年,80岁的芬恩在一个藏宝箱里塞进许多罕见金币和金块,还有自己最钟爱的珠宝首饰,他把这个价值超过200万美元的宝藏放在了新墨西哥州圣达菲市北部山区的某个神秘地点,并出版自传广告世人。几年来,“芬恩宝藏”在美国西南部掀起了一阵寻宝热,但至今没人碰上好运。

  大家都冲着价值200万美元的“芬恩宝藏”而去。芬恩透露,藏宝箱里有265枚金币、数百个小金条、中国的玉雕、黄金做的动物、红宝石、蓝宝石、翡翠和钻石等贵重首饰。

  在其自传《追逐的快感》中,芬恩给人们留下了一首蕴藏9条线索的寻宝诗。此后不久,他又通过媒体宣布第10条寻宝线索是“藏宝箱在海拔超过5000英尺(约合1524米)的地方”;2013年公布的第11条线索是,“没有必要在古旧建筑附近寻找藏宝箱,宝藏与建筑不存在任何关联”;最新公布的第12条线索是“我从来没有说是‘埋’在某个地方”。

  多年来,也有人宣称自己已经找到了“芬恩宝藏”,但没有一个人能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芬恩称,据他所知,应该还没有人能按准确的顺序破译他的寻宝线索,但一些人已很接近藏宝地点,或许只差200英尺(约合61米)。

  在自传出版之前,甚至连芬恩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都不知道他这个疯狂的举动。“我的两个女儿不屑于去寻宝,她们一直嘲笑我疯狂,但若是我的外孙们出门去寻宝,我倒不觉得奇怪。”芬恩说,“我藏宝的动机主要是让年轻人不要总待在家里玩计算机和发短信,而是出门到山上去冒险。”对埋藏宝藏的原因,芬恩这样解释。

  自小冒险

  芬恩自小热爱冒险,他在得克萨斯州中部的坦普尔长大,父亲是一名小学校长。小时候,芬恩家里很穷,但他和哥哥从来不缺少冒险的大自然。芬恩自小就热爱阅读冒险小说,每个暑假都和哥哥泡在黄石公园冒险,一起寻宝。有一次,由于兄弟俩意见不合,芬恩被独自留在了一条乡村道路上。

  作为校长的儿子,芬恩有点惭愧的是,他没有上大学,但高中毕业后他报考了美国空军,以冒险的勇气争得了属于自己的荣誉。芬恩在美国空军服役20年,曾被派往越南348天,其间任职指挥官并执行飞行战斗任务328次,曾两次被击落,大难不死。

  但这份荣誉日后也困扰着他,“在最近的一个梦中,我梦见政府统计出我杀死了多少人,他们准备把数字告诉我。”芬恩在一次采访中说。因此,当上级准备晋升他为中校并转为文职时,他以不喜欢文职工作为由退役了。退役不久,芬恩就把家当塞进汽车里,举家搬迁到新墨西哥州。“由于越南的这段艰难经历,我希望世界能停止,只有在圣达菲山区,穿着远足鞋、牛仔裤,我才能安安静静地继续生活下去。”芬恩说。

  由于习惯了军队训练早起,在新墨西哥州的第一天,芬恩凌晨4时就醒了,然后才想起自己已处在完全不同的环境,要做完全不同的人。后来,芬恩干脆利用早醒的这段时间思考:我在这里要怎么营生?我的优势是什么?

  收藏致富

  于是,他想到了艺术品收藏行业,从退役军人到收藏家,如此大的转折,为什么?“我进入艺术品收藏行业或许是因为我根本不喜欢艺术品。”芬恩幽默地说,“我考虑的因素只有利润率,艺术品买卖利润率高,低价买来的艺术品经过包装,一夜之间就利润翻倍。”

  芬恩的另一个明智之处,是他更关注买卖中的关键因素——人,也就是买家。芬恩经常邀请名人来参加自己藏品店的展览,并在自己的旅馆免费提供食宿,因此结识了拉夫·劳伦等知名时尚界人士和大导演斯皮尔博格等名人,通过名人效应使自己进入名流圈子,积攒了小名气,他的藏品店也成了远近闻名的艺术品交易中心,曾收藏交易过美国画家、雕塑家弗雷德里克·雷明顿,美国现代女画家乔治亚·艾琪芙等人的名作。

  一位曾见识过芬恩做买卖风采的客人回忆说,他曾看见芬恩和女顾客谈笑风生,当下就赠送了她一条项链,“那可是价值2000美元的项链!可是后来这位女士的丈夫大概购买了价值50000美元的画作。”他说。

  芬恩说,他曾雇用过8名拥有艺术博士学位的店员,但后来把他们都解雇了,因为他们更关注的是艺术品的本身,而不去考虑要买这些艺术品的人。

  患癌藏宝

  1988年,就在芬恩生意蒸蒸日上之时,他被诊断出肾癌。不久前,他的父亲也被诊断出癌症,父亲用一把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芬恩认为这是体面的死法,但他希望做得比父亲更有趣些。于是,他想到了藏宝。按照设想,芬恩会带着财宝前往某处藏好,在藏宝箱里放上自己的自传,然后在附近一个风景令人愉悦的地方死去;又或者,在藏宝箱里放上自己的骸骨,但这个计划比较难操作。

  为了达成自己的计划,芬恩首先要请人帮自己写自传,但他熟悉的作家朋友都不肯接这个活,“这个计划太吓人了,这意味着找宝藏的人就是去挖你的坟。”他们说。“最后,是我自己毁掉了这个计划,因为我活下来了。”芬恩说。

  但藏宝的念头一直在芬恩心头萦绕。他淘到了一个古董铜质匣子,逐年往里放财宝,其中有他在阿拉斯加淘来的一瓶子金沙、大大小小的金块、早期用金子制成的动物小雕像、各个国家和不同时代的金币、金和翡翠做成的戒指、蓝宝石手链等等,10年来装了整整一箱。偶尔,芬恩会把宝箱拿出来给朋友看,试探一下人们的反应。通常,朋友们会瞪大了眼睛,然后哈哈大笑。“我希望人们打开藏宝箱时会有被震惊的感觉。”他说。

  2010年,在自传完成的同时,他把最后两件心爱之物放进箱子:一个绿松石手镯、一个点缀着宝石的印度风格项链,一起放进去的还有一本塞在一个橄榄油瓶子里的自传,书中的字小得要用放大镜才能分辨。

  在不为人知的某一天,他开车把这些宝物运出家门,搬运这些重达36斤的财宝,80高龄的芬恩分了两次才搞定。芬恩把这个箱子藏在了新墨西哥州圣达菲以北的山里,然后自费出版自传,广而告之,邀请大家寻宝,并在书里留下一首藏有9个关键线索的诗。为了避免人们说他以宝藏为诱卖书赚钱,芬恩把书捐给书店,让人们免费取阅。

  至今7年过去,依旧没有人找到“芬恩宝藏”。芬恩表示,宝盒可能明天就会找到,也可能100年都找不到,“宝藏如果明天被找到,我将很高兴,若是要100年才找到,我也无所谓。”他说。

  7年来,这个年逾八旬的老头子已收到超过一万封向其询问寻宝事宜的电子邮件,其中包括18封求婚情书。有媒体评论称,或许芬恩从这个藏宝游戏中得到的乐趣已超过财宝的本来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