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我国威:中国战斗机,你无敌了

  当下,最火的战斗机非歼-20莫属,这款无数军迷们的心头好,在前不久举行的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中闪亮登场。这款由我国自主研发的四代隐形战机,可说得上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而且“浑身都是鼻子眼睛”,有十分优越的信息集成能力。就连飞行员的头盔,看起来也酷酷得令人眼前一亮。

  其实,我国的歼击机家族令人心动的不只是歼-20,从第一代战斗机到第四代战斗机,每代都有令人惊喜的改变,令人回味和称道。

  歼-20的“老前辈” 追求性能也看重小巧

  炫酷的歼-20,其实还有很多“老前辈”们,它们都属于我国的歼击机家族。

  “从无到有,其实我国第一架战斗机,编号不是“歼-1”,而是从歼-5开始,不仅是战斗机,我国第一架运输机是运-5,第一架轰炸机则是轰-5。”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飞行器系副教授郑祥明向记者解释。

  从“5”开始,真是个有趣的现象。那么,第一架战斗机歼-5究竟“长”成什么样呢?郑祥明说,它的前方有个“大鼻孔”,还真是“吸气”用的,它的“心脏”发动机在机身中侧后部,发动机工作时,战斗机每秒进入的空气达几十公斤!“所以,需要非常好的进气方式,民用飞机也有这样的‘大鼻孔’,但是没有这么明显,一般吊在机翼下方。”郑祥明说。不过,现在的战斗机进气口已经不设置得如此明显了,随着信息化程度的提高,机头位置让给更重要的飞机组成部分——雷达,“大鼻孔”变成了一个雷达罩。

  歼-5是亚音速,歼-6则是超音速,它们都属于上世纪50-60年代的第一代战机,所以作战方式比较老旧,“作战武器为机枪和机炮,用枪管发射,飞机只能容纳一名飞行员,歼-6机翼下方开始放置副油箱,而现在的战斗机‘机肚子’十几个导弹都能挂。”

  我国第二代战斗机从歼-7开始。“歼-7与歼-5、歼-6的最大区别,在于达到飞行性能上的‘双二’指标,即飞行高度达到两万米,飞行速度达到两倍音速。”郑祥明说,目前,歼-7还被第三世界国家大量使用,而它的高度和速度,无疑与之前的机型相比,有了很大提高。“民航飞机巡航高度在1万米左右,相比之下就低了很多,当年美苏战机竞争,高度和速度甚至一度达到了‘双三’!”

  但后来发现,战斗机并非飞得越高、飞得越快,作战效果就越好。“经常会有高速飞机会被低速飞机打下来,因为飞机越快,机动性能越不好,就像人,跑得越快,急转弯就越不容易。”我国曾设计过一款歼-12战斗机,追求“空中游击战”的作战理念,在超音速的基础上强调加速能力、爬升和盘旋性能等机动性能,是全世界最小的超音速战机。

  魅力歼-20登场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直到阅兵亮相前,我们对歼-20的了解还是十分碎片化的,但此次阅兵现场,我们不但看到了它的魅力身影,而且还听到飞行员亲口说出了驾驶体验。“这个叫白龙的飞行员小哥哥火了,但比他更耀眼的,则是它的‘座驾’。”从不少媒体的报道看来,聚光灯下的歼-20令人心生向往。它究竟有何魅力呢?

  参与阅兵的飞行员透露,歼-20机动性特别强,“一进入超音速就是它的天下。”一名中国军事专家透露,虽然阅兵过程难以体现歼-20的优异性能,但从已装备部队的第四代隐形战机这个定位来看,它包含隐形性能好、综合信息化水平高、高机动性、超音速巡航等一系列特征,在作战中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可以实现先敌发现,先敌杀伤等优势。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空军某部飞行员张昊,用这8个字来形容歼-20战机的驾驶体验。通俗地说,就是在实际空战或训练时,歼-20可以根据飞行员要做战术的需要,比如需要超音速巡航时即可迅即转换,迅疾程度就如同兔子;当然,如果在特殊的战术背景下,比如阅兵或者与其他战机配合以及实行空中加油时,该机也可低速飞行,这时的歼-20就如同“处子”般安静。

  还有一点,就是在直播中我们看到的,歼-20飞行员所戴的头盔非常炫酷,装备头盔显示系统的歼-20可以指哪打哪,飞行员在操控武器时可以轻松许多。在先进的头盔显示系统下,无论飞行员看哪里,所有的飞行信息都会显示在他们的眼前,甚至有网友夸张地笑称:“我们的飞机员,眨眨眼睛就能击落目标。”

  飞行员素质高超 体力和智力双重考验

  我们不仅关注高精尖的战机,其实越是好的战斗机,对飞行员的要求就越高。

  “战机对飞行员的素质要求很综合,对体力和智力要求都很高。航天员所能承受的过载最高可达10个g,通俗说,也就是要受到自身十倍重量的外力,战斗机飞行员所承受极限过载也可达9G左右,常人则只能承受4-5个G。”郑祥明说,人在承受较大过载时,非常容易出现瞬间晕厥。

  歼击梯队歼16分队飞行员陈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阅兵单程就有300多公里,中间跨越有山区、平原、高原,气候很难控制。而且,编队是五机密集编队队形,机群飞行的时候容易入云,如云后云中能见度很差,对于整个队形的保持是比较困难的,但这些问题都会克服的。歼击梯队16分队飞行员白龙说:“鸭子扑水,在水面上划的时候,看起来特别平稳,但是它的脚是一直在动的,我们飞编队也是一样,尤其是飞阅兵,为了达到整个飞机(编队)不动,你的两只手是不停地一直在动,你必须要付出这种努力,才能让大家看到那种完美的效果。”

  飞机制造属于高端制造领域,我们曾经以为自己的发展水平与国外相比有不小的差距,其实不然。郑祥明表示,经过近10年发展,我们的发展速度比国外快很多,发展差距也越来越小。“甚至在很多地方、很多领域进入第一梯队,歼-20不比世界最先进的战机差,性能在伯仲之间。”技术仍在不断发展,战机仍在继续升级换代,未来还会有更多、更先进的战机出现,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