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费表姐终于跟前半生说再见
2017-08-16 16:02:00

图片

  费表姐一胎生俩挟子而骄

  费表姐夫宠费表姐,在亲朋好友中是出了名的。两人是中学同学,同龄,30好几了,还不肯要孩子,长辈们催,费表姐倒是直白:“要孩子?我自己都没玩够哪!”费表姐学历不高,能力不强,在间小公司做文员,薪水低事儿杂,朝八晚五,有时还得加班,烦了,索性就把工作给辞了。反正老公不但能赚,最主要的是舍得给她花。

  36岁,夫妻俩的本命年,费表姐夫真有点急了,千哄万劝,做低伏小,费表姐总算同意怀孕。没想到不生则已,一生一双,一对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儿子,可把费表姐夫和公婆乐坏了。但费表姐的内心却是抗拒的,一直是逍遥自在的丁克夫妻,突然多了两个小baby,生活全部打乱,月子里倒还好,月子保姆、婆婆妈妈全围着转,宝宝也还乖。

  出月子了,月子保姆换成普通保姆,妈妈来得没那么勤了,婆婆早来晚归。白天还好,保姆婆婆都在,到了晚上,却是真正考验爱心耐心的时候,她得带一个孩子睡觉,母乳喂养,一晚喂两次奶,两个孩子轮流喂,往往还没喂完已经困得眼都睁不开!更崩溃的是孩子闹夜,双胞胎的默契在这个时候表露无遗,哭声此起彼伏,费表姐夫赶紧抱出去一圈圈转圈,可保姆才不会那么体贴,哄了会儿没招,抱过来往费表姐手里一塞,然后两口子一人抱一个孩子转圈儿。没熬几个晚上,费表姐就叫苦不迭,说喂夜奶受不了,嚷嚷着要断奶喂奶粉。

  这下,一贯对费表姐百依百顺的费表姐夫反应强烈,天天科普母乳喂养的好处,公司里几个刚产假结束来上班的女同事,还天天背奶回去呢!人家白天上班,晚上不还得喂奶。下半句不用说,已经触到了费表姐的敏感点,立马炸了,不是你家非要我生孩子,还一生就俩,不然我早去上班了,现在两个孩子拖着,还能干吗!马上轮到费表姐夫低声下气地道歉,费表姐自己也没意识到,女权主义者能如此之快地沦为那种她曾鄙视的挟子而骄的女性。

  离婚就这样搁置下来

  这不过是争吵的开头罢了,孩子逐日长大,夫妻矛盾与日俱增,原先丁克,跟婆婆几无交集,客客气气,现在婆婆每天都来,说实话没几个婆婆能看得惯费表姐的作派,当然费表姐也看不惯婆婆,觉得她自以为是,爱越俎代庖;婆婆觉得你千手不动,我帮你还不落好。晚上费表姐夫一到家,先是老婆在卧室里抱怨婆婆,一出卧室,亲妈立马使眼色让他去厨房,哭诉媳妇如何如何。费表姐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劝费表姐:“你真那么受不了我妈,那就不要叫她过来带孩子了。”费表姐立马炸了,你当我三头六臂啊,一个人哪吃得消带两个小魔头!

  闹到最后,双方妥协,婆婆把老二带到自己家养,两夫妻带老大,双胞胎哥俩就这样生生地分开了。费表姐夫下班后两头赶,而过去后听到的都是双方互为指责。负能量积攒到满格,在又一次听到费表姐对他妈妈的指责之后,一言未发,简单收拾了下东西,住到父母家去了。费表姐想不过是赌气而已,但费表姐夫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住过,当然有事找他,譬如孩子生病要送医,电脑重装下系统,基本都是随叫随到。有些事其实不过举手之劳,却每次都要喊他,用意自然再明白不过,想藉此让他回心转意,但费表姐夫每次事情做完便走,连吃顿饭都不肯,更不用说留下来过夜,即便是孩子撒娇让爸爸陪他吃饭,喂完饭还是决然地走了。

  这样僵持了大半年,有次购物时,照例刷费表姐夫的附属卡,密码输了两遍都报错,再输一次,锁了!开始还以为自己记错了,又仔细回想了一遍,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密码被修改了!心顿时沉了下去,自打费表姐夫走后,她第一次感到恐惧。

  费表姐妈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出面约费表姐夫谈一次,探探口风,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无转圜余地。约了费表姐夫喝茶,倒也没拒绝,我开门见山,他态度平和语气冷静:“我们初中就认识,到后来恋爱结婚,这么多年,我一直包容甚至纵容她,但现在我们有两个孩子,全家的经济压力都在我一个人身上,真没精力像以前一样把她宠上天。而且我也希望她能适应两个孩子的母亲这一新角色,能帮我分担下压力,至少不是每天累得像狗一样回到家,还要面对她和我妈妈无休止的相互指责抱怨。我厌倦这样的生活,也害怕再去面对这样的日子,一直以为她能慢慢调整适应过来,现在已经不指望了。”

  话已至此,多说无用。可费表姐却不信,曾经如此宠她爱她的男人,竟能绝情至此!偷偷调查过他,确实没有第三者的身影。费表姐夫曾提出离婚,为了要挟,费表姐开出苛刻的条件,包括两个孩子都归她,根本不符合他实际收入的高额分手费等,于是,离婚就这样搁置下来。

  幸福握在自己的手里

  一拖又是3年,费表姐搬回了娘家住,也不是没找过工作,可都做不长,这个年纪的女性本来就不好找工作,又没什么特长,吃不了苦,每天就是在家炒炒股。

  今年9月孩子要上小学,费表姐很兴奋,终于能用到杀手锏了,她爸妈的房子是重点小学学区房,想进的人很多,这房子早就过户在她名下,两个孩子一出生,户口也落在这边。她以为他会把老二送到这边读书,这样一来二去可能会有转机。没想到费表姐夫坚持把老二的户口迁走了。

  有一日老大给爸爸打电话,说想他了。第二天,费表姐夫来接老大玩了一天,傍晚送了回来。费表姐埋怨了几句,说他送得太晚了,明天孩子上幼儿园,自己还要从城西赶到城东。她说这些,内心是希望他能送他们母子一下,结果他自顾走了。费表姐的心,彻底凉了,第二天,提出离婚。这对分居了足足四年的夫妻,终于解脱了!而之后的变化更令我惊奇,费表姐去上班了!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别看费表姐做别的不行,卖起保险来倒是得心应手,业绩居然很不错!再看她近来的朋友圈,简直是换了个人,认真工作、努力健身、尝试交友、花时间和爱心陪伴孩子。亲朋们在背后感叹,早该离了,生生地耽搁了四年!可有些疼痛,需要时间去领悟;有些情感,需要时间去证明;有些代价,需要时间去付出……费表姐用了整整四年,才懂得,没有永恒不变的爱情,幸福从来不是寄生在别人身上,而是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蓝色咖喱粉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