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法律老掉牙,宇宙大战怎么办?

  近日,国外媒体报道,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的科学家与律师正起草第一份太空战争法案,包括发射激光、攻击卫星的规则等,旨在为地球上空“灰色地区”立法。他们希望更新《太空公约》,防止科幻电影中的星际战争成真。21世纪,宇宙的和平能维持下去吗?

  《太空公约》签署50年,空泛但管用

  美英等国人士研究修订太空法,契机是第一份太空法案出台50周年。1967年起,联合国相继制定了五个国际公约:1967年生效的《关于各国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与其他天体活动所应遵循原则的条约》;1968年的《营救航天员、送回航天员和归还射入外层空间的物体的协定》;1972年的《空间物体所造成损害的国际责任公约》;1976年的《关于登记射入外层空间物体的公约》;1984年的《指导各国在月球和其他天体上活动的协定》,它们构成了《太空公约》的主体。

  这些公约的名字挺绕口,为了简便,我们姑且称之为《外空公约》《营救协定》《责任公约》《登记公约》《月球协定》吧。

  这几大公约体现了和平共存的决心。所有国家都认同,太空中应该将隔阂和敌对丢到一旁,太空探索是全人类共同的事业。如几年前的电影《地心引力》有段情节:美国航天员在太空遇险,为了逃生,奔向中国的太空舱,并驾驶它返回地球。这完全合法。因为中国1982年加入的《营救协定》中明确写着:假如宇航员在外太空遇到危难、灾害或意外,其他国家的宇航员、航天员有责任施以援手,而遭遇危险的宇航员落入地球,其他国家也有义务、有责任第一时间援助,而且把宇航员送至其所在国家。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太空法研究者康毅指出:“现有的国际外空法律制度,主要是由五个外太空法公约中规定得非常关键、但是很笼统的基本原则,一系列控制武器的条约,一般的国际法以及各空间物体发射的实践构成。另外还包括一系列的外空商业利用协议和建立政府间外空组织的协议。”

  现在看来,人类已经摸索出了一套不怎么系统、但挺管用的太空法律体系,它包含大大小小的惯例。比如说,各国发射到空间中的卫星或其他物件,都要在联合国登记,通报给大家。

  法律有漏洞,别让军备竞赛钻空子

  尽管太空安全现状基本令人满意,但并不意味着它永远管用。如果有国家要钻空子,几条公约的漏洞还是挺多的。

  康毅指出,比如《外空公约》规定不能在太空放置、部署大规模毁灭武器,但没有禁止放置、部署其他武器,也没有禁止各种武器运行、通过。《外空公约》禁止军事化天体,但没有禁止在天体以外的外层空间进行此类活动,给太空战留下了很大的法律空间。《外空公约》提出“避免有害污染”,但没有界定“有害污染”的范畴。

  再比如,空间碎片加速增多,令各国深为忧虑。在电影《地心引力》中,空间碎片碰撞到了空间器,引起连锁毁灭,最终摧毁了几乎所有的太空站。而《责任公约》和《登记公约》里对空间碎片的跟踪确认,就不太有效。

  还有,《月球协定》现在尚未被多数空间大国签署。康毅认为,《月球协定》提出“月球及其自然资源均为人类共同继承财产”,这一措辞不如《外空公约》中的“为了所有国家的利益”和“人类共同的事务”容易被接受。

  尽管以上法律瑕疵仍是小事,但无理性的军备竞赛往往起于青萍之末,就像里根对戈尔巴乔夫说的:互不信任因为手握刀枪,手握刀枪因为互不信任。

  目前,大多数国家支持和平利用空间,反对空间武器化,但美国对此持保留态度。2000年,联合国日内瓦裁军大会上通过了“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决议,美国是三个弃权国之一。美国国内一直有政治力量认为太空军事化不可避免,美国必须取得并维持太空的主导地位,以实现太空安全。《美国空军2025年》战略报告认为,2025年世界地缘政治将有重大变化,大战可能不会在地球表面进行,部分会发生在空间。美国做了相应的规划。

  俄罗斯从战略火箭军中独立出的新军种“天军”,包括军事航天和导弹防御部队。他们在摧毁太空目标的高速飞行器研究上维持优势。

  2007年,中国成功用导弹摧毁了一枚报废的在轨卫星,这是美国1985年同类实验成功后的第一例。当时引起了国际震动。另据外国军事媒体报道,中国在卫星抓手、太空激光武器等项目上进步很快。

  怎么从法律层面防止太空军备竞赛发生?康毅认为:“通过建立对太空监督核查机制来约束相关国家的太空行动,对于防止太空军事化尤为重要。”

  宇宙生意还没来,忧虑战争有点早

  尽管宇宙和平悬而未决,但也有观点相信,人类能够处理好太空中的潜在争端。

  “没有理由对太空安全的未来悲观。”英国威塞克斯的布朗特研究所太空安全学者威廉·菲尔波特说:“我想举出南极的例子,尽管一直有国家声称拥有其部分主权,但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南极大陆的竞争始终是科学上的竞争,是透明的。南极大陆有部署导弹或者建立军事港口的危险,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此处关键是每个国家都不认为其他国家有动机在南极破坏这一令人满意的秩序。每个人都知道南极的商业利益遥遥无期。”

  菲尔波特认为:“当前还没有可行的太空商业计划。我看不到外太空对立能带给任何人好处。开采月球的核燃料或许能盈利,但那至少将在一个世纪后。”

  “开发新边疆的国际合作已经有了成功的案例,就是电磁波空间的管理。”菲尔波特说,“在发现能够利用云层和卫星去传播信号后,各国很快就在分配频率上达成了一致。我们不会为了传播自己的信号而去干扰和抢占别人的财产。有一些偶然冲突,但不是大规模的。”

  “在接近地球的空间里会有一些忧虑。一些成功的武器实验预示了加大的安全压力以及恢复互信的难度。”菲尔波特说,“但那不会比上世纪70年代签订反导条约所要对付的情况更麻烦。很难想象未来会出现一种武器,破坏力比穿越大气层的核弹头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