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独家】南京小丫称霸帆船世锦赛 她们是玄武湖里练出的冠军
2017-08-07 20:52:41

图片

【陈昕然领奖】


这两天,俺们内陆城市南京在国际帆船界出名了!两件大事让南京的“帆船事业”燃了起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

 

 

大事一:南京两小丫法国帆船世锦赛包揽冠亚军

7月29日,2017Topper世界帆船锦标赛在法国洛里昂决出名次,12岁的南京小姑娘陈昕然获得女子topper4.2级别的冠军,这也是中国代表团首次获得这个级别的冠军,并取得总排名第二名的成绩,同样来自南京的湛欣洁获得亚军。

 

 

大事二:南京成第二个举办世界Byte帆船大奖赛的城市

上个周末,2017世界Byte帆船大赛在南京玄武湖扬帆开赛。来自4个国家和地区的61名帆船运动员齐聚南京,在五天内展开激烈角逐。至此,南京成为国内除青岛之外第二个举办世界Byte帆船大奖赛的城市。

 

 

图片

那么,问题来了,南京又没有大海,帆船运动怎么这么厉害的呢?

那是因为,我们有玄武湖!

走在玄武湖边,你时常能看到湖面扬帆游弋的场景。这片一千多年前孙权操练水军的水域,如今已走出多位国内帆船运动的佼佼者,也让南京这个内陆城市,在青少年帆船运动中比肩青岛、深圳等海滨城市。昨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到了两位“小船长”,听她们讲述这份碧水蓝天中的帆船情缘。

 

图片

 

陈昕然在比赛中

小贴士

世界上帆船比赛的规格有超过一百种,而被帆船联合会认可进入奥运会比赛的一共只有六种,其中两种参与青奥会、四种参与奥运会。本次在法国举办的Per就属于青奥会项目,来自不同国家的200多名选手经过层层筛选争夺4.2和5.3两个级别的名次。这其中topper指的是船身规格,数字指的是帆的面积。本次世锦赛的选手没有年龄限制,小到中学生、大到花甲的老人都能参加,只是这种级别的帆船青少年更好驾驭。本次比赛,获得亚军的是同样来自南京的湛欣洁。来自南京外国语学校15岁的苏逸康获得男子topper4.2级别的亚军。

 

 

比赛惊心动魄,单轮成绩被罚取消,陈昕然依然夺冠

 

 

 

7月24号,所有参赛选手进行抽签分组,比赛正式开始。帆船比赛采用多轮赛制,选手要用尽可能短的时间完成设置的航线,每一轮比赛的成绩都会积分,排名第几就积几分,去掉一至两轮最差成绩后,按照各轮积分之和计算最后的成绩,总积分最小者为优胜。5天的比赛,小选手们一共比了14场,每一场大约两个小时左右。陈昕然在世锦赛中表现非常好,14轮的比赛,有6轮第一名冲线,最终取得女子组第一名,这是她四年内参加比赛拿下的第17个冠军。

 

 

和别的运动一样,帆船运动也存在对抗,在最后一天的第二轮比赛中,起航线打开后,陈昕然与一名英国选手发生了接触,英国选手提出抗议。按照规则,被抗议后要么立刻避让其他船只,要么做720°的转圈惩罚,此时陈昕然略有迟疑。“因为当时起航混乱,立即解脱很困难,而且也需要尽快避让其他正在航行的船只。”最终,自我惩罚后的陈昕然仍然第一个冲线。但戏剧性的是,英国有6名选手联名抗议陈昕然违反规则后没有进行解脱。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抗议审理,陈昕然被判此轮比赛成绩无效。不过尽管如此,她仍然以总成绩第一夺冠。提到自己的表现,陈昕然说:“比赛开始前并没有想过结果,心态比较好。”

帆船训练并没有占用她太多课外时间

 

 

 

