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租赁,看上去很美

  十多年前引入国内市场的艺术品租赁行业曾一度成为企业竞相投资的蓝海,却始终没有找到可持续发展的路径。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尽管各类公司尝试了不同的营销模式,但有些昔日的龙头企业如今已人去楼空,运营停滞,有些公司则靠着为数不多的几单生意勉强支撑门面。

  艺术品租赁在华水土不服

  2006年,在欧美国家十分火爆的艺术品租赁开始进入国内市场,尽管艺术品租赁已经在国外市场有了一定的发展经验,在国内却在整体消费心理以及市场环境的影响下显得有些水土不服。

  随着市场消费环境的变化,艺术品租赁企业不再注重押金和租金的门槛设置,而是更多的将经营重点放在租赁作品的风格定位上。这其中既有美院毕业学生的作品,也有已经成名的中青年艺术家作品,国内市场中更多的还是行画(指带有模式化的特点,迎合市场喜好的作品,艺术价值也较低)和复制品。而租赁收费模式多为只交租金不交押金,一年的租赁费用大约是作品所标售价的10%。

  根据所租赁艺术品风格的不同,各公司采用的销售模式也有所区别,行画以及复制性较强的版画多采用电商销售模式,用户可通过官网或App进行下单。而依托于艺术馆、画廊的租赁平台则多采用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模式,艺术机构会不定期地举办展览,这些机构租赁的艺术作品多来源于这些由他们策展的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消费者可在观展近距离接触艺术品之后再考虑是否租赁。还有一些公司则采用了点对点营销的模式,这种模式的优点是更加主动,对具体客户群体选择攻克或放弃。

  尽管艺术品租赁的模式有所不同,但艺术品租赁市场依然难改鲜有消费者问津的事实,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所谓艺术品租赁,是指消费者有装潢、装饰的需求,但受经济能力的限制,只能以较低的价格在一段时间内租用的行为,但是目前消费者的艺术消费意识都尚未建立,消费者多是抱着投资升值的心态进行艺术品购买,在这一心态的驱使下,消费者是不会为艺术品租赁买单的。其次,评估、定价以及保险机制的不够完善都让这一市场需要漫长的培育过程。”

  行画难租,标杆企业经营停滞

  2014年由荷福集团北京分公司打造,自称是全球惟一最专业平民化互联网艺术品租赁平台的画易租高调上线,该平台称要将全国艺术爱好者和近200位艺术家、画廊、美术馆等聚集在一起,构建一个集艺术展览、交易流通、投资顾问、学习交流等功能于一体的艺术品交易流通平台。一时间,“画易租”频频见诸报端。

  三年过去了,曾经炒得火热的画易租平台如今经营状况如何?画易租官网上最新活动停留在了2016年春季,App的最后更新时间也为2015年12月,且画易租平台上的多件商品都显示“商品当前库存不足”或“商品已下架或不存在”等字样。对于画易租官网运营停滞的现状,笔者试图求证画易租方面相关负责人并先后两次添加官网上的微信号码均未通过好友申请,而官网上显示的位于北京王府井澳门中心15层的通信地址也已经人去楼空。

  曾经被追捧的画易租,如今为何却停止了正常运营?有业内人士表示:该平台上租赁的作品多为行画,且参考售价过高。笔者发现该平台上的作品都没有标注作者,价格多为几万元一幅,消费者可以按月进行租赁,以一幅大小为67×76cm标价3万元的《九鱼图》为例,消费者每月需支付租赁费30元,最短租期为1年。而在某电商平台上查询发现,《九鱼图》作品价格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最高价格也未超过2.5万元。

  在季涛看来,行画的价格原本就并不昂贵,只要消费者多加调查就能了解到行画市场的价格。对平台来说,可能不足一年时间就已经可以收回成本,起初会有不明真相的消费者为此买单,但时间一长就能认清其市场价格,便不会二次消费,因此无法形成稳定的良性市场。

  行业通病阻碍可持续发展

  定价机制不完善、行画、复制品充斥市场是目前艺术品租赁行业存在的最大症结。此外,信任体系难以建立,保险、运输难以保证,大众艺术观念需要时间培养等问题也让艺术品租赁市场的发展举步维艰。

  希望通过租画最终形成售画交易也是很多艺术机构的需求,租画网的主营方蓝润国际艺术馆馆长郁华坦言,尽管租画业务一直亏损,但还是希望能够借此培育市场正确的艺术消费观,消费者如果对这幅作品感兴趣,后期很可能从租赁转为购买。而对于艺术品定价的标准,半兮艺术负责人王先生表示,因为我们本质还是一家艺术家经纪公司,会先和艺术家商定价格,这方面我们有议价能力,也是价格制定者。客户对作品价格不具有议价权。

  有业内人士指出,如今企业收藏已经逐渐成为企业家投资的重要方式,这些企业家往往并不缺少购买艺术品的资金,所以不会选择租画。而中小企业的重心则倾向于自身业务水平的提高,无暇顾及艺术品消费,这都使得艺术品租赁市场难以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