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一路陪你走到老
2017-07-25 13:14:24

图片

  房子不小,东西贯通的三大间老式瓦房。四面墙四张大床。中间是厨房,凌乱不堪的餐具、炊具堆满大桌、小桌。电饭锅,热水壶,没洗的碗筷,盆,桶,懒懒地躺满一地。东间一张大床是准备客来的,西间三张,横在西墙的一张堆满衣物、零食、饮品、生活必需品。南北对面两张躺着两个老人,手上都连着皮条,皮条连着头上的吊瓶,吊瓶里的液体无声地滴着,老人们默默注视着对方或吊瓶。

  大伯与大妈的生活一直平淡又平静,直到去年春节前后,90岁的他,真正躺倒了,一个多月,最后连茶水都不进了,我去看他时,颤抖的干瘪的他,像寒风中即将凋零的落叶。反正那么大年纪了,亲人们也没多少痛苦和怜惜。唯有大妈整天哭得死去活来,痛苦不已,死活不放弃,整日整夜地看守,到处找偏方,熬药,谁知道真的就出现奇迹了!他真的又慢慢好起来了!

  就在大伯好起来不久,大妈提水时摔了一跤,一下就把股骨头摔断了。所幸,“股骨头置换手术”还算成功。术后三天,医生建议可以下床尝试走路。她痛得龇牙咧嘴,流着泪让我把她抱下来试试,刚沾地就大叫起来:“不行,不行,要我死吧!”我心疼地说:“大妈最厉害,什么都不怕,大伯担心死了,在家等着你烧饭给他吃呢。”她马上回应:“这些天他在家吃得好吗?他一辈子也没学会烧饭。”估计是放心不下,一个星期后大妈就出院了,没多久就可以行走了。

  前不久大妈睡前关门时,滑倒,把腰摔得起床、走动都要哎哟哎哟地喊着,还要坚持烧饭,侍候大伯,因为大伯这次患病,双腿已失去知觉,只能坐卧在床。而大妈在冲开水时又把腿和脚烫坏了,也彻底地躺在了床上。所以现在就是:两张大床,躺着两个老人,同时吊着水。每天吊水时外甥从十几里外来看着,喂饭给他们吃,等吊完水再回去。剩下的时间,就是他们沉默地等待着,静静地守望着。大妈总是责怪:“活这么大干吗呀?多累赘,他也不死。他死了,我也就不活了。”没办法,谁也劝不动他们去女儿家住,他们坚持哪儿也不去,说哪里也不如自己的家好。家人想雇个保姆(邻居)照顾他们生活起居,可农村里还没有这个观念,谁也不愿意去侍候两个老人。然而,危机无处不在,谁都不知道哪天又会发生什么事。

  爱情老了,就算爱得再深也撑不起生命的重量。爱情老了,老得没有力气为爱人做顿可口的饭菜,收拾一个干净的家。爱情老了,老得只能用眼神和语言互相依赖,连肢体都无力紧靠。爱情老了,老得只有回忆,只想能够安静地死在对方的视线里。爱情老了,老得连呼吸都是相同的,心跳都是一致的(有很多老年夫妻,一个走了,另一个也不会存活多久)。大概,越走到生命的尽头,越觉得爱情就是一路陪你走到老,爱情就是无法割舍和丢弃的亲切感、依赖感和满足感。 朱丽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