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正文
偷拍者的节操?
来源: 北京晚报 发布于:2014-09-27 14:22:52

   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卓伟端起小玻璃杯。台灯下,他的镜片隐隐泛着暖黄的光,发型一丝不苟地分成“二八”。

    慢条斯理喝着这壶蜂蜜柚子茶的同时,他的十几名手下正穿梭、潜伏在京城的机场、饭店、酒吧……微信群的提示音间或一响,那是大家在交换爆料信息。

    他们是职业拍客,在明星身边神出鬼没,拍下的照片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当锋菲复合的消息还在让无数网友津津乐道,让人们相信或者不相信爱情时,幕后策划者卓伟,已经滑开手机,寻找着下一个“猎物”。

    “每个摄影至少能记住三四百辆车”

    “玉女悄然过滁州,金陵风光放眼收……遥望东南思故里,夜拥佳人不怨尤。”

    两年前,卓伟和他的风行工作室先后三下南京,历经四日蹲守,终于在酒店窗外拍到高圆圆与赵又廷的恋情铁证,他曾赋诗一首。

    历经半年,拍到章子怡和撒贝宁的恋情,卓伟也曾开心作诗,虽然没多久男主角就换成了汪峰。

    这次拍王菲和谢霆锋复合,卓伟没再作诗。新闻当然劲爆,但如同以往拍到的董洁王大治激吻、文章姚笛偷情……终究只是工作室的“日常”。

    成立于2006年的风行工作室,以卓伟和冯科为核心。麾下四辆车,各标配一位司机,两名摄影。机场、三里屯、丽都酒店、新光天地……或许是全中国最专业的偷拍客于此日夜出没,悄无声息地按动快门,记录下明星光鲜背后的另一面,提供给朝秦暮楚、永不满足的看客。

    “偷拍明星,群众基础是首位。餐厅服务员,酒吧保安,都被我们发展成了眼线。看到明星迅速告知,狗仔们过去啪啪一拍。经纪人、宣传、助理之类,是暗线。爆个料说‘文章跟姚笛好了’,到底好没好?不知道,只能跟踪去拍,拍到了算。”卓伟说:“伴随工作室名气越来越大,也有粉丝在网上、线下给摄影爆料,我们再拿到一起分析、筛选。”

    “还得有超群的记忆。”卓伟回忆说:“拍到锋菲复合的摄影彬哥,就是在买充电器时偶然见到了王菲的车——要知道,王菲有三辆车。跟踪王菲到了超市,彬哥又认出等在那儿的别克商务是谢霆锋的车——要知道,谢霆锋不常在北京,那辆车只开过一两回。每个摄影至少能记住三四百辆车,不只是车牌、车型,连明星的经纪人、助理、家人长什么样儿都记得。”

    “吃苦耐劳更是必须的。”卓伟讲起他们最常用的“踩点”、“蹲守”,甚至让人隐隐有种“警察抓人”的即视感。“王菲所住的小区有北、东两个门,两辆车各自守候,盯了五天一百个小时。拍客们兜里揣俩面包潜伏,看着助理出出进进,确定他们住几号楼、几层、哪个房间、玻璃朝哪个方向……直到得出‘锋菲晚上六点到八点之间会拉开窗帘,大约一尺’的规律,最后成功在四五十米外拍下后来网上流传的那些画面。”卓伟向后倚靠在沙发上,满足地总结着。

    “哪个偷拍的三观没崩塌过几回?”

    大多情况下,偷拍不会被发现。即便发现了,普通的吃饭、喝咖啡,明星一般也不去理会。“分人,有发生冲突的。郭德纲就打过摄影,孙俪的助理也报过几次警,不过这种情况还是少。”若赶上心情好,明星甚至会对偷拍的露出笑脸。卓伟谈起新婚的李小冉和老公出去看电影时被拍,她老公还主动过来说,你们辛苦了,天儿那么热,我给你们拿几瓶饮料吧。

    但这不表示当职业偷拍只是个“体力活儿”。目睹人前光鲜靓丽的明星,背后做出种种突破道德底线的行为,万一这个明星还是自己喜欢的……哪个偷拍的三观没崩塌过几回?再加上家人朋友的不解,网友们一边疯狂点击转发着偷拍来的报道,一边咒骂着偷拍者“缺德”、“死全家”……作为管理者,卓伟总是为手下洗脑——“我总跟他们说,你们就是记者,虽然没有记者证,但你们干的工作是那些有证的记者干不来的。再一个,对明星采取平视的态度,客观如实报道,爱他才要监督他。”

    工作室有位来自山东农村的司机,没事也练拍照片,成龙和徐静蕾激吻的照片就出自他手。卓伟抓紧机会鼓励他:“成龙徐静蕾腕大不大?但他们就栽在你这个来自农村的无名小卒手里。经过‘过滤’,如今麾下人的价值观与我一脉相传,团队已趋于稳定。”

    对偷拍的骂声,卓伟说他“全盘接受,甚至用积极眼光去看待”。但对于指责他们利用明星丑闻来发财的揣测,卓伟颇为介意。“中国的职业偷拍只有二十几个,要像国外那样,大家都削尖脑袋去做了。”他解释说,他们跟网站合作采取“包月”形式,一个月提供多少条新闻,给个固定的钱。锋菲复合虽然重大,也是在包月新闻之中,就赚几千块钱。

    更无奈的是版权问题,跟搜狐合作,可照片立马被很多网站“秒杀”拷走。“我有啥办法?曾经我告过一个网站,9条新闻赔了我六千块钱。”而直接拿照片跟明星换钱,比稿费收入多上百倍,可卓伟觉得那就失去了工作的意义和乐趣。

    “据说你不可能被收买?”

