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藏 > 正文
更多...
1.85亿!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重归故土创奇迹
来源:新浪收藏
发布于:2017-07-17 07:51:02
图片拍卖现场图
图片拍卖现场图

  北京时间2017年7月15日晚,西泠春拍“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专拍暨中国青铜器专场” 在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举槌,开拍时间由原定的21:00顺延至23:20正式开拍,时间已近半夜,现场人声鼎沸,藏家们丝毫没有困意,委托席前所未有之壮观。这件被业界称为更在毛公诸鼎之上的重器牵动着无数藏家的心,今天,学术界和收藏界的目光都在为这件国宝——“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牵动,此件万众瞩目的国宝兮甲盘以1.2亿人民币起拍,以500万为阶梯的持续加价到1.65亿,此时,电话委托新藏家加入竞价队伍出价1.7亿,现场掌声响起,现场后区藏家很快出价1.75亿,又经过数分钟的等待场外出价1.8亿,场内后区的藏家出价1.85亿,现场掌声又一次响起,经过二十多分钟多方激烈角逐,最终“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以1.85亿元人民币落槌,恭喜2020号藏家,辗转数百年后,失而复得的吉金宝器重归故土后再遇新主,这也是一种圆满吧。

图片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 现高:11.7cm 直径:47cm

  估价待询

  落槌价:185,000,000人民币

图片细节图
图片细节图

  记录历史的南宋宫廷旧藏  

  早在千年前的宋代,该盘便出土,收入宫中。元代时流落市场,被李顺甫买回,其家人将盘圈足打掉,制成烙饼的煎锅,再由书法大家鲜于枢发现得到。后又辗转收藏,清末归于大收藏家陈介祺,其后不知下落。如今,失踪多年的实物重现,该器的铸造工艺与保存现状均为真品。铭文又同著录的完全符合。是日本书道博物馆及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所藏两件无法相比的。此盘流传有序,失而复得,可喜可贺。

图片日本书道博物馆藏伪器
图片南宋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
图片元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左)元陆友仁《研北杂志》(右)
图片民国容庚《商周彝器通考》

  器中铭文一百三十三字,记载中央王朝西周周宣王的历史,从政治稳定、社会制度、经济发展多角度记录一个正在崛起的伟大文明古国。
其出版著述,自南宋初年起,途经宋元明清历代金石学大家,多达百余种。
是已知国内拍卖市场中铭文字数最多、出版著述最多,级别最高、分量最重的青铜器。
铭文所记内容,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齐全,意义简而概括如下:
一,所涉人物级别之高前所未有。
周宣王为西周倒数第二王,开启了“西周中兴”之盛世。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虢季子白盘”即是周宣王所铭,且比兮甲盘要晚七年。 兮甲就是尹吉甫,是当时的军事家、政治家和大诗人,文武双全。他是《诗经》的主要编纂人,保留和弘扬了中国早期文化,被认作“诗祖”。

  二, 记载保卫国土、稳定南北边疆。兼及与少数民族之关系。兮甲跟随周王北伐匈奴获胜,保卫北方国土。又治理南淮夷,维护了王朝东南边疆的稳定。“虢季子白盘”同样记录北伐之事。

  三, 记载建设法制、完善社会制度。兮甲监督贡赋,规范商贸,严明法律,是治理国家的重臣。孔子尚钦周礼,周代之制度也可谓中国后世一切制度的鼻祖。

  四, 记载开展贸易、丝绸之路萌芽。南淮夷向周的进贡主要是丝织品,线路自黄淮到陕西,即是早期的“丝绸之路”(见郝本性文)。

  五,流传为宋代以来金石学及其他学问之缩影。宋代以降张抡、鲜于枢、陆友仁、吴式芬、陈介祺、吴大澂、罗振玉、王国维、容庚、郭沫若、陈梦家等几乎所有重要之金石学著作均载此件。另,对文字的兴趣不仅兴起了金石学,也可谓宋代以后其他学问之开端。

  正如王国维所说: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

图片流传有序的国之重宝

  部分传承:1。南宋宫廷收藏。

  2。元李顺甫收藏。

  3。元鲜于枢收藏。

  4。清或清以前保定官府收藏。

  5。清陈介祺收藏。

  出版著录:

  1。 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卷下,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 年),暨南宋宫廷收藏。

  2。 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元(1271-1368年),暨李顺甫、鲜于枢收藏。

  3。 陆友仁《研北杂志》卷上,元(1271-1368 年)。

  4。 陈介祺兮甲盘拓片,国家图书馆藏,清道光二十五年至咸丰六年间(1845-1856 年)。

  5。 陈介祺《簠斋藏古册目并题记》第九册第三一五页,民国九年(1920年)。

  6。 陈介祺《簠斋藏器目》第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7。 陈介祺、陈继揆《簠斋金文题识》第六三页,文物出版社,2005年。

