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
成都女学霸圆梦牛津 中考后曾获百万奖学金
2017-04-01 15:00:34

图片

  “学霸”瞿傲寒。

  瞿傲寒

  女,成都人,中考成绩为成都市武侯区第一名。中考后,通过新加坡政府奖学金(SM1)考试并留学新加坡。2017年,被牛津大学全球“最难录取的专业”经济与管理专业录取。

  她,曾与世界银行经济学家们站在一起,讨论经济发展

  她,曾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评论:补习大国——中产阶级的焦虑

  今年,她被牛津大学最难录取专业录取

  3月,远赴新加坡求学已四年的瞿傲寒又回到了母校,与成都棕北中学的学弟学妹们交流成长故事。2012年11月,瞿傲寒以武侯区中考第一名成绩获得新加坡政府全额奖学金,并远赴新加坡求学。2017年,她又以四门功课全A的成绩被牛津大学全球最难录取的专业——经济与管理专业录取。

  从出国后腼腆于与当地人交流,到与世界银行经济学家同台竞技,再到向新加坡政府提出未来经济发展建议……几年时间里,“学霸”瞿傲寒已经成长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3月29日,瞿傲寒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学霸”人生。

  圆梦牛津大学

  在瞿傲寒的卧室里,贴着几张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照片。对她而言,“这就像是梦幻中遥远的灯塔。”

  初二暑假,妈妈一次有远见的决定,让14岁的小女孩远赴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参观,并住进了剑桥大学学生宿舍。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瞿傲寒第一次接触到了童话般的大学世界。“直到去年,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成为那里的学生。”

  2017年,初春,当她收到牛津大学Balliol学院录取通知书时,“真是超乎意料,难以置信。”在牛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中写道:全世界有19900人申请了牛津大学,而只有3200录取名额。瞿傲寒所申请的经济与管理专业更是被认为是牛津大学最难录取的专业之一,每年录取比例14.2:1。

  获百万奖学金

  瞿傲寒的学霸人生从初中开启,她成为了武侯区中考总分第一名。本来可以就读成都七中理科实验班,但是中考后的一次新加坡政府奖学金(SM1)考试改变了她的人生。通过考试的瞿傲寒,获得了接近百万元人民币奖学金(四年),并留学新加坡。

  接下来的留学之路更是挑战不小。由于是奖学金得主,成绩拔尖是基本要求。新加坡政府每学期会对奖学金学生进行成绩和操行的评估,达不到要求将被即刻停止资助。“刚开始,心理上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瞿傲寒用了两年时间追上同龄人。当她升入高中时,经济学科成绩在全年级500多名学生中,已经能排到第二,其它学科也能排到年级前列。

  每周末做义工

  在新加坡初中,瞿傲寒修读了十门课:英语、基础数学、进阶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综合人文、华文、高级华文、中华文学。考入初级学院后(学制两年,相当于中国的高中)她修读了A-LEVEL课程:数学、物理、化学、经济,还先修了大学课程高级经济。大量课程都是英文授课。

  新加坡学校每天下午一两点放学,之后学生会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学习不是生活的全部,学习好在新加坡只是标配。老师、同学对你的认可更多来自于你在其他活动中的表现、领导能力、社会公益活动等等。”在新加坡的前两年,瞿傲寒每周末都去不同的地方做义工,“义卖为儿童募捐,走进底层人群做社会调查,这些是了解新加坡最好的方式。”上高中之后,她还参加去柬埔寨的海外义工,并做团队负责人。

  新加坡中学对课外活动的重视丝毫不亚于正式课程。瞿傲寒参加了学校的民乐团,担任财务组长,“不论我们是不是要准备大考,只要有乐团演出,学校就要求必须全力演好。而且,音乐会的筹备工作全部都由学生自主完成。”

  “激发自我教育能力”

  瞿傲寒的父母都是科研人员,对女儿的成长更多是放手与尊重。“在父母眼里,我一直是一个不特别聪明,又有些内向的女生,但一路走来,我都在不断刷高父母期待值。”她父母说最大的育儿体会就是“要激发孩子强大的自我教育能力”。

  虽然离家四年,但是女儿每天晚上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与父母通电话,“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与家人的距离。”每当遇到考试、心理上需要疏导时,“军师”妈妈都会及时出现,“在我要面临大考的年份会多来看我几次。因为妈妈常来探班,所以回家次数也没有很多。没有大考的时候一年回家两次,有大考的时候一年回一次。”

  人物特写

  为新加坡经济发展提出建议 建议政府建立“失败公司保险制度”

  在瞿傲寒手边,除了最喜欢的经济学读物,就是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著作:《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从一个弹丸之地发展成亚洲经济强国,新加坡经济社会发展之道深深地吸引着这个成都女孩。

  新加坡经济增长模式遇到的挑战和瓶颈是什么?如何在生产力和创新方面应对挑战?2016年,由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主办的“新加坡经济的未来”论文比赛,向全社会征集未来提升新加坡社会生产力和创新发展的建议。

  在这项新加坡最高级别的经济学竞赛中,参赛者有世界银行经济学家、经济学博士等等。瞿傲寒和自己的新加坡同学一起组队,用3个月的时间查阅文献、政府工作报告,最终写成了数千字的英文报告——《为新加坡经济把脉》。在这篇论文里,瞿傲寒从新加坡社会受儒家思想影响深刻,惧怕失败的观念为出发点,建议政府建立“失败公司保险制度”,降低创新失败风险,还建议政府建立机制保障学生可以休学创业。

  “可能是我们新颖的视角赢得了胜利。”瞿傲寒破格成为该项赛事的外籍高中生选手,最终从51支入围队伍中脱颖而出,成为最高奖获得者。19岁的她,就和世界银行经济学家们站在了一起,为新加坡经济发展出谋划策。

  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评论 剖析新加坡的“中产阶级焦虑”

  除了参加义工,瞿傲寒每天必做的一门功课就是读报纸。“我可以不学习,但是报纸必须要看。”新加坡《海峡时报》是她每日必读,在新加坡四年里,她用英文、中文在当地最大的两家媒体《海峡时报》与《联合早报》发表文章有十余篇。从政治经济到儒家文化,她所涉及的话题包含着自己在新加坡做义工、走街串巷时,看到的最鲜活的题材。

  在崇尚任人唯贤的新加坡,近年来自国内外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新加坡中产阶层更是焦虑不已,他们倾尽全力把孩子送进各种补习班,已经成为新加坡突出的社会现象。如何看待这样的问题呢?

  瞿傲寒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新加坡中产阶层焦虑和随之而来的补习现象,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新兴的中产阶层需要几代人的沉淀,才能渐渐摆脱焦虑,才能不削尖脑袋去追逐公务员、律师、医生这些所谓的人生赢家之路。”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李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