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微观那曲】牧场上的来客——西藏安多县牧民守护藏羚羊20载的故事
2017-09-01 20:06:53

图片

奔跑在吉扎布嘎村草场上的藏羚羊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殷欣):20年前西藏那曲地区遭受暴雪袭击,十几只藏羚羊因为无处觅食而进入牧民为牲畜产仔保留的牧场食草,以求度过这场天灾。当地藏族牧民不但没有驱赶,反而自发组织起来,承担起保护这些“高原精灵”的工作。如今,当年来此避难的藏羚羊已经发展到300多只,藏北羌塘草原上藏族牧民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在一起。

  1997年10月,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雪席卷西藏北部那曲地区,厚厚的积雪将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羌塘草原覆盖得严严实实。10月下旬的一天早上,暴雪稍停,那曲地区安多县强玛镇吉扎布嘎村的藏族牧民布格走出家门,他想查看一下牧场上的情况。沿着离家不远处当地牧民为牲畜产仔而保留的草场网围栏,布格一步一个脚印缓慢地走着。他陆续发现有因寒冷和饥饿而死亡的盘羊倒在雪中,心里不禁觉得这些被雪灾夺取的生命实在可怜。

图片

草场网围栏一直延伸到滋格达湖畔

  走着走着,布格发现,前面草场网围栏有一节断了,从缺口向草场里望去,眼前的情景让年轻的布格惊呆了:十几只棕黄色的藏羚羊正围在一起,从不远处警惕地望着他。羌塘草原自古就是藏羚羊的栖息地,但从小到大,布格还从来没有在家乡的牧场上看到过野生藏羚羊,布格这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说:“刚看到藏羚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直接去找格才汇报,说这里有几只藏羚羊,问他要怎么处理。”

  格才当时是吉扎布嘎村村委会主任,办事公道、待人和蔼,平时村里的牧民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他解决。那天,看到布格慌慌张张地跑到他家,把事情说完以后,他立刻穿上衣服让布格带他到牧场上去查看。两个人再次来到草场网围栏的缺口处,发现那些藏羚羊还没有离开,依旧站在不远处。格才知道,这很不正常。生性机敏、容易受到惊吓的藏羚羊不应该见到人类还不逃跑。这几只藏羚羊一定是在大雪中无法觅食,不得已才闯进有围栏的草场里来的。被人发现的它们不敢进食,但又精疲力尽无法跑开,只好原地不动。看着站在雪中有些瑟瑟发抖的藏羚羊,格才心中实在觉得不忍。这片被网围栏围起来的草场是给全村牧民的牲畜产仔使用的,每年只有4-6月才开放,其他时间禁止放牧。藏羚羊一定是找不到草吃,才冒险进入草场的。格才告诉布格不要驱赶这些藏羚羊,他先回去向县里汇报情况,之后他决定召开一次村民大会,在会上他和村民们说:“这片草场除了4-6月,其他时间不许使用。但我跟大家强调,藏羚羊的到来是吉祥征兆,也没有多少只,就让它们继续在这里吃草吧。”

图片

当年第一个发现藏羚羊到来的布格依旧在放牧的同时守护着“高原精灵”

  就这样因为大雪而来到吉扎布嘎村的十几只藏羚羊,没有因为闯进平时禁牧的草场而被赶走,而是留了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和当地藏族牧民的牛羊一起平静地生活在这篇牧场上。在大多数的藏羚羊种群中,雌性藏羚羊会在每年的夏季迁徙到产仔地产仔,然后回到过冬地与雄性汇合。至于吉扎布嘎村的藏羚羊没有离开的原因,原那曲地区农牧局工作人员任春城介绍说:“(虽然)我们(为了)禁牧、休牧用网围栏围草场,但对野生动物的影响是不大的。基本上是不受影响的,因为(网围栏)有很多缺口。大部分的藏羚羊是有迁徙的习惯的,但是当藏羚羊(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环境)的时候,也就是一个生态平衡的状态的时候,它是不迁徙的,比如我们申扎县的塔尔玛镇和买巴乡(就)有好几群藏羚羊是不迁徙的。”

  在发现藏羚羊一年之后,安多县林业局批准格才为当地的野生动物保护员,负责平时查看有无外来可疑人员车辆进入藏羚羊活动草场,有无食肉动物袭击藏羚羊。经过他的多次申请,当地政府在2005年无偿提供了新的网围栏,将藏羚羊栖息的草场由10平方公里扩大到20平方公里。此外,格才还带动6个贫困户专门从事藏羚羊保护工作,享受每年6000元的生态扶贫公益性岗位补贴。

图片

发动村民共同保护藏羚羊的村干部格才已经61岁了还身兼野保员的工作

  20年过去了,当年的十几只藏羚羊已经发展成300多只的种群。当年第一个发现藏羚羊的格布依旧生活在藏羚羊栖息的草场旁边。尽管他没有专门从事保护藏羚羊的工作,但他也会边放牧边留意周围情况,每天都查看这群当年的牧场来客的后代有没有受到人为或是其他野生动物的伤害,他说:“藏羚羊在我们藏族心中本来就是神圣的动物,一看这种动物就和其他动物不一样。我想我们应该去保护、善待这种动物。”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