    “我不把自己标榜得那么高,那是别人总结的。”卓伟哈哈笑,“文章那会儿要买照片,他给我再多的钱,只能给这么一回,不能为了这一次把我整个事业失去了。下面的人看到老板让拍新闻,然后去换钱,还有正气可言吗?摄影拍一个新闻可能直接找人家换钱了,这团队还怎么干呢?”

    “天下惟庸人

    无咎无誉”

    几乎每一个采访过卓伟的记者,都会不由自主地描写几句他书卷气十足的金丝眼镜,还有一本正经的穿衣风格,他儒雅谦逊的外表与行业间形成的反差的确让人无法忽略。“干我们这行没有穿西服的,但我最喜欢穿的就是西服。”

    此时此刻,这个刚刚过了43岁生日的男人搂着抱枕,整个人放松而慵懒。然而话题一旦涉及“战果”,他立刻身体前倾,语速加快,整个人都兴奋起来。诸如“责任”、“价值”、“公众”等词汇频繁出现,让人时而恍惚,这仅仅是在谈论明星八卦?

    在朋友圈里,卓伟推荐了松本清张的《半生记》。41岁前,松本清张仅是社会上卑微的底层之人,45岁后,他是日本乃至世界文坛的传奇。卓伟看得“热泪盈眶”,称自己“感同身受”。

    从小,卓伟最喜欢的人物就是孙悟空,因为他“具有反抗精神,向一切权威、僵化的体制进行挑战。”他向往成为记者,因为“无冕之王,令人尊敬。”可生在天津普通的工人家庭,周围连一个文化人都没有,卓伟的童年和青春期都在沉默中度过。他当过工人和电影院检票员,蠢蠢欲动的才华让他坚信自己能做出一番大事。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直到2000年,卓伟因为经常写影评投稿,被《每日新报》录用,终于成为记者。那一年,他已经29岁了。“那是我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感谢上苍叩谢大地,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敏锐的嗅觉一路伴随他走到今天。以前只能远观的大明星屈尊就驾主动联系自己;稿件上了头条,让爱刷存在感,希望出人头地的他非常满足。他为偷拍事业赋予,抑或说包装了各种价值和意义,从操作到思维,沉浸在自己的理解中。有人认可,也有人认为他就是在为自己贴金。

    “如果硬要说你图什么,就是图‘名’甚于图‘利’。提到狗仔就想到卓伟,把狗仔这行做到中国第一,人人都夸你‘牛’!你享受这种感觉?”

    “实话实说,对。”

    “名是伴随工作而来的,并不是我在刻意追求。”卓伟感叹,“而且这些‘名’里,‘骂名’还更多些。没关系,‘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

    主笔:魏婧  插图:宋溪  

    对话

    明星的隐私权

    怎么办?

    北京晚报:跟反腐、揭黑那些“硬”的报道比,你觉得娱乐新闻在意义、价值上如何?

    卓伟:当然二者产生的影响和效果肯定不一样,但新闻的第一原则是真实,只要我们偷拍到的内容是真实的,我觉得跟那些反腐的新闻是平等的。而且文章姚笛被拍到了,再有明星搞婚外恋搞小三儿,是不是就得考虑、想一想?

    新闻记者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是说我是娱记,你是跑政法口的,你就比我高一等。一开始如果让我去跑其他领域,相信我也是出色的调查记者。

    北京晚报:那明星的隐私权呢?

    卓伟:我觉得明星无隐私。但我们偷拍、报道是在遵守法律和新闻原则之下的。

    北京晚报:包括拍王菲女儿唇裂这种涉及到孩子的,也觉得没有关系吗?

    卓伟:(点头)因为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情,拍到孩子唇裂,引起了社会关注,不然嫣然天使医院和天使基金怎么建起来的?孩子是唇裂,好像媒体报道不好,很多孩子有其他的疾病,还需要媒体来关注呢。

    北京晚报:是不是得征求对方同意?

    卓伟:(敲几下桌子)那是对普通人来讲。明星,包括官员都算是公众人物,跟普通人的隐私标准是不一样的。我们目前拍摄的报道,都是在合理、合法的范围之内。偷拍是一种新闻报道的手段,可以对明星起到监督作用。比如张艺谋,不就是通过我们的偷拍找到他老婆孩子,最后让国家计划生育部门对他进行处罚。

    北京晚报:不少网友质问,你们为啥不去拍贪官?

    卓伟:我去拍贪官,那中纪委和公安局干什么呀?我这十几号人,油钱、稿费,谁给我出钱,贪官啊?要不然网友专门成立一个反腐基金,大伙儿凑钱请卓伟拍贪官(笑)……每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我现在只能做我肩膀上担负的责任要求我干的事情。




上一篇:人民日报评论员观察:中国游客应成为“流动的风景”

下一篇:利用新媒体让中华传统文化在孩子心中生根发芽


扬子全媒体就在你身边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