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故宫为一名农民举办追思会

  32年前,一位农民将从自家院里挖出的19件珍贵文物,悉数捐给故宫博物院。32年后,闻悉这位农民不幸离世,故宫博物院为他举行了追思会。这在故宫博物院的历史上是第一次。

  6月22日,故宫博物院在建福宫花园敬胜斋举办“何刚同志追思会”。那么,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何刚与故宫的不解之缘

  前不久,在外打工的何刚在一次工程事故中不幸离世。故宫方面宣布在6月22日为他举办追思会,这个消息也迅速引发热议。何刚与故宫的故事需要回到32年前。

  1985年的秋冬之交,商水县固墙镇固墙村的农民正忙着出红薯。22岁的村民何刚在自家宅基地中挖坑准备支石磨,也不知道挖了多深,突然一口大土缸呈现在他面前,打开后发现,里面有瓶子、盘子和小船,看起来非常精美。有着小学文化水平的何刚猜测,这可能挖到文物了。

  当天晚上,何刚拿了其中几件东西,敲开了时任村副支书刘红恩的家门。“他一见面就说挖到宝贝了,问该咋弄,能卖不能卖,别出了啥问题,尤其是别叫人弄跑了。”今年65岁的固墙村支书刘红恩回忆,当时的何刚满是担心。最终,他和何刚慎重商议后作出一个决定:不能卖、不能犯错误、不能因为这出事,要给国家。

  “但我们不懂啊,就商量咋样才能给国家,这时候想到了一个人,固墙食品公司的主任于东汉,于东汉是当兵转业干部,他有个战友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警卫队。”刘红恩说,他和何刚找到于东汉说了此事,于东汉答应和他们一起进京。

  在家准备了两天,何刚、刘红恩、于东汉3人一起动身了,他们搭乘于东汉一位战友的车先到漯河,而后买火车票去往北京。“第一次去我们没有把文物带完,只带了几件,用一个纸箱子装着。”刘红恩说,在火车上都没敢合眼,3双眼睛紧盯着箱子,生怕有啥意外发生。那时候的心情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忐忑,在没有跟故宫接头之前,他们感到身上肩负着一项巨大的重任。

  如今何刚、于东汉都已离世,据刘红恩回忆,到达北京是夜里,他们没有住旅店,因为来前已经电话联系了于东汉在故宫的战友,他们连夜到了故宫北门。就这样,他们随后在警卫的带领下,搬着箱子进了故宫,见到了故宫文物管理处的梁金生先生。“当时专家说,先把东西放这儿吧,回去看看还剩多少件,都带来吧。”刘红恩说,他们3人就回了河南。间隔几天后,他们将剩余的文物全部带上,再次去了故宫博物院。

  这一次去,故宫把文物收下后,给了何刚等人9000元钱。“8000块钱算奖励,1000块钱算我们两次往返的路费。”刘红恩说。

  这个时候,何刚家挖出宝藏的事情渐渐传开。今年77岁的村民智告回忆,当时有文物贩子找到何刚家,“掂一麻袋钱要买何刚的文物”,何刚说都给国家了。文物贩子不信,觉得他留的还有,后来三番五次有人上门,全都是空手回去的。

  哪些文物需上交国家?

  其实,像何刚这样将意外发现文物捐献出来的人还有不少,时常见诸报道。比如“壶关一农民挖出文物无偿捐献”“宝鸡农民盖房挖出青铜器捐给国家”等等,也都得到了相应的荣誉。但也有人挖出古墓葬,发现文物后意图倒卖,得到应有的惩罚。之前曾有报道称“西安农民自家院子挖出青铜器,私自倒卖获刑15年”。

  “我国《文物保护法》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一位律师表示,法律也规定主动上交文物的单位或者个人,由国家给予精神鼓励或者物质奖励。

  《文物保护法》还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会同公安机关追缴文物;情节严重的,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其中又分为两种情形,即“发现文物隐匿不报或者拒不上交的”以及“未按照规定移交拣选文物的”。

  “如果是祖传的文物,所有权明确,是不用上交的。”该名律师表示,按照我国其他相关法律规定,地下埋藏文物所有权归国家,“地下挖到文物不上交,属于侵占,是可以判刑的。这个就与文物价值有关系了:价值大,量刑就会比较重”。

  缺位的文物捐赠制度

  由于目前我国文物捐献制度仍存在一定空白,对于“捐赠”,有声音质疑:从法律上界定,何刚应算“上交”文物,故宫博物院何来“捐赠”一说?

  对这一问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中国现有法律对主动上交文物者应享有的精神奖励和物质奖励,缺乏明确标准,如此很难调动民众积极性。

  一方面,因为捐赠的文物价值和发现地点、文物级别、时代等都不相同,所以很难制定统一的标准;另一方面是我国盗掘、贩卖文物现象屡有发生,保护形势非常严峻。“文物是得到保护还是流失,都在一念之间,”单霁翔说。

  应当树立正确理念,“劳动人民都是跟着案例走,”单霁翔认为,如果普通人都知道什么是对的,就会跟着做下去。

  单霁翔认为,对于文物捐赠者应出台政策予以奖励,并在捐赠者遇到困难时给予帮助。“不能让捐赠者的家属连生活都过不下去,而是让他们知道社会不会忘记你。”

  故宫博物院给予何刚“捐赠者”身份,是对守法者的一种鼓励和认同。“故宫做事情引导性比较强,希望能带动其他博物馆进行探索,”单霁翔说,故宫博物院期望有更多社会公众能够积极参与和支持我国博物馆事业发展,同时也会与各级政府和文物部门一道,共同担负起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神圣责任。

  2000年,故宫设立“景仁榜”为文物捐赠者留名。时至今日,榜上共有787个名字,何刚位列其中。数据统计显示,建院92年以来,故宫共获捐3.4万件文物。 宗 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