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淘,1400年前的唐代就有了

  “双11”血拼到深夜,一转眼“双12”、圣诞购物季又要来了。其实,如今的海淘,1400年前的唐代就有了:一只西里伯斯(印尼苏拉威西岛)的白鹦,一条撒马尔罕(中亚古城,汉唐时被称为康居)的小狗,一本摩揭陀(中印度的古国)的奇书,一剂占城(今越南中部,旧称林邑)的烈性药——每一种东西都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引发唐朝人的想象力,从而改变唐朝的生活模式。

  唐代是一个崇尚外来物品的时代

  公元618年,李渊父子推翻了隋朝政权,摧毁了那些与他们情况差不多的、野心勃勃逐鹿中原的对手;此后,又使位于现在蒙古草原的东突厥政权和位于现在东北地区与朝鲜境内的高丽、百济王国屈膝称臣,并且最终征服了西突厥政权和西域地区,即相当于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古代城邦诸国的君主,使唐朝成了一个强大的政权。唐朝在以上边疆地区设立的军旗,使得唐朝本土以外的人和物品源源不断地流入唐朝这片乐土成为可能。

  7世纪也是一个崇尚外来物品的时代,当时追求各种各样的外国奢侈品和奇珍异宝的风气开始从宫廷中传播开来,从而广泛地流行于一般的城市居民阶层之中。

  在唐代,长安和洛阳这两座城市是胡风极为盛行的地方。唐朝人追求外来物品的风气渗透了唐朝社会的各个阶层和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在各式各样的家庭用具上,都出现了伊朗、印度以及突厥人的画像和装饰式样。虽然说只有8世纪才是胡服、胡食、胡乐特别流行的时期,但实际上整个唐代都没有从崇尚外来物品的社会风气中解脱出来。当时有些人物对这种新的观念感到痛心疾首。诗人元稹就是其中之一,他在8世纪末年写道:“自从胡骑起烟尘,毛毳腥膻满咸洛。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

  咸、洛是指长安和洛阳两座都城。在唐代,这两座城市是胡风极为盛行的地方。唐朝两京的风尚尤其注重效仿突厥人和东伊朗人的服饰。在唐代,当男人及女人出行时,特别是在骑马的时候,都戴着“胡帽”。

  7世纪上半叶,贵族妇女喜欢一种带着包头巾的外衣,这种将帽子与面纱连接在一起的衣饰当时称作“羃”。其实这是一种类似披风的衣服,它将面部和身体的大部分遮盖了起来,这样既有助于傲慢的贵妇隐匿身份,又能够避免粗人闲汉好奇的窥视。

  但是到了7世纪中叶之后,端庄淑静的风气日渐衰退,而长面纱也在这时被“帷帽”取代了。帷帽是一种带有垂布的宽边帽,这种帽子的垂布只是下垂到肩部,甚至可以将脸露出来。帷帽最初是用来在灰尘扑面的长途旅程中保护头部的,它是一种男女都可以戴的帽子。帷帽的流行,尤其是妇女戴帷帽,当时在社会上曾经引起了强烈的物议,咸亨二年(671年),唐朝发布了一道诏令,试图禁断那些“深失礼容”的女骑手,要她们在出行时体面地坐进带顶的马车,但是,对于这种诏令根本就无人理会。

  到了8世纪上半叶,妇女们头戴胡帽,甚至靓妆露面,穿着男人们骑马时用的衣服靴衫在街市上到处策马驰骋。

  杨贵妃是怎么吃到新鲜荔枝的?

  正如大家所熟知的那样,唐朝要利用驿马将荔枝运送到长安,就不得不从岭南驰越唐朝的全境,玄宗朝杨贵妃喜欢吃荔枝,而且她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新鲜的荔枝。虽然这种水果“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可是杨贵妃得到的竟然是“色味不变”的新鲜荔枝。这怎么可能呢?

  首先我们知道,鲜美的“马奶葡萄”当时可以新鲜完整地穿越戈壁沙漠边缘,从高昌(今新疆吐鲁番)转输到长安。如果要问当时为何就具有如此高超的保鲜技艺,我们在唐朝的文献中是找不到现成答案的,但是在其他的记载中可以发现一些有益的线索。

  例如在9世纪时,花剌子模(中亚古国)出口的西瓜是用雪包裹起来,放进铅制的容器之中来保鲜的。由此我们可以推测,西域的葡萄必定也是放置在从天山采集的冰雪之中,然后再运送到长安来的。

  14世纪的诗人洪希文曾经见过一幅画,这幅作品表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在暑日里安憩的情形。他写了一首诗描述画中的场面,这首诗题为《明皇太真避暑按乐图》:已剖冰盆金粟瓜,旋调雪水试冰茶。宫娃未解君恩暖,尚引青罂汲井花。有大量证据表明,唐朝在夏天时真的是使用冰来冷却食物的,而且这种做法还可以追溯到周朝。在唐代,瓜的确是被存放在冰里来保鲜的,当时主要是将瓜保存在冰室或者冰窖之中(这种做法古已有之),其次是保存在冰壶或冰瓮里。

  在夏季,瓜是长安城里很常见的一种消暑解渴的水果,盛冰的壶有时甚至是玉做成的。唐朝诗人经常提到瓜和玉壶。甚至在唐代以前,“清如玉壶冰”(鲍照诗)的比喻,就成了表示真正的士人坦荡、纯真的气质的一种套语。至于冰室和冰窖,皇宫里的冰室是无与伦比的。皇宫的冰室由上林署令负责主管——上林署令是管理朝廷苑囿、庭园和果园的一个官职。每年冬天,唐朝政府都要在冰室里贮藏上千块三尺见方、一尺半厚的冰块,这些冰块是在寒冷的山谷里切凿而成,然后由地方官送到京城里来。

  隋炀帝曾经使用蜡将四川运来的柑橘的茎干密封起来,11世纪时,为了将洛阳最名贵的牡丹一路安全运送到宋朝的都城开封,也使用了同样的方法。正如欧阳修记载的运送牡丹的方法:先将牡丹放进小竹篮里,竹篮上面盖上几层绿色的蔬菜叶,这样就能避免颠簸和摇晃,然后再将花的茎部用蜡封起来,几天之内花都不会枯萎。唐朝人必定也使用了同样的方法。

  外来植物也正是通过与上述办法类似的方式运送到长安来的,管理这些植物也属于上林署令的职责范围,“凡植果树、蔬菜以供朝会、祭祀,其尚食进御及诸司常料亦有差”(见《唐六典》)。来自康国的金桃和银桃也都如此,史书中明确记载,“康国献金桃、银桃,诏令植之于苑囿”(见《册府元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