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
中南海厨师忆毛泽东忌口:不吃酱油不吃鸡不喜牛羊肉
2016-04-19 21:36:00

  核心提示:在他印象中,毛泽东有忌口,不吃酱油,原因是“他小时候在酱油作坊看到过死老鼠”。他不爱吃牛羊肉,不吃鸡。

图片

毛泽东 资料图

  领袖们的春节,大多忙于国家大事;可与此同时,他们也同普通人一样,期盼着与家人团聚,吃顿热乎的年夜饭。

  老一辈领袖们年夜饭里的许多佳话、轶闻,至今还为人们津津乐道。

  除夕晚饭,毛泽东吩咐把中午的剩菜端上来

  相对于其他场合的国宴和领导人的家宴,毛泽东的年夜饭比较简单。中南海厨师康辉说:“毛主席生活俭朴,要求简单,无论是元旦还是春节,他的家宴总是三荤两素一个汤,鲍参翅肚是没有的,他也不爱吃。他一般说,一顿饭有个肉菜,有个蔬菜,够了。”毛泽东对工作人员脾气好,“发脾气也是冲干部发。饭里吃到沙子,他也不说话”。

  康辉只在毛泽东家过了一次春节。他说,毛泽东家和平常人家里一样,年夜饭也包饺子,只比平时多几个荤菜,孩子们过来一起吃一顿。在他印象中,毛泽东有忌口,不吃酱油,原因是“他小时候在酱油作坊看到过死老鼠”。他不爱吃牛羊肉,不吃鸡。

  毛泽东不吃鸡,康辉偏给他做鸡。有一次,他用鸡胸脯最嫩的那一点,剁成泥,裹上淀粉火煎,烹上汁,这样做出来的菜不但色泽漂亮,鸡肉煎得也特别嫩,跟豆腐似的。毛泽东平时对菜没什么点评;但这顿饭,他吃完直夸不错。

  也不是康辉所有显示厨艺的时候都获得夸赞。有一回他炒了一个花刀猪肚头,又脆又嫩,毛泽东吃完说:“不要让师傅费手弄什么刀功啊,有时间不如多看看书。一看雕得跟花儿似的,就知道很费事。”

  对毛泽东年夜饭有更多记忆的是康辉的同事,厨师程汝明,他在毛泽东身边干了22年。

  和康辉一样,他对主席家年夜饭的餐桌也没有特别记忆。即使是元旦、除夕,毛泽东对厨房也不会做什么特别吩咐,程汝明只好多做几个他平时爱吃的菜。

  程汝明唯一记得比较清楚的是某一年的除夕,他做了不放酱油的红烧肉、腊肉、苦瓜、辣椒圈、鱼头豆腐、盐水鸡、扒双菜和一小盆三鲜馅饺子,加上中午的剩菜,这就是当天的年夜饭。

  那晚,他不用像平常那样在菜里多加汤水保温,因为这天的团圆饭,毛泽东不会边吃边看文件。饭后,他才照例批阅文件。

  关于年夜饭,程汝明印象中最奢侈的菜,只有一个罗汉大虾。倒是有几次除夕晚饭,毛泽东吩咐把中午的剩菜端上来。

  1962年春节,三年困难时期过后的一年,毛泽东仍保持了这种习惯。他私人宴请溥仪,请了章士钊和另外三位名流作陪,桌面上只有几碟湘味辣椒、苦瓜、豆豉等小菜和大米饭加馒头,唯一能撑点场面的是有瓶葡萄酒。

  周恩来家除夕宴,大包子加小米稀饭

  周恩来总理是地道的美食家。因为他生于淮扬菜的发祥地淮安楚州城,因此对淮扬菜更是情有独钟。红烧狮子头便是周恩来特别喜欢吃的一道菜。

  据在周恩来身边做菜多年的老厨师王诗书、桂焕云回忆,总理喜欢吃烩干丝、红烧百叶结、红烧狮子头等。“文革”前,每逢过年,周恩来和邓颖超必要请工作人员一道吃顿“团圆饭”。这时,周恩来和邓颖超都要亲自下厨,做几样拿手菜。而总理最拿手、每次下厨必做的一道菜,就是红烧狮子头。

