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调查】90后常州美女诈骗40万人300亿?!老师:她是才貌双全乖乖女
2017-07-06 21:16:09

图片

 

90后常州美女,伙同丈夫诈骗40万人300亿,逃往马来西亚……早有流传、今日网上爆发的这则新闻让人目瞪口呆。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

 

 

 

 

 

  据马来西亚《中国报》报道,目前,该名90后中国女子张雪娇(26岁,来自江苏常州)被指已潜逃去马来西亚投靠丈夫,其丈夫是该金融诈骗组织(或本地一般称金钱游戏)IGOFX的大股东,她本身则成立一家公司“一盛金融”,作为中国IGOFX的总代理。IGOFX打着“躺着赚美金”的口号,加上每星期的派息举动及“人拉人,获奖励”的金字塔系统,短短半年内即招收多达超过40万名会员。

  紫牛新闻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IGOFX骗局的消息此前就开始流传了。网上有不少披露骗局的文章和维权群。

图片

图片

  甚至有受害者在网上直播自杀

图片

(资料图)

 

  300亿元是什么概念,什么样的人才能谋划出这个惊天骗局?当事女主角张雪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每天近百人来找张雪娇”

常州星火北路72号汽修店成“网红”

 

 

 

  网上曝光的张雪娇户口本复印件显示,她1991年出生,户籍所在地是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登记地址是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星火北路72号。

图片

图片

 

  6日上午10点20分,紫牛新闻记者根据导航来到了湖塘镇星火北路72号。这里是一家名为“捷联汽车维修服务部”的汽修店。紫牛新闻记者站在店门口,刚刚拿出手机准备拍照,汽修店老板见状就走出来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兄弟你别拍了,你们要找的人不在我这!”

  紫牛新闻记者随即和汽修店老板聊了起来。“今天在你来之前,已经有五个人来我这问过张雪娇了。最近几天来我这找她讨债的人少了,前些时候我这边每天至少要来一百多个人来找张雪娇,他们来讨债,我就给他们解释,解释来解释去,还是有人不相信我说的,我都快给烦死了。”汽修店老板自我调侃,他的汽修店莫名就成“网红店”。全都是因为网上那个张雪娇身份证照片,上面写了个星火北路72号!

图片

 

   “现在这个号牌是新号牌,其实老的72号根本不在这,要找你们要往南边去找才对。”汽修店老板指着另一块小号牌说,你看这个上面写的是“星火北路61号”,其实湖塘这片因为不断的建设发展,星火北路号牌就换了三遍,老72号牌子都没了!

  “我现在都怕烦,你马上走了,我就找东西把号牌挡起来。”汽修店老板说着说着,就到店里找了块黑胶布,把醒目的72号的号牌的“2”字给遮住了。

图片

 

 

亿万身家?她在当地只是个传说

家里经济状况并未有明显改变

 

 

 

  接着,在知情人的指点下,紫牛新闻记者找到了张雪娇家湖塘镇的老宅。这是当地的一个城中村,全都是两三层楼的私房,住户多是经济条件一般的中老年居民。经济条件好的年轻人,大多已经在周边购买了商品房。见到有陌生人进村,这里的村民大多比较谨慎,聚在一起聊天的村民警惕地打量着紫牛新闻记者。

  “这个事情你们别来问我们,要问就去问村委,我们不好说什么。”一听说是打听张雪娇家的事情,多数村民讳莫如深,并不愿意多谈。偶尔有人想说几句情况,身边的人或是使个眼色,或是拉拉衣服,示意对方不要多说。

  经过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张雪娇一家的一处居住地,这间门面房紧靠着马路,市口不错,门头悬挂了一块某某饭店的招牌。然而,此时却门窗紧密,一楼蓝色的卷帘门关得严严实实,门上被人涂抹过,不过还是能依稀看到“欠债跑路”的字迹。

图片

  “这里以前有人租他们家房子开饭店,再后来他们不愿意出租了,但牌子没有摘下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一楼角落的位置还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摄像头拍下来我们跟你们说了什么,他们家人会来骂人的,他们很凶的。”一名女邻居说。

