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那人那事 | 李银江的心事
2017-08-23 14:48:22

       图片

        18年,民政干部李银江一边照应着这个家庭,一边关注着女主人的寻根。说到激动的地方,60岁的小老汉李银江双眼噙满了泪花。

  与民政干部李银江零距离接触3天,彼此有了较深了解,他认真地拜托我一件事,我认真地思考之后,觉得要完成这个重托,还要拜请各位读者朋友的关心和帮助。

  原以为盱眙被誉为龙虾之都,概因多水、多河、多湖,才多龙虾,不想盱眙境内还有1/3的地貌是丘陵山区。李银江就自称是盱眙的山里人,他年初刚从桂五镇民政工作站副站长任上退休,仍然兼着镇养老院院长,他的所托之事,是副站长任上的未了事宜,又是养老院长分内应办却又一时办不了的心头大事。车出桂五镇养老院,5分钟左右就颠簸上了进山的乡村公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桂五镇的水冲港村。在一片竹林旁边的山包上,村支书应约上车同往。大约20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几十户人家聚居的山村。村支书敲开一座平房小院的边门,一位50岁左右的光屁股男人见是民政干部李银江登门,竖起两个大拇指,一瘸一颠有节奏地跳起舞来。李银江一边叫着“李文军,快把裤衩穿起来,有客人来了”,一边拉上了院门。

  李银江笑着解释,“李文军精神正常,他老婆精神才有问题。李文军这是高兴,见到我和村支书就兴奋,天太热,山里人在家索性光着身子,爽快。”此时是8月10日的下午3点,汽车仪表显示车外摄氏36度。李银江说,18年前也是夏天,李文军在南京火车站候车大厅打工,因为活多,一瓶矿泉水两包方便面当午餐啃食时,突然发现旁边站着个穿裙子的学生模样的姑娘,神情有点呆滞,但两眼紧盯着李文军的两包方便面。一切不言自明,李文军马上又买来一瓶水两包面送到姑娘手上,姑娘风卷残云,脸上开始有了笑意。下午,李文军干活走到哪里,姑娘跟到哪里。随后的几天里,姑娘如影随形,跟着李文军不走了。顺理成章,姑娘来到山村,完成了为人妻、为人母的伟大工程,但她生活不能自理,不管是清醒时还是糊涂时,都说不出自己的姓名、年龄、家乡、父母和原来的身份。如此这般,生活只能是处处将就着了。可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去年,她又怀上了第三胎,孩子还未出生,丈夫李文军脑血栓被送进医院。李文军半身不遂躺在医院的时候,第3个女儿早产了。自个儿都无法正常生活的她,怎能料理早产的婴儿呢?李银江拉上村支书跑上跑下,在征得各方同意和批准后,为早产儿办理了领养手续,村镇又提供资金,请李文军姐姐照护在县城中学就读的两个女儿。这样,李文军一瘸一拐带着血栓后遗症回到水冲港村时,家还勉强有个家样。

  这也就是李文军见到李银江和村支书时,双手都竖起大拇指、裸体跳舞迎宾的原因。

  院门重新打开,李文军短裤短衫,略显尴尬地将我们迎进了院子。李银江问,“老婆在吗?”李文军说“在!”李银江说,“我曾答应过你,为你老婆拍张照片,到报纸和网上发一发,为她寻亲。这位朋友做过记者,今天专门来拍照,叫你老婆到院子里来。”正说着,前屋的窗户打开了,一位约莫40岁不到的女子探出头来,认真审视了我们一眼,指着我说,“这个人是城里人,跟城里人不照相!”重复着说了两遍之后,关上了窗户。

  惊鸿一瞥,可用三个词概括对她的印象:皮肤白净、面相文静、上衣素静。我说,她精神上可能在城里受到过强刺激。李银江接过话头,“有门儿!18年了,她讲话从没像今天这样思维清晰,富有逻辑。我认识她18年了!试想,如果她父母还健在,18年的日日夜夜是怎么度过的?还有她的兄弟、姐妹、亲人……”

  18年,民政干部李银江一边照应着这个家庭,一边关注着女主人的寻根。李银江说他关注的另一目的是想为她早日落下户口。我国婚姻法上有“事实婚姻”的条款,但户籍管理上不认“事实户口”一说。没有户籍就不能办低保、不能办残疾证、不能享受她该享受的社会福利。特别是现在,李文军夫妇都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了,应该双双收养到镇养老院来,但女主人没有户口,一切就无从谈起。说到激动的地方,60岁的小老汉李银江双眼噙满了泪花。

  李银江前不久刚刚以基层党员的身份,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作者:周桐淦

来源:扬子晚报繁星版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