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
老蒋为何同意让叶挺任新四军军长
2016-08-30 15:53:39

图片

  1937年9月28日,蒋政府宣布,任命叶挺为陆军新编第四军军长。长期以来,史学界在阐述此事时,基本上众口一词,即:周恩来考虑到脱离中共十年的叶挺或许是国民党方面能够接受的领导中共南方游击队的合适人选,就同叶挺商量,提出由他来“编游击队”的设想。叶挺欣然答应,并提议将这支部队的番号定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意在继承、光大当年北伐时的“铁军”第四军的光荣传统。

  国民党军队在南方“围剿”红军3年之久,师劳无功,不得不承认这支队伍的客观存在。随着淞沪前线战事的日益吃紧,国民党当局对由不是中共党员的叶挺来改编中共在南方的武装力量,尽快开赴抗日前线作战,无疑是求之不得的。在陈诚、张发奎、冯玉祥等国民党高级将领的举荐下,此事最终得到蒋介石的首肯,于是遂有对叶挺的任命。

  然而根据最新资料,蒋介石之所以任命叶挺掌管新四军,除了上述背景之外,还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叶挺早就获任中将高级参谋

  台北“国史馆”保存的蒋介石文献档案显示,1937年4月17日,蒋介石致军委会办公厅主任徐永昌的侍秘第5196号手令,文曰:“军委会徐主任,本会高级参谋如有缺额,请委黄琪翔与叶挺二员补充,此事请与辞修便商之。”手令中提及的辞修,是陈诚的字,保定军校第八期生,为叶挺的学弟,时任国民政府军委会军政部政务次长兼武汉行营副主任。

  仅隔了一天,徐永昌便向蒋介石复呈曰:“黄琪翔、叶挺二员名义事,已遵与辞修兄商委,拟委为本会中将高级参谋,各月支薪五百元。”此后,蒋介石即批示“如拟”。以此看来,早在周恩来请他出来“编游击队”之前的1937年4月,叶挺就已经得到蒋介石的亲自关照,担任了军委会中将高级参谋。

  按说,叶挺很早就加入中共,又系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曾是国民党通缉的要犯,流亡海外期间又涉足宋庆龄、邓演达、黄琪翔等“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第三党)的建党活动,还曾回国参与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人发起的福建事变,始终没有停止过反蒋活动。对叶挺这样不折不扣的反蒋宿敌,蒋介石为何要加以如此青睐呢?

  昔年的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对北伐名将叶挺的军事才能不可能视而不见。“九一八”事变以来,全国抗日呼声日益高涨。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业已停止内战,正在酝酿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内政治呈现出一派团结向上的氛围。以全国抗日领袖自居的蒋介石,对彼此之间有着十年血仇的国共矛盾尚且都能化解,对李济深、黄琪翔、叶挺这些游离于国共两党之外的第三方力量,当然更要竭尽收买笼络之能事,以图揽入囊中,为我所用。如此国内发生且正在变化的形势,是蒋介石决定起用叶挺的历史背景。

  叶主动要求赴西安营救蒋

  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足以直接引起蒋介石对叶挺的好感。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将蒋介石扣押。南京政府中以何应钦为首的主战派,极力主张组织讨逆军出兵潼关,欲派飞机轰炸西安。

  西安事变发生之时,叶挺恰在上海访友。他从大局考虑,认为当此外敌入侵、寇深祸亟之际,唯有蒋介石才可能统率三军,号令全国,因此极力反对南京方面诉诸武力讨伐张、杨,于是在12月13日登门拜访北伐时的第四军老长官张发奎。

  两人自南昌起义分道扬镳以来已近十年未谋面。当时叶挺向他表示愿意捐弃前嫌,亲赴西安尽力斡旋,向各方交涉,努力营救蒋介石回南京。对此,张发奎在晚年回忆道:“我相信他一定是奉中共的指示来找我转圜,否则他不会表露出对营救蒋先生出险信心十足。我叫他在上海等候,我坐夜车去南京,一到,我就找军政部长何应钦,向他报告叶挺找我谈话的内容。我问他是否想见叶挺。何说:‘好,让他来南京。’我打电话给叶,叫他立即进京。他搭乘当晚的火车。秘密警察一定接到通知,暂勿骚扰他。当我带叶挺去见何应钦时,叶表示他有信心能找出营救蒋先生的法子。何应钦向共产党强硬地表态,说中共休想以劫持蒋先生来左右政局、逼迫政府屈服。他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蒋先生。否则,讨逆行动将立即开始。听到何应钦的话,见到他的坚定态度,叶挺不同我告别就悄悄离开南京。”