  8。 陈介祺《簠斋吉金录》兮田盘一,邓实编,民国七年(1918 年)。

  9。 西泠印社春季拍卖《吉金嘉会·金石碑帖专场》第四四九一号,兮甲盘清代未剔本(字口未清理)拓片及已剔本(字口已清理)拓片,2017 年。

  10。 吴式芬《攈古录》卷三第二二页,清宣统二年(1910 年),暨保阳府收藏,陈介祺收藏。

  11。 吴式芬《攈古录金文》卷三第二册第六七至七十页,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

  12。 吴大澂《愙斋集古录》卷十六第十三至十四页,民国七年(1918 年)。

  13。 方浚益《缀遗斋彝器款识考释》卷七第七至十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14。 孙诒让《古籀余论》卷三第三五至三七页,民国十八年(1929年)。

  15。 刘心源《奇觚室吉金文述》卷八第十九至二一页,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16。 邹安《周金文存》卷四第二页,民国五年(1916年)。

  17。 王国维《观堂集林·别集》卷二第八至十页《兮甲盘跋》,中华书局,1959 年(是文作于1921年)。

  18。 吴闿生《吉金文录》卷四第二六页,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

  19。 于省吾《双剑誃吉金文选》卷上三第二四至二五页,民国二十三年(1934 年)。

  20。 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第一三四页,第一四三至一四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

  21。 刘体智《小校经阁金石文字拓本》卷九第八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2。 柯昌济《韡华阁集古录跋尾》壬篇第二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3。 黄公渚《周秦金石文选评注》第一一五至一一六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4。 吴其昌《金文历朔疏证》卷五第十六至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25。 罗振玉《三代吉金文存》卷十七第二十页,民国二十六年(1937 年)。

  26。 容庚《商周彝器通考》上第五七页,下图八三九号,哈佛燕京学社出版,民国三十年(1941 年)。

  27。 杨树达《积微居金文说》卷一第三五至三七页,科学出版社,1952年(是文作于1942年)。

  28。 斯维至《古代的“刑”与“赎刑”》,《人文杂志(第一期)》第八二页,1958年。

  29。 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上第三二三至三二七页,下第八二六页,图二一三号,中华书局,2004年(是文作于1965年)。

  30。《辞海》试行本,第八分册历史,第四七三页,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1961 年。

  31。《辞海》历史分册世界史、考古学,第三一八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78 年。

  32。 巴纳、张光裕《中日欧美澳纽所见所拓所摹金文汇编》卷一第七十页,铭文二五号,艺文印书馆,1978 年。

  33。 叶达雄《中国历史图说3西周》第一一五页,新新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79年。

  34。 郭庶英《郭沫若遗墨》第三六页,河北人民出版社,1980年。

  35。 严一萍《金文总集》第三七零三至三七零四页,第六七九一号,艺文印书馆,1983 年。

  36。 刘翔《周夷王经营南淮夷及其与鄂之关系》,《江汉考古(第三期)》第四十页,1983年。

  37。 刘翔《周宣王征南淮夷考》,《人文杂志(第六期)》第六六页,1983年。

  38。 王玉哲《西周金文中的“贮”和土地关系》,《南开学报(第三期)》第四七页,1983年。

  39。 林巳奈夫《殷周时代青铜器的研究——殷周青铜器总览》(一)第三六六页,盘七四号,吉川弘文馆,昭和五十九年(1984年)。

  40。 李学勤《兮甲盘与驹父盨》,载《西周史研究》第二六六页,人文杂志编辑部,1984 年。

  41。 梁披云《中国书法大辞典》第一零三四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

  42。 李学勤《鲁方彝与西周商贾》,《史学月刊(第一期)》第三一页,1985年。

  43。 连劭名《〈兮甲盘〉铭文新考》,《江汉考古(第四期)》第八七页,1986年。

  44。 胡淀咸《贾田应是卖田》,《安徽师范大学学报(第十四卷第三期)》第五一页,1986年。

  45。《商周青铜器铭文选 1》第二七六页,文物出版社,1986年。

  46。 古铭、徐谷甫《两周金文选——历代书法萃英》第二四二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86年。

  47。《中国美术全集》书法篆刻编 1商周至秦汉书法,第二六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 年。

  48。 马承源《中国青铜器》第三九三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年。

  49。 马承源《商周青铜器铭文选》第三零五页,文物出版社,1988年。

  50。 张大可、徐景重《中国历史文选下》第一九九页,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51。 洪家义《金文选注绎》第三九八页,江苏教育出版社,1988年。

  52。 黄思源《中国书法通鉴》第三一页,河南美术出版社,1988年。

  53。 白川静《金文的世界:殷周社会史》第一九五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9年。

  54。 刘翔《商周古文字读本》第一三四页,语文出版社,1989年。

  55。 李学勤《新出青铜器研究》第一三八页,文物出版社,1990年。

  56。 安作璋《中国将相辞典》第四页,明天出版社,1990年。

  57。 周倜《中国历代书法鉴赏大辞典上》第五零页,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58。 李国钧《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第四五四页,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

