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调查|一龄童眼球被精神病人划破,上千检察干警刷屏一天网筹6万多
2017-07-02 00:18:29

图片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此刻,1岁多的小宇宸正在常熟街头蹒跚学步,他的可爱样子一定会让辛劳一天的父母释放全部的疲惫。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

4月14日傍晚,街邻一名40多岁的男子赵某精神病发作,挥舞菜刀砍伤1名成人和3名幼儿,在妈妈怀中的小宇宸最小,伤得最重:面部受伤、左眼球破裂。事后,赵某被鉴定为精神病发病期,无刑事责任能力,虽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但不负刑事责任,其家属付了3万治疗款后,再没动静。为保住孩子的左眼球,这个打工家庭面对数十万治疗款,陷入困境。

6月30日,苏州上千名检察干警不约而同地在朋友圈为这件事刷屏。到7月1日晚,线上线下已有数千好心人捐款6万多元。

图片

检察干警在朋友圈募捐

毫无征兆

13个月幼童挨了一刀,左眼球破裂

10年前,雷先生带着妻子党女士和3岁的女儿,离开老家在陕西渭南,来到江苏常熟谋生。他们租了一套简易房屋,雷先生到一家工厂打工,党女士看家并照顾女儿,生活就这样平淡地过着。

国家二胎政策放开后,已经41岁的党女士在2016年3月为这个家庭生下一个宝贝儿子。雷先生兴奋之余,给儿子取名“宇宸”。“宸”原本寓意北极星所在,是深邃的天空中指引方向的星星,这个名字寄予着家人对孩子的无限期望。

儿子的到来无疑加重了这个外来打工家庭的负担,可雷先生和妻子过得苦中有乐,生活的滋味并不平淡。转过年来,刚满周岁的小宇宸开始蹒跚学步,每天踉踉跄跄的模样给全家平添了不少欢笑,但这一切,在2017年4月14日晚上戛然而止。

街邻赵某和妻子也是从外地到常熟打工的,就在雷先生家旁边租住,平时帮人加工服装,一年10万左右收入。鲜为人知的是,赵某患有精神疾病,一到春天尤其是气温变化时,极易复发。

这天晚饭后,党女士抱着小宇宸在邻居家口聊天。突然,不远处传来“砍人了”的声声惊呼,她转身望去,一个挥舞菜刀的身影已冲到眼前,不由分说对着她就是一刀。她本能地一躲,但见菜刀划过,小宇宸“哇哇”大哭起来,她低头一看,惊见孩子左脸上有道六七厘米长的刀口,鲜血直流。

图片

孩子脸上伤口很深很长

惊魂甫定的党女士大呼家人赶来,紧急将孩子送往医院抢救。经诊断,小宇宸“面部刀伤、左眼球破裂”,其中视网膜受损严重,恢复希望渺茫。

图片

医院诊断书

法定结论

 凶手经鉴定精神病发作,不负刑事责任

事后,雷先生和妻子才知道,这天晚上,赵某精神病发作,从家冲出后对路人胡乱砍杀,造成1名成人与3名幼儿受伤,其中小宇宸最小,但伤势最重。

案件发生后,接到报警的民警赶来将行凶的赵某制服抓获。经过调查,办案机关认为,赵某无故持刀追逐、砍伤他人,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但是,赵某家人反映,赵某曾有精神病史。为慎重起见,经依法申请鉴定后确认,事发时,赵某处于精神病发病期,并无刑事责任能力,因而不负刑事责任。

鉴于赵某的精神情况,当地有关部门对其启动了精神病强制医疗程序。 

让人气愤

行凶者一家已人去屋空,电话失联
 7月1日,紫牛新闻记者经多方调查了解到,赵某夫妇与雷先生一家就住在同一条街上,相距不过几十米,两家人平时没有什么来往,只能算面熟。赵某和妻子做服装代加工收入不错,但为赵某治疗精神疾病这些年花费也不小。得知赵某行凶后,其家属拿出3万元交给雷先生,作为小宇宸的治疗费。

这让雷先生和妻子感到很悲凉。就在年初,13岁女儿查出腿部患有肿瘤,刚动了一次大手术。经济上还没缓过气来,幼子又遭此横祸。赵家付了3万元治疗款后再没消息。而更让雷先生和妻子气愤不过的是,就在一个多月前,当他们再次赵上门时,发现赵家已经人去屋空,打赵某家属的电话联系,也被拉入黑名单,“赵家失联了”!