  见到四下无人,一位村民将紫牛记者悄悄地拉进了家里,才吞吞吐吐地说了些情况。据介绍,张雪娇的父亲欠下100多万的债务,已经在外躲债有几年了,她母亲之前在商场做营业员,后来也不知去向了,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露面了,而张雪娇则是小学毕业后邻居就很少见到她。

  “她家门上被要债的人喷了油漆,自己又回来涂掉,已经反复几次了。这里的房子没有房产证,不然早就被他抵押了。”还有村民表示,这处房屋原本打算要用来开公司,但是没多久就出了事情。

  对于当地中老年村民来说,张雪娇这两年只是当地的一个传说,她的生意太过高端,村民们并不理解其中的奥妙,只是听说很赚钱。

  然而,因为张雪娇父母的经济条件一直很普通,并没有多少改变,丝毫看不出家里有个亿万身家的女儿。在大家看来,这家人并没有因为女儿发迹。

 

 

才艺双全、活泼开朗、乖乖女……

班主任觉得她是“明星学生”

 

 

 

  6日中午,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张雪娇就读于西林职高时的班主任陈老师。陈老师说起张雪娇,称简直不敢相信她现在看到的新闻!虽然张雪娇从学校毕业快6年了,但是对陈老师而言,仍然记忆犹新。

图片

(张雪娇留影 资料图)

  因为在陈老师印象中,张雪娇在年级里是个“明星学生”。学习成绩好不说,人长得也漂亮,在学校里擅长主持各类节目,是老师的得力助手。几乎年级里的老师和同学都认识她。

   “张雪娇爸爸原来是做建筑行业的,家庭条件还不错,真的想不到她会变成这样!”陈老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张雪娇读的是五年制大专,学的是财会专业。西林职高财会在职高当中是特色专业,职高当中算优秀的。2011年毕业后,就与学校联系少了,但她在学校学习期间一直担任班长职务,是个很有担当的班干部,同学们跟她关系都挺好,处得来。不仅如此,张雪娇聪明活泼,很有主见,也很乖巧,在校期间给人感觉就是个乖巧率真的90后小才女,走上社会定会有一番作为。可谁也没想到她会走上这条路,陈老师摇头叹息。 

 

 

“要么被人利用,要么是自己被骗”

远亲不信她会故意骗钱

 

 

 

  几经周折,紫牛新闻记者拨通了张雪娇亲戚林先生(化名)的电话,起初林先生并不愿多说,经过紫牛新闻记者再三沟通,才稍微谈了一点他知道的情况。

  “我们至今都不相信她会故意骗人钱,她要么是被利用了,要么就是自己也被骗了。”林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和张雪娇家也算是亲戚,但是隔得比较远。林先生说,关于近况他只知道张雪娇去年结了婚,其他情况并不清楚。

  林先生叹息着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大家也是看了新闻之后,才知道涉案金额这么大。“她家的条件看起来很一般,母亲是商场的售货员,父亲打打零工,很难将她家和上亿元的资金联系在一起,何况是几百亿,那是什么概念!”林先生说,出事后,他也和张家人失去了联系。“听说他父亲原先就有赌债,加上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也都会避一避,这也是人之常情。”记者发现,老师眼里的张雪娇及其家人和亲戚眼中的似乎有所差别。

  采访中,林先生表示,身边确实有人参与了张雪娇的投资。采访中有知情人透露,张雪娇在湖塘地区也发展了一些IGOFX会员,其中很多人都和张家相熟,其中不乏张雪娇母亲的同事、熟人还有亲戚,不少人都投资了,”甚至还有人借钱投资“。

 

 

初查阶段,常州警方尚未立案

不少受害者此前只认为是投资失败

 

 

 

  常州警方知情人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目前常州主要是武进区湖塘一带与张雪娇发生经济纠纷的报案人数较多。常州警方对此案件尚未立案,目前仍处于初查阶段。