  1958年“大跃进”之后的三年困难时期,周恩来坚持不吃肉、蛋、鱼类食品,狮子头便再也上不了他的餐桌。直到1965年国民经济完全好转了,他才又允许厨师为他做红烧狮子头。

  1960年的春节,周恩来和邓颖超、李先念、陈毅、王震等一起来到首都剧场的三楼宴会厅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演职员们一起过年。

  那时正处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所以总理特意从家里带来了一些酒和花生米分别摆在休息室的各个桌子上。面对这些当时很珍贵的食品大家连动也没有动。周总理发现后,一再说:“来,来,大家都吃一点儿嘛。”可是,仍然没有人肯吃。后来,一位青年女演员鼓足勇气伸手抓了一小把花生米,坐在旁边的一位老演员赶快用胳膊碰碰年轻人,青年演员顿时涨红了脸,窘迫得很,急忙把花生米又送回盘子里。女演员的手被周总理的手一下子给挡住了。周总理说:“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一些嘛,花生米就是留下来让大家吃的。”

  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最盼过春节,一临近春节,暗暗喜悦,因为辛苦一年的周恩来,只有春节能充分睡两觉。这两觉可以不存压力地自然入睡,自然醒来。

  周恩来和家人一起过年的机会并不多。周恩来的侄子周保章1961年曾在西花厅和总理过了一次除夕,真实记录了周恩来吃年夜饭的情况。

  那天,周恩来把在京的亲属、工作人员都请到了西花厅,大人带孩子,熙熙攘攘地把西花厅挤得满满的,足足摆了三大桌。人都坐好了,只见工作人员端上了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和黄澄澄的小米稀饭。除夕宴就这样开始了。一阵掌声过后,总理笑容满面地向大家问好,感谢大家一年的辛勤劳动。宴会主持人邓颖超意味深长地说:“为什么今天请大家吃小米稀饭呢?是因为中国革命是小米加步枪打出来的;为什么吃包子呢?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人民生活有了改善,所以今天能够吃到肉包子,我们不能忘记党的恩情。”邓颖超的话刚一说完,大厅里立即响起了掌声。

  按淮安老家习俗,正月初一晚辈是要给长辈拜年的;可是周恩来和邓颖超在除夕之夜也在忙碌,特别是周恩来,每天忙到天快亮才上床休息,过午时才起床。邓颖超告诉周保章,这是他们长期地下斗争和多年革命历程中养成的习惯,现在已经没法改了。这样,周保章也就没法给总理拜年了。

  大年初一中午吃饭时,工作人员端上桌的是一碟窝窝头,共四个,三个在下,一个在上,都是玉米面做的。仔细一瞧,做法也和普通老百姓家一样:圆圆的好似一座小山头,底部有一个圆圆的孔洞,只是个头比民间的要小一点。周保章感到奇怪:“大新年的,不包饺子却吃窝窝头?”而在桌上吃饭的总共才三个人:周恩来、邓颖超和周保章。周保章没有多想,伸手就去拿窝窝头。邓颖超却立即用筷子将他的手拨开,说:“慢,这是我和你伯伯吃的,你是客人,请吃客饭。”她随即用手一指,“去盛大米饭吃吧。”周保章还想说,自己是晚辈,该吃粗粮,总理好像早就看透了他的心思,向他投来慈爱而又不容争辩的目光。周保章只好照他们的意思办了;可是那顿饭他却怎么也没吃好,每一口米饭都感觉难以下咽。

  本文摘自:大河网,作者:佚名,原题为:《中南海年夜饭:毛泽东吃剩菜周恩来爱吃狮子头》

  编辑:吴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