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一件艺术品影响了一个世纪致敬杜尚小便池诞生百年
2017-04-19 07:51:16
图片Kathleen Gilje,《神圣的小便池》,2017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本周一是纽约独立艺术家协会首展开幕的百年纪念日,然而出乎大众意料的是,同样于近日迎来百年诞辰的马塞尔·杜尚名作《泉》当年并未参与该展览。一个世纪前,杜尚以匿名的形式将这件作品寄给了独立艺术家协会,希望能够参与到首届评选展中。最终,这件标志性的“小便池“作品被展览组织者拒绝,当时杜尚以及其他艺术家甚至通过退出评委会的方式对此进行了抗议。

  现在,这件签有“R。 Mutt“的《泉》再也不会遭到拒绝了,因为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这个随手找来的现成品雕塑已经被视为观念艺术及挪用艺术的开山之作,成为众人持续谈论和借鉴的对象。在4月9日《泉》诞生日当天,巴黎蓬皮杜中心、伦敦蛇形画廊、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京都国立现代美术馆、以及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全球各大艺术机构参与了凭口令“R。 Mutt”就可免费参观展览的活动,足见艺术界对其重视程度。

  为了纪念《泉》所带来的深远影响,纽约画廊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的杜尚研究专家们刚刚开始了一个名为“马塞尔·杜尚的泉:致敬“的新项目,汇集了众多与杜尚的小便池相关的作品。这些作品丰富而多元,艺术家Sturtevant采用了直接照搬的方式,而Kathleen Gilje则对《泉》进行了精细的加工,结合古典宗教绘画的技巧创作出一件架上绘画作品,达到一种时空错乱的致敬效果。

  以下便是artnet新闻精选的12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向影响了艺术界近一个世纪的《泉》表以敬意。

  John Baldessari《Repository》

图片 John Baldessari,《Repository》,2002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1963年,杜尚在加州的帕萨迪纳举办了回顾展,这次展览对John Baldessari这位西海岸知名观念艺术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的陶瓷床上坐便器作品《Repository》上就带有“The Artist Is a Fountain“的字样,其中的表意不言自明。

  Jonathan Santlofer《Portrait of Richard Mutt》

图片  Jonathan Santlofer,《Portrait of Richard Mutt》,1996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这是一件同时向《泉》以及制作这一小便池的水管工Richard Mutt致敬的浮雕,作品所用塑形材质为石膏水泥。

  Alexander Kosolapov《Russian Revolutionary Porcelain》

图片    Alexander Kosolapov,《Russian Revolutionary Porcelain》,1989至1990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作为俄罗斯波普运动Sots Art的先锋人物之一,Kosolapov在从商店买来的小便池里画上了至上主义(Suprematist)的图形,拿前卫的乐观主义开涮。

  Peter Saul《Urinal Descending a Staircase》

图片  Peter Saul,《Urinal Descending a Staircase》,2017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Peter Saul的绘画结合了杜尚最为知名的2件作品:1913年引发争议的《走下楼梯的裸女》以及1917年再次引发争议的《泉》。

  Pablo Echaurren《U/siamo tutti Duchamp (We all are/use Duchamp)》

图片  Pablo Echaurren,《U/siamo tutti Duchamp (We allare/use Duchamp)》,2015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这又是一件对现成品进行的手工改造,生于1951年的意大利艺术家Pablo Echaurren将杜尚的作品以古怪的图案改造成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瓷器。

  Larry Kagan《R Mutt 2017》

图片 Larry Kagan,《R Mutt 2017》,2017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Larry Kagan抽象缠绕的金属雕塑看起来很混乱,但是在照明合适的情况下,它会在背后的墙面上投射出《泉》的形状,这也隐喻了杜尚的作品对于后世的影响。

  Carlo Maria Mariani《Composition 2》

图片    Carlo MariaMariani,《Composition 2》,1988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这幅意大利艺术家Carlo Maria Mariani的“观念绘画“将具象超现实主义、新古典裸女、以及《泉》结合在一起,效果出奇地古怪。

  Sophie Matisse《Urinal Cake》

图片Sophie Matisse,《Urinal Cake》,1998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来尝尝杜尚的味道吧。这个使用糕饼、白色糖浆、以及巧克力豆制作的作品的确有个恰如其分的名字。据Naumann介绍,“马蒂斯坚称并不存在什么吃蛋糕的正确方式,切蛋糕的第一个人就决定了它的命运。“(对,这位艺术家与杜尚的现代同行有亲戚关系——她是亨利·马蒂斯的曾孙女)。

  艾未未《Letgo》

图片艾未未,《Letgo》,2015年。图片:致谢 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2015年乐高积木拒绝为艾未未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的政治性肖像作品供货,于是他拍下了这张照片以示回应,事件以乐高公司低头认错作结。但是这也很明显地反映出了杜尚对他艺术创作所产生的影响。

  Ray Beldner《Peelavie (v.2)》

图片  Ray Beldner,《Peelavie (v.2)》,2003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这件作品来自Beldner的“冒牌“系列,该系列作品均由他以美元缝制而成,而这件则复制了杜尚著名的现成品艺术。

  Mike Bidlo《Fractured Fountain(Not Duchamp Fountain 1917)》

图片    Mike Bidlo,《Fractured Fountain(Not Duchamp Fountain 1917)》,2015年。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LLC

  Bidlo真可谓杜尚精神的现代继承人,他擅长的就是重新制作其他人的艺术品。这件青铜雕塑,实际上就是用一个被打碎的《泉》翻模制作而成的。

  Saul Melman《Johnny on the Spot 》

图片

  2003年,《泉》的建筑版本出现在了内华达州Black Rock沙漠上的火人节现场。据艺术家Saul Melman自己介绍,他创作的巨型小便池主题作品在1.5万人的围观下烧成了灰烬。

来源:新浪收藏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