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瞧南京考古有啥新宝贝

  栩栩如生的胡人俑、精美绝伦的玛瑙腰带……2016年是南京的“考古大年”,全年有各类考古项目246项,考古勘探总面积达738万平方米,发现古代墓葬、窑址、窖藏、城墙、道路、水井等各类遗迹230余处,出土各类文物标本3500余件。近日,由南京市文广新局和南京市博物总馆联合主办的“发现金陵地下之美——南京考古2016年度成果展”在位于朝天宫的南京市博物馆揭幕,集中介绍了2016年度南京十项最重要的考古新发现,并展出了200余件新出土的珍贵文物,为南京市民揭开了地下宝库的神秘面纱。

  首度发现唐贞观年间官墓群

  雨花台区冯韦村后山头墓地,是去年南京考古界聚焦所在。考古专家先后在这里发现30多座从六朝至明代的古墓。其中最早的是东晋梁州刺史张光家族墓(2015年发现)。

  “发现张光家族墓后,我们在附近进行勘探,又发现了唐朝、宋朝、明朝的多座墓葬。”负责这一项目的考古专家陈大海告诉记者,他们首先发现了三座唐代墓,这三座墓规模宏大,结构精良,是我国南方地区迄今发现的最大唐代墓。

  陈大海介绍,其中一座唐墓中出土了墓志,可惜上面的文字已无法辨认。多块铭文砖上面分别有“贞观十九年”“毛明府”等字样。这是说这座墓葬建于唐初的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墓主姓毛,“明府”,是汉唐人对太守的尊称。这位毛明府可能是南京人,在北方当官,辞世后葬回南京,随葬器物可能来自北方。

  隋唐时期,南京的政治地位被刻意压制,南京地区此前发现的唐代墓极少,这三座唐墓里出土了90件文物,从镇墓兽到胡人俑、侍女俑、文官俑、马俑、骆驼俑,陪葬品都是整套的。有趣的是,墓室中的侍女俑体态都很苗条,这是因为唐初审美还是延续了南朝,以肥为美那是再往后几十年的事了。

  宦官墓再现明朝宫廷场景

  南京市雨花台区天隆寺塔林是南京一处重要的名胜古迹,现存多座明清高僧的塔墓。去年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在此新发现了48座墓葬,年代从六朝一直延续到明清。其中的15座明清墓最为重要,包括塔墓、骨灰墓、茔园墓、砖室墓。

  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祁海宁介绍,去年发现的明清墓葬,不仅有高僧的墓葬,还有多座保存完好的明代太监墓,天隆寺15座明清墓群,其中3座墓为僧人墓,7座为宦官墓。砖室墓的主人是明代太监,来自明“宫廷十二监”的神宫监、御马监等“单位”。

  “因为无后,明代的太监死后可将财产供奉给寺庙,寺庙方就担当起帮他们料理后事的责任。”祁海宁说,天隆寺发现了太监墓群也印证了明代太监们“依寺建坟”的习俗。天隆寺塔林中出土的玉腰带、龙头镶宝石金带钩、青花瓷盘、象牙筷、玛瑙腰带、玉簪等精美文物,使人眼花缭乱,折射出明代南京宫廷生活,以及太监的雄厚财力。有意思的是,太监墓中还发现两只金戒指,上面的铭文是“忍”“耐”二字,暗示着这些太监的心路历程,十分生活化,值得玩味。

  明城砖烧制地点有新发现

  展厅现场,从南京栖霞区官窑村出土的“应天府上元县”铭文砖,吸引了众多观众好奇的目光。记者了解到,经过考古发掘和专家考证,官窑村发现的明代大型砖窑遗址系当年为修筑明城墙而建造的大型官营烧造基地。去年7月至10月,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在栖霞区摄山街道官窑村进行考古勘探时,发现了近百座大型砖窑,其中大多数为明代砖窑。砖窑的形状分为圆形、马蹄形、长方形和梯形4种。其中,圆形窑数量较多,窑体内部的火膛、窑床、烟道等结构保存完整。

  南京城墙砖产地不一,文献中只有零星记载,不甚详实。相关专家介绍,明初修筑城墙时,朝廷在对各地征派烧制城砖任务时没有平均摊派,而是以长江中下游水系相通的各府、州、县作为城砖的烧造基地,以便通过水路进行长途运输送至南京。根据近年来的研究发现,南京城墙砖的烧造地点涵盖今江苏、安徽、江西、湖南、湖北5省之地,其中修筑明城墙的大部分城砖来自江苏以外的其余4省。

  考古研究所胡宁所长表示,此次发现的其中墙砖上写着“应天府提督尚元”,印证了这里曾是明城墙墙砖烧制基地,并且规模还不小,也就是说,南京也有大型的烧制明城墙砖的地方。目前栖霞区正对此做“官窑遗址保护规划方案”,这处考古遗址将进行原址保护,规划建设官窑山城砖遗址公园以及官窑遗址博物馆。

  “一墩多墓”葬俗奇特

  在南京的溧水、高淳两个区,有着大量的春秋土墩墓。2016年,南京考古工作者对这些土墩墓的探索,也有了新的进展。在高淳区永城路以东,双高路以南的一座夏家塘土墩上,考古专家共发掘了九座古墓,墓葬均为土坑竖穴墓,出土了铜鼎、铜锛、铜箭簇等器物,时代为春秋早期至中期。

  据了解,土墩墓是江南地区特有的葬俗,有的一墩一墓,有的一墩多墓。胡宁介绍,夏家塘春秋土墩就为“一墩多墓”,对研究春秋时期高淳这个地方贵族基层的葬地、研究土墩墓葬制具有重要意义。考古工作人员在那里考古发掘了一年左右,共清理了9座土坑,出土了竖穴墓,有一个祭祀台,铜鼎、铜锛、铜剑镞、瓷碗、瓷钵、陶罐等随葬品。

  胡宁从出土情况分析,这个土墩墓墓主是一个身份显赫的贵族。现场发现了5座巨大的石床,每一座石床都有五六米长,两三米宽,这些石床上还聚集着青铜器,这在整个江苏都是首次,也充分说明这个墓主身份的尊贵。在春秋时期,一般的土墩墓出土文物都是陶器和早期瓷器,青铜器少见。

  据悉,2016年最重要的十项考古新发现包括:江宁区秣陵镇中庄“周代”遗址、高淳区夏家塘“春秋”土墩墓遗址、雨花台区冯韦村后山头“六朝至明代”墓地、雨花台区铁心桥吴尚村孙吴墓葬、雨花台区西善桥梅家山“东晋”墓地、栖霞区尧化街道翠林北路“南朝”墓葬、秦淮区白下路市工人文化宫项目“六朝园林”遗址、雨花台区天隆寺“西晋至明代”墓葬、秦淮区裘家湾“明代”通济门瓮城遗址、栖霞区官窑村“明代”官窑群遗址等。展览展出文物的年代从周代、春秋、六朝直到明清,几乎涵盖了南京地域文明演进的各个主要阶段,展览将持续到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