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捡了20年垃圾 7旬老人将弃婴送进大学
来源: 扬子晚报网 发布于:2015-08-28 10:15:05

4.jpg

  韩莉和年迈的父母坐在自家院子里。

  20年前,宿迁市宿豫区保安乡56岁村民韩玉福在路边捡到一个弃婴,将其带回家抚养,为其取名韩莉。从此,老人靠着捡拾垃圾,含辛茹苦送其上学,终于在今年将她送入大学的校门。今天,韩莉将启程前往徐州医学院报到。    扬子晚报记者 高峰 文/摄

  父亲对孩子的爱

  为了女儿上学,他捡了20年垃圾

  1995年初冬的一个傍晚,56岁的韩玉福去亲戚家出礼,回家路上隐约听到路边草丛里有婴儿的啼哭声,他心中一惊,循声找了过去,是一个女婴!谁这么狠心啊!韩玉福一边埋怨,一边心疼地把孩子抱回了家。

  他给孩子取名韩莉。小韩莉的不期而至让韩玉福原本安逸清闲的晚年生活从此沉重起来。光靠家里的三亩薄田养不活孩子,可56岁出去打工又没人要,韩玉福就在村前屋后捡起了垃圾。从此,韩玉福每天两个口袋几根布条绳子,寒暑不分,风雨无阻。

  “我拾垃圾太仔细,从这家转到那家,看见有垃圾,就拾起来,基本上周围四五公里范围内每个村庄我都转遍了。”韩玉福说,到年关前,别的人家都忙着买年货准备过年了,而他依然捡着垃圾,在别人家房前屋后转悠着,“就是想弄两个钱给这个孩子念书,冷也罢热也罢,旁的能力我也没有。”

  韩玉福捡垃圾有个原则,有亲戚居住的村庄是不去的,因为怕给亲戚丢脸。20年来,韩玉福每天像上班一样,寒暑不分、风雨无阻地背着口袋出门捡垃圾,每次垃圾捡回来后,他都得把垃圾分类,拖到几十里外的废品收购站。他估算了一下,平均捡一天垃圾能卖十块钱,勉强维持孩子上学和老伴用药。他的姐夫见他不容易,还送了他一辆平板三轮车。

  为省5元钱,骑一个多小时车送女儿去学校

  渐渐地,小韩莉也一天天长大懂事起来。放学路上,她瞅见路边有哪些能吃的野菜,就揪一点带回家,家里力所能及的家务,她也都抢着做。韩莉一直记得,父母年龄很大,身体也不太好,年迈的父亲经常外出拾荒,只有农忙时,父母亲才会一同下地劳作。母亲60岁时病情突然加重,心脏长期供血不足导致肺气肿,走几步都会喘息不止,家务更无力承担。这时候,年仅6岁的韩莉承担起照顾父母的重担,“我那时每天5点多起床洗衣做饭,想给妈妈更多的休息时间,可妈妈看我吃苦太心疼,每次听到外面有动静,都起来帮忙。”

  在一次偶然中,韩莉知道自己的身世后,顿时内心充满了对父母感激。因为她知道,在当地一些困难的家庭里,亲生女儿都可能不让上学,而父母用自己的健康换来给她上学的机会。

  初中毕业后,韩莉考上了城里的高中,三年住校,每周回家一趟。从镇上到村头要花5块钱坐电动三轮车,为了省钱,已经70多岁的韩玉福每次都蹬一个多小时平板三轮送韩莉去镇上坐车。

  有一次,韩玉福骑着三轮车送韩莉去上学,途中因为心里记挂着身体不好住院的老伴,在一个路口避让车辆的时候,三轮车一头撞在路边的水泥柱子上,韩玉福额头上缝了好几针,那一刻,他的心里还在记挂着上学的女儿:“我要是没了,这孩子读书就停止了,不能再念了。”

  女儿对父亲的爱

  作文中她称父亲是“感动我的人”

  虽然为女儿韩莉付出了那么多,但看着日益懂事的女儿,韩玉福也收获了许多感动。有一次,他在院子里看到一张纸,捡起来一看,是韩莉的语文试卷。识字的他一看作文题为“感动我的人”,内容写的正是自己,他看了后非常感动, 把试卷小心地收藏起来。

  在韩玉福收藏的女儿这张九年级语文试卷上,韩莉在题为《感动我的人》作文里开头先写了天下儿女心中最理想的父亲形象,然后与自己的父亲形象形成鲜明对比:“佝偻的脊背,黝黑的皮肤,如槁木般粗糙的手,衣服上满是泥泞……”

  接着,韩莉对自己的年幼无知而感到羞愧,“我逃避在别人面前承认他是我父亲,我责怪他,诅咒他,排挤他。而他总是默默地看着我。”

  虽然韩莉刻意回避着父亲,但是还是有一次和小伙伴走在放学路上遇到父亲了。“他在一堆垃圾中,捡拾着塑料瓶、袋子……突然,他看见一个袋子埋在泥土里,他踩着垃圾就走了过去,他把收集垃圾的袋子放在一边,用手去挖泥土,泥土被太阳晒得很结实,不一会儿,他的手就出现了血渍,他还是不停地挖,汗水沿着他的脸颊流到下巴尖上,身上的衣服紧密地与皮肤相贴……”

  这深深刺痛了韩莉,“那一幕刺痛了我的眼睛,睁也睁不开,只觉得脸上湿湿的,我的心猛地一颤,一切的是非曲折,在心中翻腾一千遍、一万遍,欲哭无泪。”她当即跑上去,抱住了父亲,抚摸着他那如桑树根般粗糙的手,轻轻地擦去上面的血渍、泥土。

  选择医学院,是因为妈妈一直咳嗽

  今年高考,韩莉以高出一本分数线4分的成绩被徐州医学院医学检验专业录取,每年学费6800元,“本来我想报医学影像学的,但一看学制是5年,我就放弃了,还是选这个4年的吧,可以少花一年钱。”

  韩莉小时候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当医生,一个是当老师:“我感觉老师非常高尚,我当时想,如果我当上老师,我一直想上山区去的,我想帮助那些和我一样曾经上不了学的小孩子;如果自己是医生的话就可以救像俺妈一样的人,从小到大,在我印象中,俺妈一直在咳嗽,有时候睡觉晚上突然被俺妈的咳嗽声惊醒,她受了许多的罪。”

  宿豫区教育局正在给她申请办理助学贷款,一些爱心人士也对她伸出了援手,学费有了着落,韩莉打算靠勤工俭学自理学习期间的生活费。韩玉福说,今年起他就不捡垃圾了,他也捡不动了,不过好在韩莉已经长大了。




上一篇:徐州一场车祸引发7起官司:亲家告亲家 女婿告丈母娘

下一篇:江苏一90后小伙借女友豪车接妹子出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