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读
  • 杨梅酒,青梅酒

    同事余莉,单身十年,独生子抚养成人后,自愿参军,上过四年军校,现在主动回到内蒙戍边。于是,从这天起,余莉下班进小区,大叔就会递给她一个小簸箩,里面绿中泛黄,黄中泛橙的梅子,有时一小把,有时竟有半簸箩。

  • 良宵

    一个衣冠齐整,另一个是汗衫短裤,可这丝毫不妨碍悠扬的琴弦,伴着呜咽的竹管,穿透了周遭的闷热。一个衣冠齐整,另一个是汗衫短裤,可这丝毫不妨碍悠扬的琴弦,伴着呜咽的竹管,穿透了周遭的闷热。

  • 关我鸟事

    近来,我的摄影家朋友们为了拍摄各种野生鸟类简直到了神魂颠倒、废寝忘食的境地。摄影家为了捕捉野鸭孵育雏鸟的镜头,可以连续十几天守伏一处,把可爱的野鸭一家子日常生活形态像拍连续剧似的呈现出来。此间的寿带  鸟呈白色,清秀飘逸精致,比常见的栗色鸟更漂亮,有着“林中一枝花”的美誉。

  • 老饭馆

    譬如老城朱老三开的一家老饭馆,我对馆子里几样老菜,百吃不厌。他将乡下土藕的藕汁挤出,加入肉糜、姜蒜末、葱花、酱、盐、淀粉搅拌均匀,搓成丸子,在水汽四溢的锅内蒸熟。在一家屋顶翘檐爬满青苔的老饭馆里,我点了几道江南风味的小菜,喝着黄酒。

  • 臭冬瓜

    要比吃臭,头一个就是浙江,绍兴“臭菜”、上虞霉千张、湖州臭豆腐干嵌烧饼、富阳炸馒头夹炸臭豆腐、宁波臭冬瓜,都是臭名远扬。臭冬瓜是宁波特产,算是一种咸菜,乡间世传的手艺。

  • 爱的能力

    台湾女作家林文月,出身世家,精通日语,翻译了《源氏物语》、《枕草子》,写出了品质上佳的随笔和人物随录。更有意思的是第二年,女儿赴美留学,她和先生万里迢迢前去探访,三人又于加州旅馆饮酒畅谈,喝的是含有胡椒子的伏特加酒,辛烈无比。

  • 苏州评弹的幕后

    早两天,邮递员打电话让我下楼取件,是一本从苏州用挂号信寄来的《评弹艺术》丛刊。评弹书目库的书稿,大多根据流传下来的演出本进行整理,在他们手上已经有了几个回合的修订和润色,而最后一稿通常是由周良先生亲自把关。这份牵挂,和对过往美好事物的不尽忆念,让我由此体悟到先生那颗平实的仁者之心。

  • 生离死别没发生

    早两年和一拨同事约好去突尼斯,不巧发生恐怖分子袭击突尼斯一高档酒店事件,这个计划被迫搁浅。突尼斯是个奇妙国度,梦幻般的海岸与粗砺雄浑的撒哈拉共存,而柏柏尔人的栖息地又有着月球地貌的特征。

  • 到老田吴投宿

    在九华山老田吴村,窄窄的玉带河穿古村而过,河边是皖南村庄特有的青石路。李白也不推辞,即席吟诗道:“洪荒既已判,江天今已图,未有九华图,先有老田吴。李白离开老田吴不久,也就是唐至德年间,新罗僧金乔觉上九华山时,也曾落脚于老田吴家,这一次投宿更是成就了九华山辉煌的未来。

  • 恩与怨

    五儿妈还猜想了这件蹊跷事情的真相:卫红和某人合作,趁孩子们不注意往五儿篮子底下塞了花生。多年以后,这个猜想得到印证:卫红的堂弟是个篾匠,会做漂亮的篮子,那事发生后他每年都会送给五儿妈一只。

  • 萨尔图落日

    十九世纪末,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萨尔图站出现了。当你接近大庆的时候,最显著的特征,就是看见竖立在油田上的那一棵棵“采油树”,工人们叫它“磕头机”,因为它循环往复地顿着头。

  • 天堂的模样

    知道杂书馆,是源于高晓松。杂书馆设有国学馆和新书馆两个馆区,外观并不起眼,似是旧楼翻新,进得其中,方知别有洞天。更叫人吃惊的是,除了看书免费,茶水咖啡免费,杂书馆还免费提供水果:香蕉、苹果、圣女果……对读者的体贴由此可窥一斑。


 273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