最新进展

 全苏州千名检察干警为小宇宸刷屏

在这期间,雷先生和妻子带着小宇宸四处求医。一位医疗专家表示,对于孩子视网膜破裂,大多需要及时手术治疗,至于手术后的效果如何,要看视网膜破裂部位、范围、是否累及黄斑等因素,有的可以恢复,严重的则无法治愈。
“对于小宇宸,医生的结论是,先尽可能保住孩子的左眼球,一步一步看,但左眼视网膜破裂,视力恢复的希望不是很大。”看着躺在身边熟睡的小宇宸,党女士既自责又难过,她非常悔恨自己当初没能保护好孩子,如今哪怕还有一丝希望,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会尽全力争取。

两个多月来,为了保住左眼球极其微弱的希望,小宇宸已经动了两次手术,“我们就希望先保住孩子的左眼球,但那个男的家属不太配合了,我们家也空了。马上要做最关键的第三次手术,需要20多万,实在凑不出来了……”说到这里,雷先生忍不住红了眼,而党女士也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泪,他们不敢去想,小宇宸左眼球破裂恢复手术、面部刀伤恢复手术、长期的治疗复查……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常熟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干警刘新看到了案情,心不由得揪了起来。同为孩子母亲的她难以想象,党女士和小宇宸要承受怎么样的痛苦?于是,她将线索移交给检察院控申部门,申请对其进行司法救助。

司法救助手续履行需要时间,且只缓一时困难。常熟检察院党组决定,司法救助+网络众筹,聚合全社会的爱心力量。6月30日,检察官帮雷先生在网络众筹平台“轻松筹”上办理医疗救助众筹申请,同时联系常熟市流水琴川义工协会推广。苏州市人民检察院也予以支持。

当晚,全苏州上千名检察干警一向严肃的朋友圈,首次为小宇宸刷屏了!到目前,线上线下已有1000多人捐款,累计达6万多元。

检察官还为此专门录制了一段视频,呼吁更多的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小宇宸保住左眼球,保住他将来能仰望星空的最后希望。

图片

法律尴尬

伤情稳定后才能做鉴定求赔偿,那前期治疗咋办?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虽然赵某不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民事赔偿责任难免,这要由其家属(主要是监护人)承担连带责任。赵某家具有一定的经济赔偿能力,检察机关已为小宇宸找了法律援助律师,帮助其进行民事索赔。

但如今,一个典型的法律尴尬出现了。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蔡庆涛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根据现行法律规定,一般情况下,要进行民事索赔,先要鉴定受害人的伤残等级。而要进行伤残等级鉴定,必须先等受害人伤情稳定下来才行。问题是,小宇宸正处于不断生长发育过程中,为了保住左眼球,要不断手术,他的伤情鉴定要稳定下来,起码要一年以上时间,此后才能进行伤残等级鉴定。

“死结在于,小宇宸前期一年多的治疗所需费用,肯定不是个小数目,作为受害人的雷先生一家无法独立承担,依法又无法及时向赵某家索赔,怎么办?”蔡庆涛律师认为,要化解这种难题,在法律没有修订之前,应当由国家出资成立具有公益性的社会救助机构,参照现有的道路交通事故救助基金的做法,对于受害人先行救助,此后再由救助机构向赵某这样的加害人追偿。这样,社会道义和法律正义对受害人来说,才不至于缺位。

来源 |紫牛新闻记者 于英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