  其实,此时已经离党十年的叶挺与远在陕北保安的中共中央并无电讯联络;而因西安捉蒋事发突然,在没有得到共产国际指令前,中共中央在如何处理蒋介石问题上也还没有形成统一意见。所以说,叶挺冒着生命危险赴南京面见何应钦,绝非是受中共指派,纯属个人行为。

  蒋介石回到南京,获悉叶挺此事后,对叶挺定然会存有极好的印象,这也可解释为什么他会在回到南京4个月后即任命叶挺为军委会中将高级参谋,也不难理解他后来接受叶挺出任新四军军长。

  “八一三”淞沪抗战的爆发,极大地推进了第二次国共合作的进程和南方红军游击队的改编。叶挺后来回忆道:“在上海战斗的危急时刻,我向蒋委员长建议,为了抵抗日本侵略,为了在华中日本占领区内开展游击战争,让我集合仍留在南方的红军和改编这些军队。”

  1937年9月28日,蒋介石在国共两党就南方红军游击队如何改编一事尚未具体谈判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通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铨叙厅,正式通报由“委员长核定”,“任命叶挺为新编第四军军长”。10月12日,新四军正式成立。

  叶挺表示“完全接受党的领导”

  蒋介石任用叶挺,除了欣赏他的为人和才干,不排除存有利用叶挺来统制和改造这支中共武装的企图。但是,在没有得到中共中央同意的情况下,光是由国民党单方面下达任命,叶挺还不能上任,毕竟南方红军游击队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

  当获悉国民政府的任命后,张闻天、毛泽东致电博古、叶剑英:要求何应钦将叶挺之新四军隶入八路军建制是否可能?叶挺是否愿意恢复党籍或完全接受中共指导,而不受国民党干涉?并询问叶挺是否愿意来延安及八路军总部接洽一次。同时表示,如果上面几项能够办到的话,中央可以同意经过叶挺去整理南方游击队,并集中各游击队之一部成为一个军。

  博古、叶剑英接电后,立即向叶挺转述了中共中央的要求。叶挺表示非常愿意前往延安,并郑重声明“完全接受党的领导”。11月3日,叶挺抵达延安。毛泽东和中共其他领导人当面征求了他对恢复中共党籍的意见。叶挺表示愿在党的组织外,但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

  离开延安后,叶挺带回了在延安商定的新四军干部名单,但该名单却遭到蒋介石否决。蒋还拒绝了叶挺关于增拨新四军军费的合理要求。气得叶挺愤而向蒋介石当面辞职,但被拒绝。蒋介石为了转圜,推诿说具体问题可与陈诚商量解决。

  在日军侵华、民族矛盾取代阶级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的情况下,中共方面在新四军编制、薪饷等问题上作出了一些妥协,国民党也作出了让步,国共双方的谈判终于取得了迅速进展。

  三年军长却有一半时间在外

  新四军成立后,叶挺尽管是新四军军长,但因不是中共党员,所以部队的实际领导权理所当然地掌握在身为中共东南分局书记、军分会书记的副军长项英手里。在这种情况下,对项英来说,尊重叶挺、团结叶挺就显得尤为重要。1938年5月4日,毛泽东在致项英的“五四指示”中,特地叮嘱项英:“请始终保持与叶同志的良好关系。”毛泽东称叶挺为“同志”,实际上是提醒项英,对叶挺要以“同志”相待。

  但项英并没有注意搞好同叶挺的团结。叶挺在新四军中受到了不应有的冷遇。原来司令部参谋处与叶挺在一起,后来也移到项英住处。项英开始同叶挺一起吃小灶,不久跑到大食堂吃饭,撇下叶挺一人。在这种情况下,军部的其他干部也都有意无意地回避叶挺。

  叶挺满腔热血出任新四军军长,为的是率军杀敌,抗日报国,实际上却一方面受到国民党当局的掣肘,另一方面又受到项英的排挤,这在他是始料未及的,终于在1938年10月提出辞职,负气出走广东。

  虽说叶挺经国共两党首肯,才得以出任新四军军长,但在担任军长三年期间,总共只在皖南军部待了一年多时间。他曾数次提出辞职,中间有两次长时间离开军部,第一次由周恩来亲自陪同回到皖南,第二次是周恩来电令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到重庆接回军部。

  皖南事变中,新四军被数倍于己的国民党顽军包围于泾县茂林地区。在项英离队的情况下,叶挺临危受命,负起军事指挥重任,最终为保全部属下山谈判,被蒋介石长期囚禁,其间有“四次辞呈,三年军长,一朝革职,无期徒刑”的叹谓,此是后话。(童志强)

  据《同舟共进》 编辑:吴燕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