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史上最贵“平底锅”——兮甲盘

  史上最贵“平底锅”啥来头

  “兮甲盘”因制作者兮甲而得名。兮甲,字吉父、吉甫,即尹吉甫。金文作兮甲、兮伯吉父。

 经学者考证,尹吉甫是湖北房县人,为2800年前周宣王的重要辅臣,是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军事家。因为尹吉甫担任的官职是内史,西周时内史又称“内史尹”或“作册尹”,简称“尹”,所以“尹”是官名。

  作为《诗经》的主要采集者,尹吉甫被后世尊称为“中华诗祖”。尹吉甫晚年被流放回房县,死后葬于青峰山。至今,房县有大量尹吉甫文化遗存。

  高11.7厘米、直径47厘米的“兮甲盘”是尹吉甫的遗物。此盘为青铜质地,盘体呈圆形,附耳,盘沿边缘饰有花纹,由于底座圈足缺失,造型类似今天的“平底锅”。

  铸于西周宣王五年(公元前823年)的“兮甲盘”,系尹吉甫所作,南宋时出土,由宫廷收藏。内底铸铭文133字的“兮甲盘”,记述了尹吉甫遵天子之命征伐严允,获得战功而受赏赐一事。此盘对于研究西周的官制、战争、封赏、税赋、奴隶、贸易管理、文化及体制具有重要意义。

  南宋文人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卷中有记载:“周伯吉父匜盘,铭一百三十三字。”张抡文中所引文字均见于盘铭。

  “兮甲盘”铭文验证了《诗经·小雅·六月》中的“文武吉甫”就是兮伯吉父。

  元朝时“兮甲盘”

  曾被用来烙饼

  元朝书法家、藏书家陆友仁《研北杂志》记:“李顺父有周伯吉父盘一百三十字,家人折其足,用为饼盘。鲜于伯枢验为古物,乃以归之。”说的是元朝宰相鲜于枢,喜收藏。一次,他在僚属李顺父家发现一只铜盘,已被家人折断盘足作为饼盘,鲜于枢细心考察,断定是古代器物,遂将盘收藏。此盘就是有长篇铭文、传世西周重宝“兮甲盘”。

  据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资质资格认证部主任张习武透露,“兮甲盘”圆形,附耳,遗憾的是盘足缺失,皆因元代李顺父收藏时被其家人折断盘足后当成烙饼用的“饼铛”。

  张习武表示,尽管有所折损,但“由于兮甲盘流传有序,铭文非常完整,内容涉及战争、封赏、天赋制度等,故此盘价值不亚于毛公鼎,堪称国宝中的国宝”。

  赫赫有名的“兮甲盘”历经数代名贤收藏传递,直到清末民初辗转至大收藏家、鉴赏家、著名学者陈介祺之手。清朝陈式芬《捃古录金文》中说,“兮甲盘”为“直隶清河道库器,山东潍县陈氏得之者都市”。清朝收藏家方睿益《缀遗斋彝器款识考释》中也说,“见元人《研北杂志》,后入保定官库,今为陈寿卿编修所藏。”

  “兮甲盘”历经宋、元、明、清大家收藏,民国时流失,不知去向。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日本书道博物馆传出收藏“兮甲盘”的消息,后经多位专家鉴定,这是一件民国时期伪造的假青铜盘;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中文大学也曾传出收藏“兮甲盘”的消息,后经专家鉴定,发现盘中铭文与原始拓片相差太远,这一铜盘也是伪造的。

  辗转数百年

  书写新传奇

  国宝“兮甲盘”究竟遗落何处,百年无人知晓。

  从此,人们只能从清朝两位金石学家陈介祺、吴大澂等人遗留的拓片上看到盘的图案和铭文了。随着近年散佚海外的珍贵文物纷纷回流祖国,“兮甲盘”终于露出端倪。

  据了解,2010年,一位热爱祖国传统文化的华人慧眼识珠,花重金得到了这件传世三千年的国宝重器。

  2014年,“兮甲盘”悄然回到中国,经多位权威专家鉴定,为真品无疑。它的回归,与2006年商代“子龙大鼎”回归祖国(现藏国家博物馆)、2013年“皿天全方罍”回归祖国(现藏湖南博物馆)一起,被称为近年我国文物回流三件大事。

  事实上,开卷观史,常感慨无巧不成书。《后汉书·西羌传》言:“武乙暴虐,犬戎寇边,周古公逾梁山而迁于岐下。”《诗经·閟宫》赞:“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正是犬戎的威逼,让周太王公亶父自豳迁入岐山周原,经季历、文王两世耕耘,至武王夺得天下。两百年间,周与犬戎兵火频仍。在宣王昙花一现的中兴后,子幽王贪腐荒糜,烽火戏诸侯,失信于人。最终,犬戎在申侯引领下,攻入镐京。幽王身死,西周覆灭,可谓成也犬戎,败也犬戎。

  无独有偶,又一轮回悄然而至。靖康之变后,宋室南迁,以武林作都,升为临安府,期望“绍祚中兴”。然国难之时,地不爱宝,象征西周中兴的兮甲盘现身,庋藏内府,自此与这块土地结下不解之缘。元代大书法家鲜于枢37岁定居西子湖畔,在虎林筑困学斋,机缘巧合得兮甲盘。

  辗转数百年后,失而复得的吉金宝器,亮相杭州西泠2017春拍,在这里又书写了新的传奇。宗 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