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社会
法院抓来群老赖,旁听“老赖判刑”
2017-08-10 06:40:50

  昨天上午,南京六合法院大厂法庭审理一起涉嫌拒绝执行判决罪的案件,被告人唐某受审后,法庭当庭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扬子晚报记者在庭审现场看到,旁听席的第一排和第二排坐着15名特殊的旁听人员,休庭期间,有的要求打电话让家人送钱来,有的托着下巴陷入“沉思”。

  原来,这些特殊的旁听人员,是法院执行局凌晨兵分几路拘传来的。昨天宣判后,这些旁听的老赖仍不能履行执行款的,法官向他们一一宣读拘留决定书,押往看守所。

  实习生 胡兰兰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任国勇

  这只是铺垫

  就是不还40多万货款,老赖被判刑一年

  昨天上午,扬子晚报记者来到南京六合法院大厂法庭旁听了一起因拒绝执行判决、裁定的刑事犯罪案。旁听席除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外,还有15名特殊的旁听人员,旁边都有法警陪护。

  9点35分,被告人唐某被两名法警带上被告席。公诉人指控,2016年被告人唐某因工程欠款,被债务人陈某起诉到六合法院。同年6月14日,法院判唐某十日内还陈某40.5万元货款,唐某收到法院判决书后没有上诉。

  判决生效20天后,陈某再次向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但唐某对执行局发出的传票、执行通知、电话通知等形式的财产申报、履行给付义务通知不予履行。同年10月,六合法院将唐某列入了失信名单。

  事实上,唐某的债务不少。2016年9月,另一债务人陈女士要求他归还45万元,唐某将自己高淳区一套房子以9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陈女士,除去所还45万元外,他将另外所得的45万分别又还给了小贷公司、银行、生意伙伴以及发放工人工资,但没有履行法院判决他偿还陈某的债务。当法院对他强制执行时,他已无财产可执行。唐某辩称,自己并不是要逃避执行,而是觉得银行的钱不还影响贷款信用,生意伙伴的钱不还会影响业务,认为法院判决的钱可以拖一拖,没想到自己弄错了还钱的次序。

  今年5月8日,南京六合公安分局以唐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对他刑事拘留。6月20日,六合区检察院因此案向六合法院提起公诉。法院认为,唐某对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但考虑到在立案侦查期间,唐某已经能够认罪认罚,并与债务人陈某达成还款协议且部分履行,因此判处他有期徒刑一年。

  这才是正戏

  旁听老赖呆了,打电话回家要钱还款

  宣判之后,坐在记者前排的一名旁听老赖惊讶地问身旁的法警,“不偷不抢,只是不还钱,还能被判刑啊?”“当然了,这是犯法的,早就告诉你们别不当一回事了!”法警答道。随后,这名老赖托着下巴不说话了。

  记者凑过去询问得知,这名失信被执行人是当地做工程的小老板,因工人工伤被法院判赔,但他一直没有履行到位。昨天凌晨,他在睡梦中被执行干警揪了过来。

  据了解,昨天凌晨3点,六合法院执行局开展常态化执行工作,出动50余名干警,扑向尚未履行法院判决的失信被执行人家中。天亮后,执行法官们陆续将找到的15名失信被执行人拘传至法院。

  “把我们抓过来也没说要旁听,我以为就是催催债,和申请人协商协商呢。”旁听席上的一名失信被执行人嘀咕。记者注意到,这15名旁听的失信人在开庭前还交头接耳,休庭期间却个个神色凝重。在此期间,有执行法官顺势过来与一些被执行人沟通。过了一会儿,旁听席上一位失信被执行人主动向执行法官申请取回手机联络家人,商量还款。

  “我先还10万,到时候再让我家那位担保……”记者在现场听到一位旁听的失信被执行人在盘算着还款计划。

  大约10分钟后,记者看到一位年纪较长的失信被执行人向法官递过去一沓钞票说,“我的执行款带来了,本来就想还的。”

  当天上午,到场的失信被执行人中有一人当场履行了执行款,还有几名正在联系家人,其余人员被逐一押上法庭,法官宣读了拘留决定书后,他们被法警一一戴上手铐羁押至看守所。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