  59。 杨广伟《铜器铭文所见西周刑法规范考述》,《上海大学学报(第五期)》第九十页,1990年。

  60。 张懋镕《西周南淮夷称名与军事考》,《人文杂志(第四期)》第八一页,1990年。

  61。 陈连庆《中国古代史研究——陈连庆教授学术论文集上》第一一五二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1 年。

  62。 中国历史博物馆编《简明中国文物辞典》第九四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 年。

  63。 秦永龙《西周金文选注》第一八七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 年。

  64。 赵忠文《中国历史学大辞典》第一一七页,延边大学出版社,1992 年。

  65。 华夫《中国古代名物大典上》第一三四二页,济南出版社,1993 年。

  66。 卲鸿《卜辞、金文中“贮”字为“贾”之本字说补证》,《南方文物(第一期)》第八九页,1993 年。

  67。《殷周金文集成》第十六册,第一零一七四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中华书局,1994 年。

  68。 曹者祉《国宝大典》第六三八页,文汇出版社,1996 年。

  69。 雷志雄《中国历代书法精品观止篆书卷》第三四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96 年。

  70。 周斌《夏商西周时期的区际贸易》,《喀什师范学院学报(第十七卷第三期)》第三三页,1996 年。

  71。 日知《中西古典文明千年史》第四三九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 年。

  72。 汪受宽、高伟《中国历史文选》第一零四页,甘肃文化出版社,1998 年。

  73。 侯志义《金文古音考》第三二零页,西北大学出版社,2000 年。

  74。《中华历史大辞典》第二一一一页,延边人民出版社,2001 年。

  75。 尚秀妍《兮甲盘铭汇释》,《殷都学刊(第二二卷第四期)》第八九页,2001 年。

  76。 沈柔坚《中国美术大辞典》第五三三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 年。

  77。 张书珩《中国书法全集——篆书全集上》第三六页,中国档案出版社,2002 年。

  78。 谷溪《中国书法艺术——殷周春秋战国》第八四号,文物出版社,2003 年。

  79。 李义海《〈兮甲盘〉续考》,《殷都学刊(第二四卷第四期)》第九九页,2003 年。

  80。 尹盛平《西周史征》第一六一页,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年。

  81。 张弘《中国篆隶名作鉴赏》第三四页,远方出版社,2004 年。

  82。 陈秉新、李立芳《出土夷族史料辑考》第三七五页,安徽大学出版社,2005 年。

  83。 张懋镕、张仲立《青铜器论文索引(1983-2001)1》第五四八页,香港明石文化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5 年。

  84。 紫都《先秦书法名作鉴赏》第一六三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 年。

  85。 王辉《商周金文》第二四一页,文物出版社,2006 年。

  86。 张华田《尹吉甫在房县的遗迹和影响》第六四页,中国文物出版社,2006 年。

  87。 彭慧贤《从西周战争铭文再探〈诗经〉征伐动词》,《兴大人文学报(第四三期)》第五五页,2009 年。

  88。 马如森《甲骨金文拓本精选释译》第一零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0 年。

  89。 郑天挺、谭其骧《中国历史大辞典1》第五一七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 年。

  90。 朱继平《从淮夷族群到编户齐民——周代淮水流域族群冲突的地理学观察》第一三七页,人民出版社,2011 年。

  91。 杜迺松《杜乃松说青铜器与铭文》第二三九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年。

  92。 王程远《西周金文王年考辨》第七七页,四川大学出版社,2012 年。

  93。 刘佳《话说金文上》第一二九页,山东人民出版社,2012 年。

  94。 司恵国《篆隶通鉴》第四四页,蓝天出版社,2012 年。

  95。 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第二五册第五九五至五九六页,第一四五三九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 年。

  96。 杜志勇《尹吉甫其人其诗》,《诗经研究丛刊(第零期)》第六五页,2012 年。

  97。 康少峰《兮甲盘铭文考释三则》,《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第三二卷第一期)》第十八页,2012 年。

  98。 马如森《商周铭文选注译》第二五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3 年。

  99。 叶正渤《西周若干可靠的历日支点》,《殷都学刊(第三五卷第一期)》第十五页,2014 年。

  100。 康盛楠《兮甲盘“畮”字意义再证》,《遵义师范学院学报(第十六卷第四期)》第二三页,2014 年。

  兮甲盘是宋代宫廷收藏唯一可见之实物,亦是宋代及宋代以前所有记载中唯一传世之重器,可谓流传年代最久远的国宝重器。正如王国维所说: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恭喜2020号的这位藏家喜得此重器,与国宝日夜相对,想必今夜无眠。

图片

来源:新浪收藏 编辑:张晨晔

上一篇:凤翔一农民投百万元建起民俗博物馆

下一篇:法国波尔多左岸名庄骑士勋章获得者中国画名家翟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