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那书与我 | 缘尽《倾城之恋》
2017-08-26 11:46:24

         作为爱书人,一生之中与书的缘分可谓绵延不尽,但算起来令我最五味杂陈、不敢触碰的书,永远是1986版《倾城之恋》。

图片

  作为一个资深书虫,家里有几千本藏书实在不算多。但书房深处有本先借后赠的书于我意义非凡。书的故事,从它开讲。

  1986年12月,百花文艺出版社曾小心翼翼将张爱玲《倾城之恋》小说集作为现代通俗小说研究资料出版印刷,定价2.45元。可惜,市面上绝对看不见、买不到。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家世优越的闺密搜到了一册。为了与我有共同的谈资,伊主动借给我读。这本书收录《留情》、《红玫瑰与白玫瑰》、《桂花蒸阿小悲秋》、《金锁记》、《封锁》、《倾城之恋》等张氏最经典作品。张爱玲的兰花拂穴指分分钟就将心高气傲的小女生任督二脉打通。从第一篇《留情》开始,我就心折叹赏,16岁未历人世的我怎么就秒懂了张爱玲老人转世的机锋呢?这本书遣词造句和腔调手法令我入迷甚深,一而再、再而三向闺密借阅。以至于高考过后,考取北京一所高校的闺密只得把这本书送给了考取南京高校的我。跟书一齐托付的,还有追了她好多年、也考取南京院校的她的蓝颜知己。

  《倾城之恋》是我爱煞了的赠书;闺密的蓝颜知己我也毫不感冒。要知道,上海籍男生在川妹子眼里,就属于软趴趴特没劲的那种。但是从新疆到南京一路4天3夜的火车同行结束,小男生开始隔三岔五往我宿舍跑,约春游、约电影、约饭、送手套、借书,冷眼旁观之下,俨然有种移情别恋之势。我对此事忍了几个月,直至收到小男生正式的告白情书。坦诚起见,一方面明朗拒绝了小男生,一方面跟闺密透了口风。对人性实在了解不深的我,不知道会从此失去自己少女时代最好的女友。今天的我已经可以理解那年心高气傲的闺密,尽管不曾认真接受过小男孩的追求,但是面对6年不贰之臣的移情别恋,难免面上无光、暗自气恼。当时的我,面对闺密来信日疏、口气冷落,也不免负气疏远了她。

  10多年过去,失散的我们只能从家乡的亲朋好友处听说对方。留在北京发展的闺密仍然是标准女文青生存状态,做自由撰稿人,独身、独居、独处;留在南京发展的我,做了律师这行,有家、有业、有子。

  分开这么多年,我买齐了市面上张爱玲的著作,从来不愿再去触碰这本初遇张爱玲的老书。分开这些年,我有了不少闺中密友。大家彼此都恭谦礼让、亲密有间、分寸得当,只是再没有那么一个女生,有机缘跟我一齐翻烂一本书。生命里再也没有一个女生像她,会把自己特别喜欢、独一无二的东西让给我。

  作为爱书人,一生之中与书的缘分可谓绵延不尽,但算起来令我最五味杂陈、不敢触碰的书,永远是1986版《倾城之恋》。其开篇小说《留情》里有句张氏经典台词: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对于这本书衍生的故事,我只庆幸故事里面没有烂俗套的背叛和欺骗,不曾出现忘恩负义抢男友的桥段;我只遗憾我和我的闺密最终失散于故事的两端、时光的尽头。作者:雷鸣

  (“那书与我”有奖征文,由南京市全民阅读促进会、扬子晚报、金陵图书馆联办。欢迎投稿:lilj@jllib.cn)

来源:扬子晚报网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