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更多...
柳春
来源:扬子晚报网
发布于:2016-01-10 06:06:16
 
陶泽丰

  南京人。1969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校(舞蹈学院前身),在中央芭蕾舞团工作至1992年。1986年留学法国,1992年移居纽约。爱绘画,喜散文,曾发表一些散文于国内报刊。

  文

  陶泽丰

  初到纽约那所私立舞校是周一,透过大玻璃就能看到正在训练的舞者,我看到熟悉的面孔,她把清秀的侧脸显示给我,汗水粘连在额头脸颊。直到所有的人都收拾毛巾拖鞋离开教室,柳春终于看到了我,她扬起眉毛,惊呼我的名字,“是你啊?真的是你!”“你有课吗?要么我等你!”“嗯,你在楼下等我,如果你没有什么事……”

  柳春挽起我的胳膊说请我吃披萨,她说在这所学校已经三年了,曾经报考过几家舞团,都没被录取,“因为我的个头不够高,不合群,跳领舞技术还不够强。现在只能先保持学生身份,看看再说。”过了一周,按地址去看望她在第九街的住处时,她姐姐为我开门,柳春还没回来。柳绒大柳春两岁,她说这里只是为房主带孩子的地方,周末柳春常来。她告诉我她是半年前来美国的,来陪柳春。“她,她有毛病……”

  怎么会?不是她自己要来的吗?“我想在纽约考个剧团,真正做个好演员。”柳绒说,柳春到纽约的第二年就患上了癔病,说有人想害她,长时间拒绝吃饭,只吃自己买的水果,甚至想要逃离纽约。柳春的确实施了离开纽约的计划。90年代初美国登机旅行没有安检,送人登机可以直接走进机舱。柳春就是这样走进机舱,坐进厕所里锁上门。到达芝加哥,她被两个魁梧的女警按在地上拖出机舱,那年柳春的体重不到八十磅。她解释说有人盯她,害怕纽约,想到芝加哥考舞团。甚而当着警员和众人跳了一段很漂亮的芭蕾动作。柳春被送回纽约,并通知了她上海的家人。“可怜,我的妹妹……你能想象吗?”

  以后的一段时间内,我没有见到柳春。一个萧瑟之秋的下午,天色渐黑,一工友跑来说有个很瘦的女子在铁路桥门洞下等我。猜到就是柳春,就急忙赶去,见她一脸的哀愁,像是这巨石森林里的一只小鹿。我向老板请假,提前十分钟回家。“走吧。”我说。柳春顺从地跟着,我们没有一句话。天彻底黑了,我的思绪回到了三年前一个下午,我们在苏州闹市,补拍《恋爱》中的生活镜头,买小吃,舔棒冰。剧中,我是她丈夫。

  我的住处是间地下室,不足六平米,除了一张单人床,就是一桌一椅。柳春坐在床上,我坐在椅子上,相互对望,一起笑起来,然后她就收住了笑,低下头:“我饿,快两天了。给我弄吃的!什么都行。” 我抓起两根葱,找出鸡蛋煮面。“来!凑合吃吧,不知道你今天会来!”“这大碗!我吃了?” 我点头,眼看着这只小鹿顿时变成了小兽,这一大海碗葱花鸡蛋面不到五分钟就干掉了,热气拂在脸上,眼眉瞬间有了华彩。“我有些吓人吧?这么能吃!还能转圈吗?还能跳巴蒂莎吗?”她一边理了理长发,一边自语,“我真的穷了!连买卫生纸的钱都没有……”语无伦次。

  几个月后,柳春告诉我她有了男朋友,美国人,是个音乐家,可惜没有钱,没有乐队,没有作品,还要从她的“薪水”里拿钱用。又过两年,柳春并没有结婚。想到年迈的爸妈,终于决定回上海探亲。“小春回来了,我们把她的绿卡和护照都撕了烧了,让她死了这条心!” 柳绒在电话里和我说。

  最近,听说柳春嫁给了个画家,做了家庭主妇。这位画家在柳春十六岁时就喜欢上了她,常去舞校为她写生,可柳春那时怎会懂得这个像叔叔似的大男人的心思呢。我设想过当柳春知道不能够再回纽约时的愤怒,但我也明白,现在的结局对她终究是好的。

上一篇:谜一样的分子料理

下一篇:穿越时光的对话

  • 磨人的小妖精!长腿欧巴组团扮女生 画风是这

  • 《大汉天子》后宫美人现状:疑曝假脸姐妹团

  • 李小璐晒与甜馨游戏照 豪宅内景意外曝光

  • 郭富城疑回应疏远女友传闻:谣言止于智者

  • 江门小伙花不到1千块给老婆办婚礼

  • 全球不可思议的国界线

  • 17岁高中女主播拥有逆天大长腿 最爱玩LOL

  • 婴儿出生时羊水未破!摄影师拍稀有分娩照

  • 江苏
  • 要闻
  • 社会
  • 国际
  • 江门小伙花不到1千块给老婆办婚礼

  • 全球不可思议的国界线

  • 采藕人-20℃冰中挖藕 防水服重30斤

  • 磨人的小妖精!长腿欧巴组团扮女生 画风是这

  • 手机充电器未拔起火 12岁女孩面目全非

  • 吴磊眼神“撩妹”段数高 惨遭陈翔补刀

  • 张天爱蒋劲夫机场拼人气 太子妃轻松取胜

  • 女生遭“下药” 校规能严肃处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