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徐燕孙与北派传统工笔人物画坛
2017-08-21 14:45:38

 

图片徐燕孙先生造像 马明宸

  马明宸

  20世纪前半期,在写意笔墨遭受非议的情况下,工笔人物画作为传统艺术的遗存,在与西画的对照之中,随着时代审美趣味偏向于造型的写实与色彩的艳丽,再度焕发光彩。在传统积淀深厚的古都北京地区,工笔人物画遗风犹重、硕果可观,一时涌现出了徐燕孙、刘凌沧、王叔晖、吴光宇、任率英、潘絜兹诸家,可谓群星璀璨、异彩纷呈,他们共同构筑了现当代中国工笔人物画廊。新中国成立之后,这几家又都分布在学院、画院和出版社系统,为传承弘扬这一民族文化精粹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几家之间还存在着极其深厚的师承渊源和交游共事关系,他们互相提携、交流切磋,在北方形成一个传统主义阵营。徐燕孙便是这个群体里的核心人物,是这个队伍的师首和学长,也可以视为开宗立派的大师。

  刚健清新 自成一家

  徐燕孙出身于古都书香门第,幼习诗词文赋,打下了扎实的古文经学功底,青少年时代又正赶上改朝换代和西学东渐,他遂在中央政法专门学校攻法律,后在政府任职。徐燕孙自幼便喜好绘画,他坚持自学,接受西学之后依然墨缘未了、绘事不费,并有缘拜清末宫廷画家管念慈为师。宫廷画院为传统工笔人物画艺术的渊薮,徐燕孙此举可谓得嫡派正宗,后来他又得自泸来京的工笔人物画家俞涤凡先生指授,融汇南北之精华,继续推进其师的艺术路径,并有机缘观摩故宫秘藏宋元名迹,进一步参入北派宗教壁画之刚健,再加上自己的文史涵养、广阅博取,其工笔人物画虽依旧取材于历史典故、才子佳人以及帝王将相和神仙圣贤,但是形成了一种刚健清新的全新风格,自成一家。

  民国时期,还是青年的徐燕孙就已经在京华画坛影响很大了。他执教于北京的各个画会与美院,游学者风从,一时门下人才济济。徐燕孙早年加入中国画学研究会,因画艺出众一跃而升为画会评议,执教工笔人物画,刘凌沧、吴光宇、黄均都是在中国画学研究会时期追随徐燕孙学画的。潘絜兹是在徐燕孙受聘执教于京华美院时期从学的,任率英则以布衣身份独闯燕市,在毫无依傍的情况下有幸得到徐燕孙赏识,招收为入室弟子,王叔晖则是吴光宇的弟子,属于徐燕孙的徒孙一辈。后来徐燕孙与任帅英、王叔晖以及卜孝怀、刘继卣等人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又都汇聚在人民美术出版社,这就更多了一层同事师友关系。刘凌沧和黄均都到了中央美术学院任教,吴光宇与潘絜兹先后进入北京中国画院从事创作。徐门师徒分布在首都北京地区几个重要的艺术创作、教学与出版机构,连成一气、教学相长,形成一个北方传统工笔人物画创作阵营。进入新中国之后,传统工笔人物画遭遇了取材以及表现形式、传播方式、社会功用等方面的诸多变化,徐燕孙率领的这个阵营也成为这一特殊时期延伸发展、变革传承这一画种的中坚力量。

  “新年画”运动中的一道风景

  新中国成立之初,政府提倡“新年画”创作运动,年画与传统工笔画之间同源共相,作为国画之一科的传统工笔人物画在传统文化短暂复归的政治背景下,得到了表现的余地。但是取材重心由原来的才子佳人和神仙故事转向了描绘历史人物、民族英雄、文学形象、文化名人以及农民起义。之所以称为“年画”,是因为其传播方式不再是通过富商大贾购藏画家的真迹,而是被印刷成单幅或联组画的形式发行全国,为广大工农群众服务。另外,因为传统工笔人物画与出版行业的联姻,所以国家于1951年新成立了人民美术出版社,徐燕孙、王叔晖、刘继卣、任率英等诸家都被吸纳汇聚于此,这里成为北方年画与连环画创作的大本营。

  以徐燕孙为首的老一辈艺术家们纷纷开风气之先,创作了一批全新的工笔人物画,如徐燕孙的《兵车行》、王叔晖的《西厢记》、任率英的《百岁挂帅》等,都获得许多大奖。另外,学院里的刘凌沧创作了《赤眉军起义图》,黄均的创作还涉及现当代人物,他用工笔画的形式反映社会主义建设,创作了《十三陵水库工地》。画院里的吴光宇则创作了《淝水之战》,潘絜兹通过临摹敦煌壁画来发掘创新,创作了历史题材的作品《石窟艺术的创造者》。这些作品在民间印刷发行量很大,被文人雅士垄断的丹青墨迹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为“新年画”运动中的一道亮丽风景,也成为那个经济、文化极度贫乏时期人们宝贵的精神食粮。这一变革转型成为新时期传统工笔人物画的通俗流行方式,也可视为传统工笔人物画创作重新以年画的形式复兴,还是徐燕孙与北派传统工笔人物画坛在新中国时期的第一次集中亮相,显示了传统艺术的活力与魅力,也拓展了首都地区工笔画坛在全国范围的影响。

  延续传承 推动连环画复兴

  由于这个时期提倡文艺为人民群众服务,为了清除旧文化、推行新思想,国家还组织力量开掘创新,促进了另外一个民间通俗小画种——连环画的勃兴。连环画的创作同样对于出版的依赖性大,所以创作阵地仍然集中在出版社,尤其是有着连环画创作与发行悠久传统的上海,应机而动、反应较快,相比之下,而北京地区的连环画创作基础则相对薄弱。本来传统工笔人物画就脱胎于人物绣像,即小说插图,与连环画有一定的联系,且又有出版的便利,所以这一开创性任务仍然落到了徐燕孙率领的北方传统工笔画坛之上。但是连环画的画幅小、篇幅多,大多以白描为主要表现形式,与传统工笔人物画还分属不同画科,转型难度远远大于年画。这个时期,本无太多连环画创作经验的徐燕孙开风气之先,率先创作了《三打祝家庄》,又引领诸弟子改编创作了一大批如《水浒传》《西游记》等古典文学系列的连环画,成为新中国时期北方第一批连环画经典。同时徐燕孙的这一探索也开创了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以古典文学故事为题材,以北派传统的典雅造型与刚劲线条为特色的全新画风,同样也可以视为传统工笔人物画以另一种形式的复兴。这也是以徐燕孙为主导的,他和弟子们开创了新的传统并留下一批经典,成为那个年代仅有的雅俗共赏的民间通俗读物,形成了足以与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相抗衡的创作重镇。

  进入上世纪80年代,传统文化再度复苏,叙事性的连环画渐趋式微,工笔人物又迎来一次复兴的机遇。这个时候,徐燕孙先生已经去世,但是他的学生潘絜兹、刘凌沧、任率英、黄均相继又回归到了传统工笔人物画领域,并引领风潮,续有佳作使薪火相传。另外,潘絜兹更是领风气之先,汇聚力量,相继成立了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和中国工笔画学会,致力于推动传统工笔画的复兴、变革与转型。进入90年代,以现当代人物为题材的新工笔画逐渐取代了传统一路的地位,画史进入一个新的时期,但是回首溯源,徐燕孙和他率领的北派传统人物画坛对于延续传承这条文脉功不可没。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