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泰熙:一把椅子诠释“天人合一”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明式家具就是指明代生产的家具,但其实,明式家具并不等同于明代家具,一般指的是明代和清前期制作的,具有明代家具特色的家具,寄托了明代文人的审美理想,形体上的线条美无与伦比。近日,在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的“钟山文艺大讲坛”上,明式家具研究专家、民俗文化研究专家速泰熙为市民们带来主题为“有根的现代”的文艺普及讲座,其中,便谈到了他与明式家具的情缘。

  中而新,是为上

  上世纪90 年代,速泰熙买了一对仿明式的圈椅后,就此爱上了明式家具。他曾经骑着自行车,从上海市区女儿家中一直骑到七宝镇,去寻找明式老家具。“但是看得太多了以后,我就想,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仿古?为什么我们就没有人能做出有发展的传统家具来?”

  爱上了明式家具之后,速泰熙开始大量购买家具设计的书籍,对丹麦设计大师汉斯·华格纳设计的木家具尤其欣赏。“明式家具将最优质的木材、完美的设计和精心的匠艺融汇一体,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很多国外的设计里都有明式家具的影子。而像汉斯·华格纳设计的既有优雅的明式风格,又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椅子,让身为中国人的我深深为我们当代的家具设计感到惭愧。”

  速泰熙表示,对于传统家具,可以套用梁思成先生对建筑设计的四字标准,那就是“中西新旧”。最好的是“中而新”,既有中国特点,又有创新精神,第二等是“西而新”,有西方特点,又是最新的,第三等是“中而旧”,有中国特点,但是老旧,没有创新,第四等是“西而旧”,没有中国特点,一味模仿西方,而且老旧乏味。对于传统设计师来说,如果能够坚持传统,同时又有新的创意,当然是最好的,反之,既没有中国自己的特色,又是陈旧的,是最失败的设计。

  “明式家具实在是中国古典家具的极品,它是中国文化里知识分子审美思想的体现,非常有味道,因为它全是线组成的。”速泰熙说,但是到了清中晚期,社会的审美思潮发生了改变,皇家为了体现威严,家具做得很大,富商也以红木家具炫富,雕饰得过于繁复。用的木材大多是紫檀,整个朝野很崇尚紫檀,从此紫檀树惨遭浩劫。清代的家具往往寄托的是炫权炫富,从环保的角度讲太浪费了。现在很多人也是这样,雕饰得越多越认为好看,而没有去注意简洁的明式家具。

  有根的现代,后明式的传承

  现在中国的家具是“中而旧”“西而旧”泛滥,也有一些“西而新”的,但恰恰缺少“中而新”。速泰熙很早就提出“有根的现代”理念,认为中国设计艺术的最高境界是既要有中国的根,又要有鲜明的现代气息,不能一味抄西方,也不能一味守旧,而是将两者巧妙结合。他提出的设计“三字经”就是“创·可·贴”(创新、可人、贴切),创新是第一位的。“后明式家具”就是他在家具设计上创新精神的体现。

  2006年左右,速泰熙在参加设计重新修葺的凤凰崇正书院之时,设计了一套“凤凰家具”。凤凰二字本身就有框架,速泰熙对笔画变异与删减,将“凤凰”二字融合于椅背结构中,保持了明式家具“精、巧、简、雅”的风格,庄重而优雅。香港设计大师靳埭强看到这套凤凰家具后赞叹道:“很好,太好了,这些家具乍一看有些明式家具的风格,仔细看去却有着凤凰二字,很有特色。”

  “凤凰”栖息在了明式椅背上,速泰熙的设计思路则得到了进一步的阐发。2010年,速泰熙设计的后明式家具“世博椅”“国宾椅”先进了上海世博会世博文化中心,又北上天津,“入住”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博物馆。两款“后明式”座具特色十分鲜明,既有传统的明式风格,又极具现代感。“国宾椅”结构简洁典雅,从明式四出头官帽椅演化而来,但在比例上做了调整,取消了“鹅脖”,显得更为简约纯净,庄重大方;云锦软包是对老明式家具的发展,增加了舒适度,其造型则借鉴了明式家具的“卷书纹”,靠背部分织有自己设计的“和谐”两字的鸟虫篆花纹。而“世博椅”造型更显前卫,云锦座垫下四条腿间三层横档向外挑出,重重榫卯结构恰如世博会中国馆“东方之冠”的“斗拱”结构。

  在速泰熙看来,中国明式家具的艺术文化理应得到尊重、承传与发扬,所以提出“有根的现代”艺术理念,就是既要有中国文化的根,又要有鲜明的现代气息,对传统的优秀文化不能仅仅原封不动地继承,还要有所发展,有所前进,让传统文化富有生命活力,而不是成为一个一成不变的标本。

  一把椅子

  诠释“天人合一”

  “梁思成认为国内的设计无外乎有4种档次,真正的一流作品是‘中而新’的,也就是说既沿袭了中国特色,又借鉴了西方的新颖新锐风格。”速泰熙说,“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多‘中而新’的设计作品,让传统民间文化里的东西在现代得到更有力量的表现。”

  对于中国传统家具设计界来说,速泰熙设计的“天人合一椅”是一把“中而新、西而新”的一流作品,这把椅子已脱离普通椅子“纯坐具”的身份,其半抽象人形雕塑的外形和所阐释的“天人合一”理念使之向“艺术品”升华。如今,它已完全脱离其使用功能,而更多地被作为艺术品来欣赏、品味。

  这把椅子是明式家具风格,融合了西方现代雕塑,天然红木配合现代有机玻璃,形成一尊具有抽象意味的人形雕塑。“天人椅”的设计源自距今3600多年的商代文字——人形的“天”字,“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观念,天有“四时”,椅子的四脚仿佛正是“四时”的隐喻,椅子俨然就是立体的天,而人坐于其上,又一次实现了“天人合一”。

  “北欧家具如今风靡全球,它崇尚自然,这和中国的天人合一是吻合的,它还崇尚简朴,样式没有太复杂的,这和明式家具崇尚简约自然也是吻合的,所以它们内在有很多相通的东西。世界文化也有很多相通之处,这是很可贵的。”速泰熙说,传统继承是必要的,不能失去文化的根,否则我们的艺术就像商店里面卖的插花一样,没有根,虽然很漂亮的,几天就消逝了。文化的根必然要扎根在土壤里,根植在中国文化传统里,但也不是一味仿古,而要做出有发展的传统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