陈昕然的母亲是帆船俱乐部的负责人,耳濡目染的她从7岁便开始接触帆船,到今年已是第五个年头。“我觉得帆船最好玩的地方在于它的变化莫测”,在这位小船长眼中,帆船运动是一场充满未知的探索。比起室内运动,在海上进行的帆船运动会受风向、风速等不可控的自然因素影响,“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风会变大还是变小,也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是一种挑战。”



见到陈昕然时,她带着防晒护袖和专业运动眼镜,一身水上运动服,帽檐压得低低的,颇有职业运动员范儿。脸上晒出的小麦色只有在摘下眼镜后,才能看到眼眶周围原本白皙的皮肤。不过这点为帆船做出的“牺牲”她并不在意。帆船运动对于陈昕然来说,只是一个业余的兴趣爱好。尽管已在国际赛事上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但在日常生活中,她仍然非常低调。陈昕然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平时在学校她们也很少和同学提起自己的帆船运动。在好友眼中,她从事的是一项非常酷的运动,不过对于水面上的经历她则很少向别人提起,享受其中,乐在当下是进行帆船运动的状态。

 

问到有没有考虑升级帆船,像徐莉佳那样驰骋奥运会赛场,陈昕然直说顺其自然。夏教练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小船长的父母都比较开明,在运动上不给任何压力,只希望她能快乐地自然发展。和大多数普通学生一样,学习是陈昕然的主业,偶尔她也要为分数和成绩烦恼。事实上,帆船训练也并没有占用她太多的课外时间,每周训练两次,每次两到三个小时,并不比一般课外活动耗费更多时间。而南京的气候条件,也让她全年时间都能下水训练。帆船运动在海上与风浪拼搏数个小时,一定的体能也是成绩的保证,除了水上训练,她也会针对性地练一练体能。此次Topper青少年帆船世锦赛的赛前集训也是从暑假开始,集训前陈昕然还参加了小升初考试,顺利进入钟英中学初中部。

 

第一次接触大海在风浪中哭了三个小时

 

 

 

陈昕然告诉记者,印象最深的是头一次在海上驾驭帆船,那时她刚刚接触这项运动两个月。平时都是在玄武湖训练的她还从未接触真正的大海,岸边看到的一切都是美丽宽容的,但当行驶着帆船走进大海深处时,头一遭感觉到了大海的深不可测。有一天训练刚好遇上了台风尾风,巨大的海浪将陈昕然的小船拖上浪尖,转瞬又摔下波谷。“我在浪尖的时候孤独无援,在波谷时又好像被海浪掩埋,看不到其他船。”陈昕然这样形容当时的感受。“我当时离她很近,但她的船在波谷时,我只能看见她的帆。其实我是可以把她拉回来的,但教练没有让我这样做。因为平时在湖里训练很难遇到这样的风,就想锻炼她一下。”陈昕然的母亲回忆道,“其实我当时也很纠结,很心疼。”

 

那场训练持续了三个小时,陈昕然就在风浪中哭了三个小时。这次经历在她心中留下了恐惧,下船后,她便不愿意再训练了,“我们也没有让她一定要接着练。”陈昕然的母亲说,回到南京后,陈昕然每周还是会去俱乐部玩,只是不再上船了。有一天,玄武湖刮起了大风,夏教练对陈昕然说:“这个风没有在青岛的风大,你想不想下去玩。”“那我试试吧。”她答道。经历了海上的狂风巨浪,重新启航的陈昕然发现玄武湖的风似乎没有那么可怕,随着小船一点一点驶远,在风中扬帆驰骋的熟悉感觉开始一点点找回,曾经心中的恐惧渐渐消失。事实上,因为那天的大风,除了陈昕然外,俱乐部的其他小学员们都不敢下水。

 