  一部分受害人是张雪娇的要好朋友,在案件曝光前仍不相信自己“上当受骗”,只是单纯地认为是自己“投资失败”!在他们看来,他们的投资交易每一单都是有交易记录的,IGOFX外汇平台交易是真金白银的交易。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一位杨先生(化名),他一直不觉得自己被骗,就认为是投资失败了,这事曝光以后才感觉确实被骗了!由此可见,该骗局具有很大蒙蔽性。

  其实这个IGOFX外汇平台本身就是一个骗子项目,就是一个“庞氏骗局”而已。深圳媒体披露,该集团以虚构网站、假系统来蒙骗投资者,事实上投资者的钱,根本就没有参与到真正的外汇大盘交易,集团只是开出假单,欺骗投资者。

 

 

紫牛连线马来西亚发稿记者

背景难查,张雪娇的“丈夫”很神秘


 

 

 

 

  IGOFX诈骗案起初在网上曝光,马来西亚的《中国报》跟进报道,很多媒体随即进行了转载和追踪。但在这些报道中,只看到张雪娇的名字,她的所谓马来西亚籍丈夫的名字不得而知,只说是IGOFX的大股东,显得非常神秘。

  紫牛新闻记者与《中国报》联系,该报记者说,他们主要也是根据社交网站的资料撰写的报道,对于所谓张雪娇丈夫的背景,以及马来西亚警方目前有没有开始进行调查,还没有确切消息。

  有马来西亚网友在《中国报》刊登的IGOFX诈骗案的新闻下面跟帖评论说,IGOFX近年来在马来西亚也曾被炒得火红,相信很多人会受骗。有网友猜测所谓张雪娇的丈夫,可能是一个叫“Hush Ang”的人,但并没有得到进一步证实。

 

 

IGOFX总部在太平洋岛国努瓦阿图

网站没有独立服务器,不像正规大公司

 

 

 

  IGOFX公司的网站目前还在运行,并且有英国、印尼语和简繁体中文版本。网站上的公司简介宣称,“IGOFX是一家努力不懈迈向全球首屈一指的外汇交易领导商,我们坚持以简单易懂的方式,让复杂的交易过程变得易如反掌,并不断提供最优质的交易平台”。

  该公司自称是“让所有交易者一次满足的交易中心”,“适合所有业余或具经验的专业外汇交易人”,还有“24小时顶级快速支援,包括线上即时客服”。

  网站罗列出一堆“荣誉”,还有安卓和苹果系统客户端链接。然后在最底下的免责声明中声称:交易商品期货,期权和场外外币产品有巨大的风险。另外,还表示不接受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比利时,苏丹,叙利亚,朝鲜和日本的客户,所谓“二元期权”不接受来自新加坡和前面那几个国家的客户。

  虽然IGOFX的宣传天花乱坠,但实际上该公司2012年成立于新西兰,但总部在太平洋的岛国努瓦阿图。它的交易平台看上去挺专业,其实开发成本非常低,利用现有的程序稍作改动就行,但是很能唬住普通人。该公司网站于2012年设立,但没有自己的服务器,而是托管在新加坡,这不是正规大公司的作为。

  IGOFX和所有的传销诈骗机构一样,都是宣称门槛低,能够快速致富,依靠会员拉会员进来,没有真正的产品销售,利益来自拉下家抽取佣金,而且没有政府部门颁发的正式执照。

  IGOFX投资只要100美元起步,不设上限,根据投资额分为不同级别。会员选择所谓操盘手,把自己的本金交给他们操作,盈利由投资者、操盘手和介绍人。

  IGOFX宣称投资者可以随时更换操盘手,本金利润随时可以取出,与全球外汇接轨,赚取的是全球的钱,不存在泡沫。但是,只有骗子才会宣称只赚钱,不赔钱,而且还能赚大钱。

  由于监管力度不够,马来西亚近年来成为金融传销“乐园”,而且向周边国家扩展。今年4月和5月,马来西亚有27家这类公司出事,仅有两家退回部分客户资金。IGOFX的大本营也是马来西亚,它成为最新一个崩盘的金融传销公司。     来源:紫牛新闻   编辑:王育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