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花:花开不败的传统技艺

  绒花制作 考验手艺人

  四十多年前,赵树宪在南京绒花厂当学徒谋生计。

  进入工厂之后,赵树宪先是学做粗条、细条、花条,然后又去打尖,之后又去打传花,时间久了,他对这门已传承上千年的传统手艺爱不释手。从学徒,到流水线的工人,一直到车间主任,赵树宪对于绒花的设计、制作等工序炉火纯青之后,再去设计室学习设计花样。经历多种岗位的打磨历练,赵树宪为日后的绒花创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从20世纪90年代起,鲜花不再稀缺,绒花如同元稹诗中的“宫花寂寞红”,南京绒花厂也倒闭了,纯手工制作的绒花,渐渐被各种造型别致、设计精美的头花、胸花所取代,绒花就逐渐被人忘却,赵树宪也因此一度告别了这个行当。

  2008年,赵树宪应民俗博物馆的邀请,在馆内设立了“绒花坊”,成为南京唯一仍在从事绒花设计和制作的艺人,也是南京绒花最后的根据地。为了赶活,赵树宪一边和笔者聊天,一边演示着绒花的制作过程。“绒条是由煮熟的蚕丝制成,称为‘熟绒’,要保证绒花的精细度,就必须先把绒条制作好,这道程序叫做‘勾绒’。”赵树宪小心地把绒条的一端固定在架子上,然后用刷子仔细将绒条梳理整齐。“刷与不刷的差异很大,刷过的绒毛就显得更有质感。”赵树宪解释道。

  绒条做好后,下一步就是“打尖”。赵树宪拿过剪刀,一面旋转着绒条,一面小心翼翼地把绒条的两端剪得尖细,对于大小不同、颜色不同的绒条,修剪程度也大有不同。“打尖的时候,绒花的成品形状就应当在脑子里浮现。根据构思成熟的造型决定将绒条剪成什么样子,这可是个考验手艺人基本功的最好方式。”赵树宪介绍。

  绒花的制作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像现在设计师在动手之前先画出设计图,所有的花样、形状都记在艺人心中。以前的艺人们,主要是临摹师傅们的花样,但当老艺人们随着年代久远而消失,许多花样也就此失传。更多的时候,是看到了生活中美的事物,重新设计,这些过程全部依赖着手艺人的心灵手巧和精湛的基础。

  赵树宪的工作台上零散地放着已经做好的绒花作品,只有手掌一般大小的绒花,从劈绒,到勾绒,再到修剪,需要花费将近两天的时间。而最让赵树宪骄傲的作品“龙舟”,花费了将近五个月的时间,但遗憾的是,随着绒花的产量越来越少,制作绒花的边角料也越来越难找,为此,赵树宪时常要去苏州购买蚕丝。

  与《红楼梦》的不解之缘

  绒花是南京有代表性的手工艺品之一,相传早在唐朝武则天时代,绒花便被列为皇室贡品,到了明清时期更具规格,清朝康熙、乾隆年间达到了鼎盛时期。旧时,南京“一事三节”(婚嫁喜事和春节、端午、中秋) 妇女孩子们都会在发髻、发辫或两鬓插绒花作为装饰。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南京老城南一带,聚集了柯恒泰、张义泰、德胜祥、马荣兴等40多家绒花作坊。那时绒花的加工大多采用“前店后厂”的家庭作坊模式:妇女在后厂加工,男丁在前店经营。每到年节时,每个绒花作坊门口都停满了卖货郎的货担。那时,大街小巷身背圆屉的卖绒花郎是南京城里的一大景观。卖花郎手拿长柄镗锣,一边吆喝一边摇晃镗锣,发出叮当、叮当的清脆声响。听到锣声,不管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都会探出头来。旧时女孩子的化妆品少得可怜,那些美丽的绒花轻而易举就俘虏了她们的心。“看着卖花郎把货担往热闹的街口一放,周围就围满人,作为一个绒花艺人,我打心底里自豪。”说起绒花的“光辉岁月”,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绒花代表性传承人赵树宪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说到绒花的制作,就不得不提曹雪芹和云锦——绒花制作和南京的另一项传统手工艺云锦是息息相关的。

  《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李纨将“宫里作的新鲜样法堆纱花儿”送给大观园中每一位姑娘,这里的“宫花”和“堆纱花儿”就是绒花。大观园中,只要是女人,对绒花都是一见倾心,足见昔日宫花的魅力。《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姑娘们为宫花争风吃醋的情景,不是曹雪芹的凭空想象,而是旧时南京人佩戴绒花习俗的真实写照。南京绒花的兴盛和曹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伯父曹頫、父亲曹顒,三代四人出任江宁织造府理事58年,苦心经营云锦织造,使云锦织造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明清时在南京老城南一带,围绕着云锦,形成了七作二房区:七作即银作、铜作、染作、衣作、绣作、花作、皮作;二房指帽房和针线房。织造云锦用优质蚕丝,织造过程中产生大量下脚料,古人惜物,就将下脚料做成手工艺品,绒花则就是利用云锦边角料制作的。当年南京的三山街至长乐路一带,曾是著名的“花市大街”。

  绒花越来越受影视作品青睐

  南京绒花的色彩以大红、粉红为主,中间辅绿,间以黄色点缀,显得明快富丽。南京绒花的题材,则多取自民间喜闻乐见的事物,运用家喻户晓的吉利语言,寄托人们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

  随着审美的逐渐提高和复古文化的兴起,今天的观众对古装影视作品的服装和道具,要求越发高了。于是,南京绒花这项传统技艺也越来越受到影视作品青睐。

  绒花手艺的再度复兴,归功于曾经给范冰冰设计过“龙袍”的设计师劳伦斯·许,他设计的一件礼服为这门传统的手工艺带来了新的春天。

  2012年,劳伦斯·许来到南京,为他的新作品寻找灵感。无意之中,他踏入这块小小的绒花天地,看到了古时流传下来的手工艺,古老与现代的潮流汇聚,瞬间让劳伦斯·许迸发了新的灵感,立刻决定以此为他作品的主题,取名为中国雪绒花。在次年的戛纳红毯上,中国女演员姚星彤所穿的中国雪绒花礼服上,星星点点布满在裙子上羽毛般轻盈的绒花瓣花费了赵树宪一个月的时间。电影节结束后,绒花手艺在国内年轻的时尚爱好者中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赵树宪介绍,他与很多电影、电视剧剧组都有合作,为其制作绒花装饰,例如目前观众可以看到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出于保密和职业操守,赵树宪不便透露都有哪些未上映的电影中运用了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