 “她不是一个特别要强的女孩子,对待比赛的心态很平和,拿了冠军不会特别兴奋,输了也不会失落。反倒是觉得,这个人跑得比我好,我应该去和他交流。”陈母说。陈昕然的母亲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每次看女儿比赛自己都惊心动魄,但女儿却兴奋无比。“她享受比赛,享受航海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陈母提到一个细节,在一次比赛中,陈昕然还没有驶出航线,就在启航线上翻船了。那张陈昕然趴在船上望着驶向远方帆船的照片一直保存在她的手机里,“那张照片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毕竟大多数人都觉得,怎么能输在起跑线上呢?但其实我觉得这没什么,因为这只是一轮比赛,它只是你这辈子经历过的上百场比赛里的一场。”不仅帆船运动,对待孩子的教育,陈母也是同样的看法,“不用担心输在起跑线上,我们的起跑线太多了。”

 

湛欣洁:和帆船的缘分有些歪打正着

 

 

 

 

而另一位小船员湛欣洁和帆船的缘分也有些“歪打正着”。当初的她只是来俱乐部学习游泳,游泳学会后,看见别的小朋友在玩帆船,于是自己也想尝试尝试,就这样开始了学习帆船运动之路。 “夏天很热的时候,可以跳水。”白净的小姑娘湛欣洁说。“去青岛比赛的时候,还可以看见水母!”今年才12岁的两位小姑娘从帆船运动中获得的快乐既纯粹又简单。


图片

【湛欣洁在比赛中】 


“在法国比赛要提前适应环境和热身,这期间也会劳逸集合,游览当地一些著名景点,带孩子们去凯旋门,没一会就不想玩了,一直问:教练我们什么时候能玩帆船啊?”夏教练笑着告诉记者,孩子们对帆船非常痴迷。


图片

【湛欣洁在比赛中】 

 

喜欢上一项运动很容易,但要一直坚持下去却不容易。对于热爱的帆船运动,小船员们偶尔也有感到枯燥的地方。“没风的时候,船就很慢,也不能跳水”,湛欣洁告诉记者。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难能可贵的坚持,小船员们才能在国际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这和他们的努力程度分不开”,夏教练说。

 

南京成帆船运动第二城


 

 

 

玄武湖是绝佳的帆船训练场


作为“金陵明珠”的玄武湖,位于城市核心区域,广阔的自然水域和优美的自然环境十分适合帆船竞赛。记者了解到,南京是目前青少年帆船运动普及最好的城市之一。“帆船运动的场地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风浪太大不行,没有风浪也不行,并且要保证每片水域都能适用于不同的帆船种类。”夏教练说,“像我们玄武湖水域条件不错,适合开展青少年普及教育,但是却不适合于专业运动员们高精尖的训练。然而适用于专业运动员训练的水域可能比较偏僻,不适合业余爱好者练习,我们会员大多是中小学生,还是学习为重,时间非常宝贵。所以,帆船运动的场地都需要结合场地特点来发展。”玄武湖位于市中心,对于中小学生来说,保证了每周两次的训练时间,是比较合适的训练地点。

 

 

    

 

 南京已有中学开展帆船体育课


紫牛新闻记者在风之曲俱乐部也看到停着写有“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金陵中学”字样的大帆船。原来除了俱乐部会员个人会进行帆船运动的练习,不少中小学也开设了帆船运动的选修课,甚至有学校将帆船项目列入特色课程,拟在每年的八九月份举行帆船运动会。学校对此的大力推广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帆船运动在中小学生群体中的热度,让更多人了解这并非一项“贵族运动”。

    

教练夏冰雨介绍说,虽然俱乐部是商业性质的,但会费并不高,一些老会员一年的学费不过两三千元。俱乐部本身更看重的是对于青少年帆船兴趣的培养和引导。希望能通过系统的训练和参加专业比赛,长期有效地为帆船爱好者们提供规律、稳定和可持续性的帆船培养机制。

 

 

 

紫牛新闻记者 刘浏    实习生  王子琦  胡兰兰  韩喻 宋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