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破译:“看图猜谜”行不通

  近日,河南安阳中国文字博物馆发布“悬赏”公告:破译未释读的甲骨文可获单字10万元奖励,对存争议甲骨文作出新的释读,单字奖励5万元。该公告发布后迅速引发网友热议:释读甲骨文也能“发家致富”?对此专家表示,甲骨文的释读绝不是简单的“看图猜谜”,目前学界的文字释读研究已进入瓶颈期,没有新的考古发掘成果提供支撑,很难有大的突破。

  什么是甲骨文

  要谈甲骨文的释读问题,还得从“什么是甲骨文”说起。

  甲骨文的发现很巧合。1899年,金石学家王懿荣在买回的中药龙骨上发现类似文字的刻画,就将药铺剩下的12片龙骨全部买来——幸亏他是金石学家——考证出这就是商代文字,由此被后人称为“甲骨文之父”。

  王氏于抵抗八国联军进京中殉国,其收藏的千余片甲骨被他的好友,也就是写《老残游记》的刘鹗收购并拓印出版了《铁云藏龟》,这是史上第一部甲骨文专著。

  从1928年中研院史语所正式发掘殷墟(位于河南省安阳市)起,到1937年,考古人员发掘殷墟15次,出土甲骨近2500片。解放后,中科院考古所亦有屡次重大发现。

  甲骨文的出土解决了商朝只有文字记载,而无实物证明的尴尬,并订正了一些细节。

  与常说的“五千年历史”一样,我们通常认为甲骨文是最早文字的观点并不准确,应该说甲骨文是目前发现的最古老的成熟文字。甲骨文(包括一同出土的其他大量文物,比如玉器、陶器和以司母戊鼎为代表的青铜器等等)不仅坐实了商朝的存在,而且为我们研究商朝历史带来极大便利,因为甲骨文全面记录了商朝各个社会领域。

  简略地讲,甲骨文就是商王占卜记录。彼时的占卜并非是现在我们认为的迷信。世界上任何民族在启蒙时期,都存在着祭祀天地,与神沟通的仪式。商王除了问鬼神崇拜祭祀外,天气、年景、田猎、征伐、交通、贡纳、土木等事宜无所不占,甚至问到了生孩子的日子与吉凶。例如有一条卜辞记录商王武丁为其妻妇好占得的结果,推算临盆时间竟已精确到三天之内,可谓是世界上第一例预产期的科学记载。

  甲骨文破译难点何在

  目前学界认可的甲骨文不重复单字约有4300多个,经考释能确认含义并获得学界普遍认可的单字约有1100个,释读含义尚存争议的有500多个。换言之,待破译的甲骨文至少还有2000字。以单字10万元计算,全部破译的奖金高达2亿多元,即便是释读出10个字,也能拿到百万大奖。

  那么,破译甲骨文的难度何在?首先,对殷商甲骨文单字的识别,缺少可参照的成熟文字语言支持系统。目前,全世界公认的甲骨文,是一套成熟的文字体系。商代灭亡后,历经各朝各代、各种文字系统的巨大变迁,现在再来回望殷商时期的甲骨文,已经很难辨识。有古文字研究专家认为,单个疑难甲骨文其实是很难辨认的,必须要将其还原到整篇甲骨文的文章中,才可以大致揣摩出该字的准确字义。目前,全世界还没有哪种主流的古老文字系统,可以直接对接甲骨文的破译,这也增加了破译甲骨文的难度。

  需要指出的是,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古文字造字结构和使用方法的“六书”原则概括,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造字法则,并不完全适用于对甲骨文的破译。至少,六书法则里没有提及对甲骨文发音系统的应用编码提示。

  其次,甲骨文破译至今没有突破发音关。很难相信,至今甲骨文的解读,仍然还是一种“哑巴语言”。而从世界文字发展史上看,没有一种文字语言是不能发声的,文字语言不能发声的根本原因,是没有寻找到破解其发音系统的编码原理。有专家认为,在殷商甲骨文的造字系统中,“形、音、意”是三者并存的。如果破译甲骨文只是释读了文字的意义,而没有破译出其发音,还是没有最终破译到位。

  另外,殷商甲骨文“一字多形、一字多义”的辨识难度大。由于殷商甲骨文已经是成熟的文字系统,甲骨文书法也就会应运而生。而书法创作与文字书写,是要求同一个字在通篇文字书写系统里具有不同的变化形式。这就如同王羲之书写的《兰亭序》,全篇20个“之”字,每个“之”字的写法都不尽相同一样。殷商甲骨文书法中,“一字多形”的情况也是真实存在的。另外,殷商甲骨文的文字释义中也存在“一字多义”的书写情况。因此,对单个甲骨文的辨识是没有意义的,必须要将其放回到原来的整篇甲骨文文章中,才可以比较客观地考释出其原义。

  应该说,全面辨识、破译甲骨文的单字,只是破译成篇甲骨文的“万里长征”中的第一步,而真正考验古文字破译功力的,是对成篇甲骨文的连句辨识。而连句辨识甲骨文的考证与释读,又会遇到“文明断代、语境变迁”的时空鸿沟。不充分了解殷商时代宗教信仰、占卜制度、礼治秩序、生活习惯、乡风民俗,就很难翻译出一篇语句信达、客观可读的甲骨文释义文章。

  “看图猜谜”肯定行不通

  事实上,想要获得这笔奖金并不容易。按照“悬赏公告”的要求,参评者必须撰写《甲骨文释读成果科学论证报告》,经两名具有正高级职称的同行专家推荐后,才能报送中国文字博物馆。此外,破译未释读的甲骨文、或对存争议甲骨文作出新的释读,其研究成果都要经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凡属主观臆测、缺乏科学依据的成果,一律不予参评。

  “悬赏认字”的公告发布后,很多热心网友四处找来甲骨文图片,开始动起脑筋“看图猜字”。 “人们往往有这样一个误读,就是把甲骨文当作一种象形文字。”原江苏省甲骨文学会副会长侯勇表示,虽然很多甲骨文有图形符号的特征,但绝不仅仅是象形文字,靠主观臆测的“看图猜字”肯定行不通。

  侯勇说,甲骨学是一门蔚为壮观的世界性学科,融合了文字、语言、考古、历史、古文献等多个学科的理论知识和研究方法,“甲骨文的考释必须依靠研究者长时间的案头工作,这需要更多人能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才能真正为甲骨文研究做出贡献。”

  侯勇说,老一代的甲骨文学者很多都是学贯中西的大师级人物,他们研究甲骨文时正处于甲骨学的开始阶段,因此得以破解很多常见字、容易字。“目前,仍有大量的甲骨文单字等待人们释读,但这些未破译的单字基本上都是硬骨头,没有考古发现成果和文献研究的新突破,任何一个字的破译工作都将是一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