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南京重塑山西路广场空间 “第二商圈”复兴在望
2017-08-14 10:08:12

图片

规划效果图

图片

山西路广场

  10日,南京市新青少年宫在湖南路马台街开工奠基,青少年宫新址往西300多米处,是即将拆除的旧青少年宫,背后的西流湾公园,也填平人工湖开建绿地紫金中心。以新青少年宫、绿地紫金项目为背景,山西路地区围合了一块250×100米的广场空间,取名“青春广场”。

  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旧青少年宫沿中山北路拦起了围挡,朝里一看,广场上堆满工程机械和建筑构件,少年宫标志性的穹顶已经拆除,青春剧场幕墙开始拆卸。围墙外行人匆匆,不知墙内正进行一场堪称天翻地覆的“空间重组”。

  “山西路广场更新改造,是因为功能混杂、空间分割,影响了这一城市节点、窗口地区经济社会功能的发挥。”南京市规划局详规处处长苏玲介绍,西流湾原是金川河分支,2000年扩建为市民广场,环境可谓“别有洞天”,同一年包装出新的青少年宫、青春剧场,现在来看也不“落伍”,但建筑和广场的布局很不合理:青少年宫、青春剧场“杵”在广场和中山北路之间,西流湾被挡在城市风景线之外,广场道路不成体系,整体空间感较差、品位不高。“缺乏整体设计,就像把酒和水混在一起,坏了两样好东西。”苏玲认为,山西路特色不彰显,业态较单一,造成其作为城市商业副中心的“整体沉沦”,人气、吸引力、营业额和新街口商圈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湖南路地下商场和地铁5号线建设,使山西路广场迎来改造更新机遇。南京市规划局局长叶斌介绍,山西路片区的规划设计,就是要变“一盘散沙”为“通盘考虑”,变“各自为政”为“有机整合”:绿地项目和新青少年宫整体“后移”“靠边”,敞开两三万平方米的广场空间,视线无论是从湖南路、中山北路还是山西路方向,都能看到开敞的广场和背后围合的天际线。他乐观预期,山西路很快将有自己的“新封面”,加上新建建筑商业、办公、住宅、文化、科普业态混合,以及湖南路地下商业街呼应,“南京第二商圈”复兴在望。

  像山西路广场这样,南京近年来有意识地通过城市设计,对窗口地区、文脉节点更新改造。金陵饭店在其三期亚太商务楼建设中,拆掉周边附属建筑,敞开道路界面,一二三号楼组团分布,在新街口东北角形成大疏大密的空间景观,让人赏心悦目。苏玲透露,城南中华门地区将在门内建设城墙博物馆,秦淮河上增设两座车行桥梁,以保护长干桥洞穿中华门城堡的“礼仪轴线”,门外开发大报恩寺二期、越城天地等旅游配套项目,并对雨花台西侧的地铁中华门站节点进行改造,形成山林城河碑塔一体的空间景观,打造南京重量级的文旅景区。

  城市新区“白纸作画”,更让城市设计有了用武之地。河西江苏大剧院、金陵图书馆、奥体中心连成的“文体轴线”,纬七路高架往南绵延的“CBD轴线”,都是精心设计的城市新景。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青奥轴线”,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段进教授“操刀”,通过地下立交人车分流,把70米宽的道路广场引向江边,改变了河西形成“滨江不见江、临水不亲水”的历史。广场尽头横跨夹江的QQ桥(南京眼),是整个青奥轴线的“高潮”和“焦点”。“QQ桥的高度和样式曾让我们颇费脑筋。”段进说,QQ桥太过高大会“添堵”,太小了又不起眼,通过电脑模拟和仿真设计,最后精确到85米高,把市政工程当作城市雕塑来建,建成后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视觉中心”。

  对窗口地区规划建设,南京并不只是QQ桥、金陵饭店这些“地标建筑”,也不仅有山西路这类可以“教育好的孩子”(青少年宫拆除体量不算大),还有很多难以修复的“城市疮疤”。门西胡家花园建成后,背后鸣羊街上二三十层的高楼大煞公园风景。“游人拍照,高楼总是闯入镜头,电脑上都难以PS。城南不是高楼禁建区吗,怎么会盖起这么高的大楼?影响了整个城南风貌!”公园负责人发问。另外还有玄武湖东南方向的几座大楼,台城大厦利用政府办公楼搬迁的机会“削”去一半,可是和平大厦、金陵御花园贵宾楼还是突兀地横在山水之间。

  “大楼不管自身多现代化,要是建错了地方,就是城市败笔,而且很难拆改。”苏玲说,城建光有总体规划、建筑设计是不够的,还需要城市设计塑造空间特色,完善功能配套。如果没有城市设计进行引导,若干单个“新颖别致”的建筑设计混合一起,最终很可能是一个“坏规划”。为此南京明确,今后重点地区、重要地块“无设计不招商”“无设计不出让(地块)”,要让城市设计成为精细化建设管理的基础工程、前置条件,让城市更加协调有序,多留赞叹少留遗憾。

  来源:新华日报 实习编辑:徐小梦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