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歪了:命途多舛的匈牙利王冠

  眼下,由上海博物馆和匈牙利国家博物馆联合举办的“茜茜公主与匈牙利——17-19世纪的匈牙利贵族生活”特展正在上海博物馆举行。此次展出展示了来自匈牙利国家博物馆的149件馆藏精品。其中,一个带有倾斜的十字架的圣冠颇为引人注目——你一定会好奇,为什么圣冠上的十字架是歪的呢?

  王冠的不凡身世

  “匈牙利圣冠就像犹太人失落的方舟”,14世纪以来,王室的权力不仅仅是抽象的王权,而是有一个具体的象征对象:圣冠。“这也意味着匈牙利王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他们不是在寻找一个国王创造一个王冠,而是要为王冠找一位国王。”可见,匈牙利人对圣冠十分尊崇。

  第一次把这顶圣冠戴在头顶的国王是斯蒂芬一世(975年-1038年,他在位期间,强制推行天主教信仰。在公元1000年或者1001年,教皇为他加冕,匈牙利因此升格为王国),因此,圣冠也被称为圣斯蒂芬王冠,它第一次被称为圣冠是在1256年。王冠呈椭圆形(宽20.39厘米,长21.59厘米),因为其直径大于普通人的头的宽度,因此,在加冕期间,国王不都得不在王冠内放一个半球状的皮革衬里。如果国王在加冕仪式上不戴圣冠,其合法性就无法得到承认。王冠的重量是4磅8.52盎司,约为2056克。王冠的上下两部分合金比例不同,也不对称。最初的圣冠并没有保存下来,现存的圣冠是后世重新制作的,由匈牙利国会议事堂永久保存,此次上海博物馆展出的是圣冠的复制品。

  圣冠由三部分构成,拉丁王冠、希腊王冠(又称拜占廷王冠)和十字架。拉丁王冠是由四条金片制作而成,每条金片5.2厘米宽,每两个对角金片的对角线距离为7.2厘米。上面有两个复古风格的大写字母——T(Thomas)和U(Paulu),这是拜占庭硬币中的拉丁字母风格。

  圣冠的下部是希腊王冠,希腊王冠宽5.2厘米、直径20.5厘米,上面镶有珍珠、宝石、景泰蓝彩片,是11世纪由拜占廷帝国皇室珠宝厂制造的。上面还有一句铭文:ΓΕΩΒΙΤΖΑ ΠΙΣΤΟ ΚΡΑΛΗ ΤΟΥΡΚΙΑ,意思是“格沙一世(匈牙利大公,940年-997年),土耳其土地的忠实的仆人”。格沙一世执政时期,匈牙利还不是一个独立的王国,这句话也透露出匈牙利教会可能是希腊东正教会的分支,从而处于拜占庭君士坦丁堡的管辖之下。希腊王冠(绘有圣徒像的部分)是约1070年拜占庭皇帝送给格沙一世的礼物。这部分王冠后来与拉丁王冠镶接在一起。

  圣冠顶端的十字架连接在拉丁王冠之上的工艺并不精细,而是以一种近乎简单粗暴的方式与圣冠连接在一起。有这样一种说法:我们今天看见的圣冠上的十字架可能并不是起初的十字架,最初的十字架是双面圣髑十字架,它包含了三片真十字架(耶稣被钉的真正的十字架)的碎片,以彰显圣洁。“拥有这个十字架的人将再次拥有真十字架的力量”,因而在1551年战乱时,匈牙利王后伊莎贝拉同意交出圣冠,但是为她的儿子约翰·西格斯蒙德拿下了圣冠顶端的十字架。约翰·西格斯蒙德将十字架戴在他的胸前,直到死亡。而现在圣冠上的十字架是16世纪附加上去的,在17世纪被弄歪。

  圣冠作为王权的象征,在战乱和外族入侵时期,几经辗转,数次易主,可谓是饱经磨难。也有传言说,一名小偷曾经偷走了圣冠,在偷盗过程中不小心把十字架弄歪了。这一说法并没有切实可靠的证据。从历史上看,圣冠上的十字架歪了之前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1.安然无恙。圣冠在1323年以前,一直保存在匈牙利王家教堂中。2.跟随迁都。1323—1330年迁都维谢格拉德,王冠也随之转移到新首都保存。3.旁落德国。由于夺皇位问题,圣冠旁落德皇腓特烈之手。1439年10月,阿尔拜特国王因病猝死后,王后伊丽莎白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当上国王,将圣冠从维谢格拉德盗走带回德国。4.回归故土。1464年,马加什国王登上王位后才将其追回。5. 放在维也纳。到了18世纪,奥地利皇帝约瑟夫兼任匈牙利国王时,将王冠携出境外,曾长期放在维也纳。6.回到布达佩斯。1790年,利奥波德二世才将王冠送回布达佩斯。

  到了1848年,匈牙利爆发了反抗哈布斯堡王朝、争取民族独立的革命起义,封建王朝一度被推翻,王室贵族为防止被劫,又将其藏匿在奥匈边界的两棵小树之间。据说,圣冠上的十字架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弄歪了。四年后,恢复统治的王室将王冠重新挖掘出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圣冠落到了德国人手里。战争结束后落入美国人之手,并辗转流落到了美国。

  民族团结的宣言

  匈牙利圣冠,一半拉丁,一半希腊;一半是东正教廷的礼物,一半是罗马教廷的馈赠。在古代,它是王权的象征。如今,匈牙利虽已不再是君主国家,但是,这顶王冠的重要意义仍非同一般。

  1967年美国新任驻匈牙利大使马丁·希伦布兰德上任后,开始探索改善美匈关系的途径。两年后美国大使馆和匈牙利外交部交换了一项列有30个项目的单子,匈方单子上的最后一项就是归还王冠,但这对美国人来说仍是个棘手的问题,无论任何一届美国总统都不能从归还王冠上得到什么政治好处,何况在尼克松当政时期,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民族部部长是一位1956年从匈牙利逃出来的难民。经过长时间的外交谈判,1978年,匈牙利与美国达成协议,王冠回归匈牙利,同年1月6日,美国国务卿万斯亲自护送王冠回到匈牙利。重返祖国的王冠,先是被保存在匈牙利国家博物馆,2000年1月1日被迁往匈牙利国会大厦。

  时任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在王冠迁移仪式上说,“神圣的王冠为匈牙利民族创造了走进欧洲的机会。我们之所以要和王冠一起迈入21世纪,就是不再让王冠尘封在博物馆的陈列柜里,而是使之成为匈牙利国家存在的象征,成为匈牙利民族团结的宣言。”雅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